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法界游行反送中:港府选择性起诉坏法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07日讯】香港反送中运动,香港法律界今天(7日)第二次上街反送中条例。三千人提出两大诉求:反对律政司“政治检控”、选择性起诉反送中示威者;其次要求尽速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请看特派记者柯婷婷,在香港现场的报导。

炎热夏天8月7日,大约三千人穿着黑衣套装,香港法律界罕见走上街头,严肃静默游行。

新唐人特派记者 柯婷婷:“这也是他们在两个月以来,第二次身穿黑衣,进行这游行。他们从终审法院出发,前往香港的律政中心。”

多位著名大律师,包括公民党主席梁家杰、何俊仁、陈景生、查锡我,以及立法会议员郭荣铿上街。提两大诉求,第一,反对律政司“政治检控”。反送中示威者,遭到迅速抓捕、起诉;例如7月28日游行有45位市民,两天后被以暴动罪起诉;但7月21日元朗白衣黑社会暴力袭击市民,至今却没有人被起诉。“香港民主之父”、81岁的李柱铭,指责律政司双重标准、选择性起诉,破坏法治。

香港最资深大律师 李柱铭:“法治精神不是你说就是的了,不是律政司长说我们香港已有法治精神,要所有香港市民看了之后,心里都服,都认为有法治精神,这样才有法治精神。”

游行人士等待一小时,要求司长出面对话,司长郑若骅没有出现。前廉政公署总调查主任查锡我表示,司长郑若骅主导修订《逃犯条例》,有角色冲突,不该介入起诉;应该成立独立小队,依照证据检控。此外,也谈到高官问责。

前廉政公署总调查主任 查锡我大律师:“我说市民绝对有这个期望,因为呢我们经常讲,问责政府,问责就是你要对你做的事情负责,那不可能你搞了这么大一件事,是一点责任都没有的。”

居港美籍人权律师 关尚义 (John Clancey):“这是非常不寻常的,政治任命的官员例如律政司长,介入并提出起诉检控;所以这需要一些解释。我们认为她(郑司长)应(从检控)退后,让独立的检控作业来决定(是否起诉)。任何指控起诉,通常要有书面咨询、基于证据支持。我们迄今所看到的,(律政司)还没有完成这些。”

第二诉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香港资深大律师 张耀良:“6月(反送中)到现在,那个变化已经很大,那变化太大太大。社会各阶层,现在需要的就是两件事,一就是真相,第二就是和解,那要和解必须要真相,要真相我们要调查,那我想这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已经是共识了”

查锡我强调,最重要的,港府要回应市民,“撤回”送中条例。

前廉政公署总调查主任 查锡我大律师:“请你撤回(修例),正正式式,因为暂缓,或者寿终正寝,都不是立法会的用语,立法会的用语就是撤回,那你就撤回啊,是不是。还有尽快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1997年以后,法律界六次黑衣游行,6月6日反送中条例、8月7日,两次都有大约3千人,是97年后最大规模。

新唐人电视柯婷婷香港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