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天子也无法改变

作者:周慧心

古人大都相信天命,相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是现今的人却对此不以为然,认为是科学无法证实的。但是浩瀚的宇宙,有多少奥秘是人类的科学无法洞悉的呢?古代有许多高人都能准确预测未来;相面者可知人的祸福;风水师也知家宅凶吉。冥冥之中有定数,人力很难改变。

生死有命

俗话说:人的命,天注定,阎王要人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人要死时,不仅死的时辰是定好的,而且连什么方式死也是定好的。

《太平广记》中记载了这么一件事,唐朝的太子通事舍人王儦说:“人生的遭遇都和你的命运有联系,命运事业早就定好了,所以不是吉就是凶,该什么时候来也是注定的。过去太后(武则天)诛杀皇帝的宗族,宗子被送到大理寺审判应当死刑,宗子长叹说:‘我既然免不了一死,何必污染了刀锯!’半夜时,用自己的衣服领子上吊而死,到天亮时又苏醒过来,立刻又说又笑,又吃又喝,同在家里一样。当他刚苏醒的时候说:‘我刚死,冥府的官就生气地对我说:‘你该被杀死,为什么自己就来了?快回去受刑!’宗子问什么缘故,冥官把生死簿给他看,因为他前世杀了人,现在要报偿。宗子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被杀时面无一点难色。”

人来世间,何时出生,何时入土,看来早有定数,前世的因,今世的果,行善积德,做恶造业,没有不偿还的。

富贵在天 皇帝改不了

宋朝吴曾的《能改斋漫录》中记载,一次,宋仁宗驾临便殿,忽然听到两名平时在身边的侍从,正在争辩什么,讲得很热闹。宋仁宗便把他们叫来一问,才知道他们两人在争论人的贵贱是谁定的。甲说:“人的贵贱,是由上天注定的。”乙说:“人的贵贱是皇帝决定的。”

仁宗听了,沉思默想了好一会儿,他决定用一个办法,要来试一试。于是他命人取两个小金盒来,写了两个同样的字条,分别藏到小金盒里。这两个字条写的是:“先到你那里的人,请保奏给事(官职名)之职。有劳你对他施恩。”把字条各放入小盒后密封。他人皆不知其中的内容。

然后,宋仁宗命乙(讲“人的贵贱是由皇帝决定的”那个人)携带一只小金盒,送到内东门司(安排官职的部门)去。宋仁宗估计他已经走到半路了,这才命甲(讲“人的贵贱是由上天注定的”那个人)携带另一只小金盒,也送往内东门司。

不久,内东门司保奏了甲当给事之职,而没有保奏乙。宋仁宗大惑不解,询问之后,知道:原来乙走到半路上,摔了一跤,脚跌伤得很厉害。因此,甲虽然出发得晚,反而先到了。皇帝感叹命由天定,即使贵为天子也无法改变。

人生如戏 剧本生前就定好了

据《七修类稿》记载,明朝刘太师,名叫刘健,洛阳人。刘太师出生一个多月时,有一个化缘的僧人经过家门口,看见刚满月的刘太师便说:“此儿七死不死,过了四十;官至一品,寿过一百。”从此家人把僧人的预言牢牢记住。

刘太师四十岁前,果然劫难重重,但是又暗中似有神灵护持,七次全都死里逃生。第一次是在古庙读书时,一天晚上,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古庙墙壁年久失修,突然坍塌,将刘太师埋在下面,直到第二天才被人发现。

第二次是进京赶考时,中途遭到强盗抢劫,强盗劫去衣服财物后,把他捆起来扔在雪地里扬长而去。刘太师在差点冻饿致死时,被路人相救。

第三次是参加会试时,考场里突然失火,刘太师无路可走,冒死穿过火焰才得以逃出。

第四次是在朋友家吃饭,主人怕有客人先走,就把大门锁上,同样是突然失火,不少客人葬身火海,惟独刘太师捡了一条命。

第五次是刘太师得了严重的伤寒病,昏死了三天三夜才醒。

第六次是刘太师随使团出使海外册封国王的途中,船被风浪打坏,刘太师抱着木头在大洋上漂了数天才获救。

第七次是一天午睡时,刘太师睁眼看见一只猫经过身侧,就在此刻一声巨响,猫被霹雳震死,刘太师也吓得昏死过去,过了半天才醒。

这七次劫难都发生在四十岁之前。以后刘太师就开始平步青云,一天天加官进爵,被孝宗皇帝视为国家股肱、心腹重臣,最后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

