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女子看守所 副所长石红的犯罪事实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15日讯】现任辽宁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副所长石红,积极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本文揭露其殴打、吊铐、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

石红(Shi,Hong),女,1979年2月5日出生。以下是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犯罪事实:

2013年7月22日,法轮功学员曲伟、王彦秋和周玉祯被送进锦州市女子看守所。三人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石红等狱警的迫害,身体都出现病危状态。

曲伟由于不配合看守所的所谓“规定”,不穿号服、不报号、不干奴役活,而被石红等狱警用吊铐折磨,十五天后被放出时双脚已经溃烂,血糖指数为18.7。一年后,2014年夏,曲伟含冤离世。

王彦秋也是被石红等人用多种手段折磨,吊铐、小号等。

2014年2月26日,石红给王彦秋家属打电话,说王彦秋现在“病情严重”,“看守所没有责任”。家人要见王彦秋本人,石红以王彦秋已上诉为由,无理拒绝。当时王彦秋的高血压指数达270,严重贫血,颈椎部位出现积水,并有心脏病,子宫瘤已长到4.8厘米,生命垂危。

后来王彦秋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遭受迫害,于2017年12月29日7点半悄然离世,终年56岁。

周玉祯也一直被石红等人迫害,导致她血压高、血项指标高,2014年过年期间,周玉桢又出现便血症状。

2013年10月,石红指使手下将70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桂霞四肢铐在一张木板上,人无法动弹,这样一直铐了三天三夜,导致王桂霞右腿浮肿疼痛,不能行走,是被家人背出看守所的。石红还多次亲自动手殴打王桂霞。

2014年7月13日,法轮功学员陈桂英被送进锦州女子看守所,第二天,她被非法提审时,狱警把她固定在一个铁椅子上。他们走后,陈桂英挣脱出来。她回到监室后,石红等狱警叫来七八个犯人,扑过来就打陈桂英,有个叫刁丽丽的打她的眼睛,打脸,打得最狠。狱警还叫犯人把她吊到铁窗上半个小时。

陈桂英不穿监所里的衣服,在石红的指使下,陈桂英被关了四天“小号”(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小屋)。期间十三四个小时不让小便,两天不给水喝。

第五天,石红带着牢头给陈桂英打开了铐著的四肢,陈艰难地起来,刚坐到床边,只见石红快速地脱下鞋,抡起胳膊,狠狠地朝陈桂英脸打来。陈的脸木了,都不知道疼了,只觉得天旋地转。回到监室后,陈桂英又被用手铐脚镣定位。

2014年10月31日下午,法轮功学员范灵秀被送入女子看守所,一个孙姓狱警让范灵秀脱衣服,范不脱,孙某就指使犯人王佳莹(音)和李悦纳等人把范灵秀殴打一顿,打得范的肋骨严重受伤,疼痛一个多月。3天后,石红让范灵秀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她还指使犯人王佳莹诱骗范灵秀写保证。

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徐亚娟,每天白天都被关进“小号”迫害,狱警每天只给她一顿饭吃,晚上被带回监舍,又被施以“定位”酷刑折磨。

“定位”酷刑是锦州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常使用的手段,即把人摁倒在一张安有固定手铐脚镣的木板上,把四肢铐起来,使人翻不了身,也动弹不了。

2014年11月6日晚5点多钟,徐亚娟被从“小号”带回监舍,那天晚上是石红值班,点名时徐亚娟不报名,56岁的吸毒、卖淫犯师雅琴(锦州女儿河纺织厂退休人员)抄起身边的凳子就照徐亚娟的后脑勺猛击,站在门口的石红眼看着犯人打人一声不吭,不予制止。

在石红的默许下,师雅琴越打越来劲,一连打了十几下,直到打累为止,这时徐亚娟已经被打倒在地,石红命令犯人:“把她(指徐亚娟)吊起来!”

之后牢头董某和师雅琴一起将徐亚娟强行戴上背铐,吊了起来。大约半个小时后,徐亚娟感到胸闷气短,她让同监舍的法轮功学员将她的衣服扣子打开。两个多小时后,徐亚娟才被放下来,这时的徐亚娟根本不能站立,两个犯人扶著都站不起来,犯人一松手,她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犯人还骂她“装的”。

2017年3月9日,法轮功学员潘文杰被非法送进锦州市女子看守所。

她因为炼功,被石红等指使下的犯人头儿黄丹揪打,用鞋底打脸,打全身。潘文杰向狱警控诉犯人们的暴行,要求停止迫害。暴行不但没停止,反而给潘文杰戴了四天手铐。潘文杰绝食反迫害,第五天时被强行灌食,灌完后鼻饲管不给拔掉。

2017年6月16日,法轮功学员葛春英被送到看守所。

她因打坐,曾被罚站。石红不让葛春英跟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而且犯人处处刁难她。葛春英绝食反迫害,被犯人武志涛和犯人刘静、刘新强行捏鼻子灌水。

2017年8月8日,法轮功学员裴瑞芬和她的女儿袁泉被送进看守所时,袁泉因没有拖鞋,只能光着脚,进入看守所。被蒐身时,被要求背心全搂起,内裤要拉下检查。在石红等狱警的指使下,袁泉被要挟、伪善“转化”(放弃修炼),最后,裴瑞芬由袁泉的女儿担保,办理“取保候审”,娘俩暂时被放回家中。

2017年9月29日,法轮功学员杨玉辉被投进看守所后,被看守所石红等和犯人强制转化,不转化就打,天天打,用绳子绑胳膊拽头发。

10月9日,律师去看守所会见杨玉辉时,见其胳膊上还有被打的青紫的伤痕。律师找到所长,要求保障杨玉辉的人身权益,如果不停止这种行为将向检察院提出控告。10月10日,律师再次去看守所会见时,杨玉辉反馈说,没再被打。

近几年,石红与副所长吴燕,以及所长陈睿蕊合谋,利用走后门等卑鄙手段,将不符合收监条件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投入监狱。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