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文:惨烈的迫害在呼唤着人间正义(9)

——二十年来遭受中共惨绝人寰家破人亡迫害案例之九

江锡清被害死六年多家人坚持伸冤遭追捕

据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报导:重庆市66岁法轮功学员江锡清,被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死后,家属坚持伸冤,遭监控、绑架、关押威胁,亲友不断被迫害骚扰。儿媳邹绪群不堪骚扰而离婚,近期又遭骚扰、恐吓,日前被迫离家。江津国保支队对她逼问江锡清妻子罗泽会、女儿江宏、儿子江宏斌的下落。

江锡清老人,原为江津区税务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大法后,辛勤工作、关心他人,乐于助人,身体一直很好。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之前几天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初二)下

午,家人去劳教所见他时,人还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时,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家人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声称人已去世。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重庆江津市地税局退休干部江锡清,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警察打昏后,以“心肌梗塞”为由宣布死亡。江锡清的儿女及女婿江宏、江洪斌、江平、江莉、张大明、陈启强等人,闻讯后赶到殡仪馆。

在殡仪馆打开冰柜,将江锡清拉出来时,江宏一看父亲,就用手去摸父亲的脸,发现人中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警察们顿时目瞪口呆,相互张望不语。江洪斌听到后赶到冰柜前,把托父亲的铁板拉出一半,摸摸胸口发现也是热的,也呼叫道:“我父亲没死,胸口还是热的,若死了七个多小时,在冰柜里冻这么久不可能还是热的,你们来摸摸吧!”

劳教所的警察们惊醒过来,试图把江锡清推进冰柜里关门。女儿们不让,发生争执。

孩子们合力将父亲拉出冰柜放在地上,大叫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

江锡清的四女儿摸著爸爸的胸口喊打110。一个便衣警察说:“没用,公安人员就在这里。”江莉用手机打110报警,110接电话后问清情况说十分钟到。江洪斌也打110,通话后对方问在什么地方,答: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分局仪容仪表殡仪馆检查站;报警内容:“我父亲没死,为什么放在冰柜里冻著,我要呼叫110,快来人吧!”对方讲:“喊他们不要冻了。”

可是,在场的公安人员仍然强行把江锡清的身体推进冰柜,并强行架著江宏、江平、江莉、张大明等人,把他们推出冰库大门。后来劳教所在家人拒绝签字,人还活着的情况下将人火化掉……

江锡清的女儿江莉现居住在美国纽约,她回忆了当年见父亲最后一面时的场景。父亲的遗体从冰柜里拉出后,“我们摸一下父亲的身体,是热的,当时比我们的手温还高。”家人当时都质疑父亲没有死,要求进行抢救,但是几个彪形大汉很快将她们都拉走了。

江锡清的家属一直找有关部门要求劳教所对此负责并严惩凶手。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江津区政法委和“610”妄图逃脱他们的罪恶,通过地方的恶警、国安大队和公安派出所对江家属进行骚扰和威胁、派人监视和上门抄家、殴打正义律师等,阻挠江锡清子女替父亲之死讨回公道!

据江锡清的儿媳邹绪群说:我公公江锡清被中共活摘器官,作了标本(中共人员自己说的,有会议录音作证)。因为公公的死,当时由于压力,我被迫与丈夫离婚,没想到离婚后,中共依然不放过我们全家,重庆监狱、国保、“610”政法委、社区、警方一直在寻找和抓捕我婆婆罗泽会、丈夫江宏斌、和姐姐江宏。

江宏的丈夫被江津国保警察抓去审问、照相、录音、手机都被收去做了处理,国保让江宏的丈夫跟我大哥邹绪祥传话说:“江宏斌他们一家的事搞大了,中共中央那边下达了文件要抓捕江宏斌一家人,文件下到重庆,重庆下到江津,你们出去都要把你们抓回去关起来,把小孩送到孤儿院,好的话给你留一个小孩,不好的话一个小孩都不留。”

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下午大约十五时,因为我休息,江津国保大队就要求我所在单位领导王院长和李主任电话通知我回单位,整个过程没有出示警察证;不报名姓,只说他们是江津国保大队的,追问我婆婆罗泽会、丈夫江宏斌、和姐姐江宏的行踪,并且威胁我开除工作、知情不报、以窝藏给我定罪,要把我整的很惨。

七月一日,重庆市江津区国保两名警察绑架了江宏的丈夫到江津国保支队,威胁、软禁办法逼供,要求江宏的丈夫说出罗泽会、江宏、江宏斌三人的信息或住处及现在情况,几小时后才放回家,并提出要求江宏的丈夫知道三人情况立即向警方报告,知情不报窝藏罪处理。

江宏女儿张萧月,六月二十日,在上海某学校工作放假回重庆江津区,七月三日,重庆市江津区国保、警察电话通知张萧月到江津国保支队,威胁、软禁办法逼供,要求张萧月说出罗泽会、江宏、江宏斌三人的信息或住处及现在情况,几小时后才放回家,并提出要求张萧月知道三人情况立即向警方报告,威胁知情不报窝藏罪处理。

张萧月与同学袁浩经常通电话、信息交流。六月二十九日袁浩从沈阳回家的途中,警方就电话通知袁浩父母,袁浩到家后要接受调查。七月三日,重庆市江津区武装部通知,袁浩到江津区武装部调查。武装部在职人员问:“袁浩,张萧月是否给你讲过她外婆(罗泽会)、妈妈(江宏)、舅舅(江宏斌)的情况,作为一名现役军官的角度来讲,要实事求是的说,告诉组织情况,如查实知情不报或瞒报,我们以武装部的名誉通知部队,以军法处理等等的对话。”

七月二日,江津区政法委副书记万凤华、江津警察、还有两人不报姓名的人,下午三点十分左右,他们一共四人到江津佳华整形美容医院,找佳华医院的温院长(温应泉)、王院长(王平)、李主任(李小梅),要求江津佳华医院,以医院的名誉,通知我开会,地点在江津佳华整形美容医院五楼会议室,把罗泽会、江宏、江宏斌三人情况给政法委或警察,如不报告并以窝藏罪处理,要求医院开除我工作。

我担心受怕,怕两个小孩被害,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加拿大卡尔加里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集会,谴责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的迫害,悼念为坚守真理而付出生命的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

来自中国重庆的法轮功学员江宏讲述了一家六口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的迫害。

江锡清的死冤情似海,家人坚持伸冤却遭到恐吓、威胁、追捕,这就是在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发生的一起千古奇冤!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这样的惨案何止江锡清一家啊!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