武宗皇帝即位后,刘太师离开宰相职位,但作为前朝元老,武宗特赠以太师官职。在《七修类稿》成书时,刘太师依然健在,当时他已经一百零七岁了。

盗贼的命运 亦关天数

事据《通纪》。明朝正统十四年,广州有个巨盗,名字叫黄萧养,他因作强盗犯罪无数,被关在郡里的监狱中,已有十年了。

有一天,他忽然发现:自己平时所睡的竹床,生出了不少竹叶。与他同关在大牢里的囚犯中,有一个人略懂命理,就为黄萧养算了一卦,认为这是祥瑞的征兆,建议他设法逃走。黄萧养十分高兴,便砸坏了身上的刑具,偷偷越狱。出狱后,黄萧养入海作乱,跟随他的人发展到十余万,他便僭号称王,在海上大肆抢掠。

到了景泰元年二月,朝廷命都督董兴,率兵去讨伐黄萧养。三月初旬,夜有一颗大星,坠于大河南岸。当时在军中有个懂得天文天象之学的人,名叫马轼, 都督董兴问马轼:“大星坠落于河的南岸,这是什么征兆?”马轼当即占卦,根据卦象讲:“现在是三月初,到四月,就能把这个海盗头目黄萧养抓住!”

于是,官军士气振奋,齐心破贼。四月的一天,在大洲头与贼军会战,果然大破贼军。黄萧养被乱箭射中,官军将其生擒后伏诛,黄萧养的余党,全部投降。

有一位学者陈氏叹道:“按:枯竹生枝,而兆萧养之乱;大星夜坠,而兆萧养之亡。盗贼的命运,亦关天数,非偶然也。”

被道人说中一生的蔡确

北宋大臣蔡确,字持正,是泉州晋江人。他在任府界提举(官职)时,县中有一人在梦中来到一所官府之中,只见殿堂上坐着四位身份尊贵的人,都身穿绘有卷龙的礼服,头戴礼冠。这时,旁边有人指著对他说:“这是宋朝宰相的次序座位。”此人抬头视之,发现蔡确坐在最后面。醒了后,此人困惑不解,因为蔡确当时刚升任府界提举。(出自《春渚纪闻》)

直到蔡确后来果真做了宰相,后又被贬到岭南时,这人才恍然大悟,原来除了卢多逊、寇准、丁渭外,蔡确正是第四位被贬领南的宰相啊!

据说蔡确年轻时自己也曾做过一个梦。在梦中,有位仙人告诉他,说他的父亲做状元时,他就可以做执政了。蔡确醒来觉得可笑,因为父亲已经年迈,是即将退休的人了,怎么可能再做状元呢?后来蔡确真的做了执政,恰巧当天金殿科举唱名,状元居然真的是他的父亲蔡黄裳。

不仅如此,蔡确年轻时还曾遇到一位道人,道人对他的将来做了预测。当时蔡确有位好朋友叫张湜,两人家中都很穷困。有一次,两人结伴出游,在路上遇到一位道人,道人一直盯着蔡确看,并说:“你长得像李德裕。”李德裕是唐朝宰相,后被流放海南。蔡确以为道人戏弄他,便开玩笑地问道:“那我将来可以做宰相吗?”道人说:“可以。”蔡确听了大笑,又问:“那我是否同李德裕一样会被贬往南方。”道人说:“是的。”道人又告诉旁边的张湜,说当他家中有五十口人时,他就可以做卿监了,又告诉蔡确:“这个时候你就会死了。”蔡确和张湜都哈哈大笑,以为遇到了疯子。

后来果真如道人所言,蔡确当了宰相,又被贬往新州,在新州住了五年,有一天,他收到好友张湜的来信,说他最近已经升任司农卿了,一家五十口人在京城生活困难。蔡确这才想起当年道人的话,其中只差自己“死”这条还没有应验了。接着没几天,蔡确就旧病复发死了。(出自《宋稗类钞》)

可见人的一生早有安排,并非人所能左右和主宰。而现代科学根本无法证实这些神奇的事情,就像蚂蚁永远都无法证实人的存在一样,人类的科学也无法真正了解浩瀚宇宙之谜。@#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