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香港中联办被蛋洗 港民“反中共”起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24日讯】再有43万港人上街游行。21号,有部分游行示威者自行前往中共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中联办)抗议,中联办的招牌、外墙和中共国徽被喷漆或蛋洗。北京当局随后提出严厉谴责。当前香港的“反送中”行动正在转向为“反中共”运动。

7月21号,“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以“独立调查、捍卫司法、守护真相”为主要诉求,再度发起游行,参加人数达43万。游行结束后,部分示威者自行前往中共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前抗议,中联办的招牌和外墙被喷漆,正门悬挂的中共国徽也被丢掷鸡蛋和投掷黑色油漆弹。

这是自6月以来,在香港民众的抗议行动中,“中联办”第一次成为港人抗议的对象。

旅美时事评论员郑浩昌:“主要是因为反送中人士发现对(香港特首)林郑这个傀儡施压没有用,所以改为对林郑的后台老板施压。这又说明了,在香港主权移交之后,特首的独立话语权越来越弱,中联办作为中共的代理人,话语权是越来越强,以至于遇到真正棘手的问题,你不找中联办,问题就摆不平。”

针对中联办被突击一事,中联办、中共国务院港澳办先后发表声明,声称示威者已经挑战中共政权的权威。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还强硬地说,示威者已经触碰所谓“一国两制”的底线,“绝对不能容忍”。

郑浩昌:“这次北京之所以高度重视,一方面是因为抗议者蛋洗了中共的国徽,它触碰了中共面子上的红线,所以它恼羞成怒了。另一个,是因为北京没想到香港市民会直接奔后台老板中联办而来,中共官员对这个是害怕的,它谴责的调门越高,反过来看,就越映衬出它内心的慌张。”

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张小刚表示,中共外交部的说辞,非常荒谬。一国两制是一个体制的问题,这和民众思想或言论的表达,不是一个概念。

张小刚:“香港的示威者在中联办对中共的国徽涂抹或者是在中联办的墙上写口号、涂抹,表示他们对中共的一种愤恨,一种思想的表达,跟体制没有关系,说什么触动了一国两制的底线,完全是不知所云。”

张小刚说,体制这个东西完全是属于政府的,比如港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很可能触犯了一国两制原则的底线,而普通百姓的言行没有这个问题。

张小刚还指出,中共不等于中国,示威者蛋洗或涂污代表中共的标志,只是体现了他们对中共的抵制,这个本身并不表示对中国的身份认同的抵制。

针对香港的警民冲突升级,有香港作家撰文披露,负责统筹和指挥香港警队的是中联办“警务联络部”。中联办,才是香港真正的管治机构。

郑浩昌:“对于警民冲突升级,这个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内地公安、特别是广东公安的介入,历来它就是中联办的大后方,如果要暗调广东的警力入港,肯定要经过中联办协调。所以说警民冲突升级,中联办是祸首,这是有背后的道理的。”

现任的中联办警务联络部部长,是中共公安部前“国内保卫局”局长李江舟,2016年12月他被派调中联办。而“国保局”是中共的主力维稳工具。也就是说,大部分在前线维持治安的香港警察,万万想不到香港警队已经和中联办“警联部”互通,被列入中共维稳部的编制。

已退休的香港浸会大学助理教授杜耀明,在发表的评论文章中指出,警方14号在沙田处理反送中游行的清场行动,暴露了高层的部署,是不惜牺牲前线警员的安全和警队的名声,也要造成不可避免的流血冲突。

而200多名香港警察的家属日前发表公开信说,自6月12号金钟地区发生冲突以来,他们对警察出生入死不得不服从一系列不合逻辑和常理的命令,感到愤怒。

采访/常春 编辑/陈洁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