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长江中下游数亿性命危在旦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21日讯】日前三峡大坝变形的消息引发舆论担忧。有中国法学家呼吁:念在长江中下游数亿民众性命的份上,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应该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此乃危在旦夕之大事项啊。

7月21日,法广报导说,在这个多事的夏天,三峡大坝变形的消息突然成了中国舆论关注的中心,然而在官方紧急应对之下,这个重大新闻像流星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7月初,有推特用户披露,三峡大坝已经变形有溃坝的危险,并警告,三峡大坝一旦溃坝,半个中国将生灵涂炭,中共和那些大家族也将玩完。

该消息引起海内外网友的关注及担忧后,官媒强调大坝“确有变形但处于弹性状态”。

但是一个重大的疑问挥之不去,当局是否在掩盖什么?三峡建成前后,似乎一直带着一个难以告人的原罪,就是禁止一切探讨,把一个涉及数亿人生命的问题变成三缄其口的禁区。

2003年中共称“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2007年改称可以“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又称可以“抵御百年一遇洪水”;最后2010年称可以抵御“二十年一遇洪水”,可谓一变再变。

当时央视还引述专家的话称:三峡防洪能力有限,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坝上。

如今随着湘江长江流域洪灾,舆论对三峡蓄洪排洪能力,以及对周边的影响及三峡潜在的危机的质疑再次掀起。

微信朋友圈里一位网友写到,“川大的水电专业很强,有不少毕业生在坝上工作……这些校友说,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维护也不知道咋维护,十分危急! 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与此同时,网络广为传播一名中国法学家与朋友一段关于三峡大坝的对话,他呼吁:“念在长江中下游数亿生民性命的份上,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真该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对坝之吉凶利弊作出专业、公开且权威之审查,此乃危在旦夕之大事项啊!”

三峡大坝真相到底如何?日前,三峡大瀑布景区紧急暂停接待游客,长江航道局局长两名副局长也同日火速被查,均被认为与三峡大坝变形有关联性。

三峡大坝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曾表示,三峡大坝的构造,决定了它一定会发生变形。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研究基金主持人黄肖陆也认为,不管变没变形,三峡大坝都将会导致一个特别大的灾难发生。

三峡工程自开工以来,不断爆出质量问题。2003年三峡水库蓄水前,中共国务院三峡工程验收组在大坝表面发现了80多条裂缝,而且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反常气候:地震、大旱、高温、水灾、鄱阳湖几近干涸等灾难接踵而至。

如2008年发生8.1级汶川大地震;2013年四川雅安发生7级大地震。

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9月至2012年8月31日,三峡工程库区共发生新生地质灾害险情401起。三峡工程评估项目组组长沈国舫回应公众时承认,兴修大坝一定会诱发地震。

作家郑义2011年曾撰文分析,长江拦腰建起巨大的三峡水坝后,湖泊原有的吞吐规律被废掉了,三峡工程造成了这些生态灾难。王维洛曾表示,三峡工程是造成干旱的主因。

最早反对三峡工程的著名水利专家金永堂称,现在三峡出现的问题。比当初估计还要严重。早先许多专家预言的三峡工程危害正在一一兑现。

此外,数百万的三峡库区民众成了真正的“三低”和“三无”群体。由此而产生的每年信访的次数高达8万多件次,连年持续不减。

李鹏在2003年出版的《三峡日记》中抛出了江泽民,他说:“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

在2009年三峡工程全部完工的庆典上,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到场祝贺,极为罕见。

2013年9月16日,李克强签署针对三峡工程的海陆空四级防卫条例,中央军委还抽调一个团兵力4600人保卫三峡安全,足见三峡工程的隐患。

王维洛说,三峡工程从2003年开始试运行到现在16年都还没有验收过,没有人敢担保它的质量。现在大家在网上讨论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中共必须对老百姓有个交代。

王维洛推断,如果三峡大坝发生溃坝,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万人命就没了。其实三峡大坝早点拆了早点好,他说,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闸门全部打开,让水自己进多少出多少。但中共不愿这样做,如果现在废掉,它前面的功绩就没了。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王安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