质疑港府指令不当 港警亲属致信林郑提3大诉求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21日讯】在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香港民众各种方式的“反送中” 抗议活动已常态化。在此过程中,香港警方维护法纪、保护市民生命财产安全的职责,正被异化为充当中共暴政的维稳工具,导致警民关系急速恶化。日前,一位港警的亲属给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写了一封公开信,为那些被迫夹在港府与民众之间左右为难、被迫承担政府施政失误的普通一线港警叫屈。

这封港警亲属的公开信指出,前线警员必须服从高层一些“不合逻辑与常理的指令”,被迫“出生入死”,一旦出了事高层那些下达不正当指令的人都不被咎责,反而是前线警员长期受社会的严厉责骂,导致他们的身心状况也受到伤害。为此,写信人向港府提出3大诉求,强调“政治问题政治解决”。

警员亲属公开信全文如下: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我们是一群现役警务人员亲属。自6月12日金钟冲突以来,当我们每次闻看示威现埸消息,均感百般愤怒和心酸!

我们愤怒:

前线警员在因政治争议而起的游行示威中首当其冲,且必须服从高层一些不合逻辑与常理的指令,“被”出生入死。前线警员被迫承担政府施政失误的后果,导致警民关系急速恶化,已临无法挽回地步。

我们心酸:

指令危险且行动频密,惟指令者即使犯错,目前为止却无人须问责!前线警员长时间受社会严厉责骂、排斥,压力爆煲,身心健康已出问题,更因长期执勤或候命而影响家庭关系。当前线警员因种种原因有口难言,我们作为亲人只能默默承受。

前线警员之所以能坚持至今,全因他们恪守对社会和警队的承诺,与同僚甘苦与共,唯容忍总有极限。

作为警员亲属,同时身为热爱这片土地的香港人,我们向阁下提出以下三大诉求:

1)绝不能继续将警员当作政府和市民之间的人盾。请阁下立即以政治方式回应社会诉求,聆听各界声音,努力收窄而非再加剧社会矛盾,以解救我们面前困境,减低对警员及其亲属的整体伤害。

2)尽快成立由法官主持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以公众认同的方式找回社会公义,亦可防止警队高层无理兼失当的指令再出现。

3)保证警队高层从此不再下达不当指令,以免激起前线警员与示威者冲突。

希望阁下从善如流,聆听并接纳我们一众尽忠职守警员的家属心声!

这封简短的公开信在网络上曝光后,迅速引发民间舆论的关注与热议。许多网民纷纷在网络社交媒体上留言,称赞这封公开信提出的都是“很真切的诉求”;许多网友表态支持香港警队不做港府“磨心”,不必为林郑政府做无谓的牺牲。

也有不少网民劝谕一线警员,在执行命令的时候要保持理智,做真正的人民公仆,而不是被怂恿著去充当暴政的家奴;还有网友建议港警的家属们多与任职警务的家人沟通,劝喻他们尽量控制自己情绪,避免和示威者冲突,以期在警方内部形成“温和的制衡力量”。

有观点认为,近日香港警员及其家属陆续公开的发声,表明香港一线警员不愿再继续当中共打手的苗头已经出现。

据了解,自从香港爆发民众大规模反送中运动以来,香港警方与示威者之间已经先后爆发了数次严重冲突。素有“亚洲最佳”警队之称的香港警察,如今因涉嫌滥用武力镇压民众而饱受国际社会舆论的批评,更成为了香港市民唾骂责难的对象。许多警员在不执勤的时候,甚至都不敢在公众场合暴露自己是警察的身份。

在7月14日爆发沙田冲突之前,一名香港警察以“陈先生”的身份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的采访。在这次受访过程中,陈先生除了为普通一线警员在执勤时左右为难动辄得咎的困难处境鸣冤叫屈,还坦言由于香港政府的无能,让警察夹在政府和民众之间左右为难。

他抱怨说:“政治问题是要政治解决,政府无能,警队高层不断把我们推去‘送死’,我希望他们想清楚,终有一天,双方都会控制不住,搞出人命来大家也不想。”

香港警察队员员佐级协会日前则公开声明,促请警务处长卢伟聪及管理层,除非能保障前线执勤警员在行动中的安全,“否则不应该指派人员执行可能引致受伤的任务或危险的地方执勤。”被外界视为港警内部团队有所分裂。

事实上,在过去这一个多月中连续爆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与警民冲突中,不断有人流血受伤。7月14日沙田商场内,更出现了强行清场的警员抠挖示威者眼睛被咬断手指、示威者手腕被扭断,以及愤怒的示威者围殴落单的警员等严重伤害事件。而这场警民暴力冲突导致至少28人受伤被送院治疗,其中4人伤势严重,2人危殆,警方则抓捕了约40名示威者。

在沙田冲突发生后,翻查当晚视频,发现事情急促恶化的关键点,是警方突然冲进原本没有事情发生的商场,与示威者作困兽斗。

一时间,香港各界高度质疑:警方先四面包围并封堵地铁入口,然后再清场的做法,是否刻意制造暴力冲突。还有声音质疑,港警是否已由中联办警务部接管指挥,让港首也成为了机械执行中联办旨意的提线木偶?

为此,香港民众强烈要求港府同意成立独立的委员会,彻底调查警方高层的指挥是否得当,以及对警民冲突事件中发生的暴力行为者追究刑责。社会舆论认为,调查应秉持公平、公开透明的原则,既不单独针对警方也不单独针对示威者,而是对涉嫌应该为发生严重暴力事件承担责任的人,都进行彻底的调查。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