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泪弹压不住港人怒火 香港728抗争多地开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29日讯】连日来警方暴力镇压更加激怒港人,目前示威者已把反送中矛头直指中共。7月28日,香港民众再次以自主游行方式走上街头。当晚,示威者兵分几路,一些人留守铜锣湾,一些人则包围中联办。香港警方如临大敌,狂射催泪弹、海绵弹,多人被打伤。

港人怒火烧向中共

721元朗黑帮恐怖袭击事件后,港人于27日自发在元朗汇集,抗议警方纵容黑帮袭击市民的渎职行为。当天,警方出动大批防暴警察,武力驱赶示威者,并再次在元朗车站上演暴打市民的行径。

不少示威者被打得头破血流,至少23人受伤,2人伤势严重;另有11人被捕,年龄从18岁到68岁。多家媒体披露,是中联办下达“动员令”,挑起了黑帮打人事件。

然而,警方的催泪弹压不住港人的怒火。28日,在香港遮打花园举行追究警方用枪集会,演变为大规模“自主”游行,港人如潮水般涌上街头。示威者高呼“警黑联盟”、“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

大批示威者在铜锣湾地段集结,用拆下的围栏筑起路障。另有一批示威者往西环方向前进,包围中联办。这是港人第二次包围中联办,显示港人反送中运动的矛头正在转向中共。

中联办大楼新换的中共徽章,被安上水晶棺,有多名警员巡逻。(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在7月21日晚上7点多,43万港人反送中大游行后,部分示威者包围中联办。中联办招牌被涂黑,大楼上的中共徽章也被鸡蛋、油漆蛋击中,一片污秽。

示威者还在中联办外墙上用黑漆喷上“中共倒台”、“中共乱港”、“思想自由无罪”、“释放被捕人士”等字句。一名示威者还在中联办们外发布宣言,指港府无视市民诉求,更放任警察以暴力对付市民。若港府仍不回应港人诉求,不排除成立临时立法会。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对香港《明报》表示,示威者“突袭”中联办,表达了对中联办在港干预、插手的愤怒。民主党议员黄碧云也认为,港人在中联办门外“示威”,是因“一国两制”及《基本法》近年已“走样变形”。

自香港主权回归大陆后,中共一直在挤压港人的言论、民主自由,港人普选香港特首及议员也迟迟不能兑现,令港人非常不满。此外,港府提出修改《逃犯条例》(送中条例)得到中共的支持,令港人人人自危,恐因“不当言论”而被送到大陆受审。

近期,越来越多的港人在游行和集会时喊出“打倒共产党”的口号,有的还高举“打倒共产党”的标语。《德国之声》27日的报导称,香港民众的怒火,正在从香港转向北京。

28日,示威者再度包围中联办,香港警方如临大敌,在中联办附近道路派出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排成队列,拦阻道路。

示威者与警方展开游击战

入夜后,大批年轻示威者由铜锣湾转往西环、上环与中环,港岛西区德辅道中与干诺道中挤满黑衣人潮,中环置地广场等著名购物商场提前拉下闸门。

晚间7点左右,警方的清场行动从中联办展开。从新唐人直播画面可看到,清场行动一开始,警方就朝示威人群狂射催泪弹强力清场、只听见“蹦、蹦、蹦”多枚催泪弹连发的声音,而且有警察明显违反规定,用“平射”姿势发射催泪弹。

当晚的警民对峙演变成大型城市游击战,大批警力在催泪弹烟雾中迅速往示威者的防线推进,警方多次向示威者发射海棉弹、催泪弹、喷胡椒喷雾强力镇压。

示威者纷纷以雨伞遮挡,在撤离之际,他们先是分散撤入附近街巷,然后,又在另一条大马路重新集结与警方接续转战。沿途示威者还以铁马铁棍、木棍与长竹竿等设置防线,抵御警方。并高喊“香港、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

警方强力清场过程中,有记者与示威者被打伤,头破血流。俗称“速龙小队”的警察还冲入人群,多人被逮捕,整个上环一带浓烟弥漫。

到晚间11点30分后,示威者才全数撤离。由于担心身穿黑衣的示威者在元朗遭暴力袭击事件重演,不少市民主动在地铁中环站内,将各式衣物披挂在栏杆上,供有需要者自由取用,还有不少硬币供示威者买票离去。

香港电台报导,香港立法会议员郭家麒认为,警察打示威者及施放催泪弹,只会让大家的仇恨及冲突加深。他批评当晚前线警察及指挥官的作法极不专业。

报导称,警方在德辅道西与皇后街交界拘捕数名示威者,除以束线带反扣手腕外,还搜查示威者的背包。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