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从香港老人的智慧看陆港年轻人的不同

在由百万市民、大部分年轻人组成的香港“反送中”阵营中,有不少老人脱颖而出。有微博写道,“一位香港老人提出的和平解决香港游行示威的方案,真是太有智慧了。他说,让支持送中条例的人拿蓝色身份证,不支持的拿黄色身份证。以后吃官司了,蓝色身份证的回大陆受审,黄色的在香港受审,各如所愿,问题全解决了”。

或许有人会说,这个方案看起来不太现实。但老人敢于打破常规思维,换个角度看问题的智慧,却不免令人惊叹、佩服。不难看出,有智慧的香港老人,在现实面前,往往都目光如炬。对于时下的政局,他们既有着深刻的认知,也看得十分透彻。

在8.18维园集会中,一位70岁老伯手持的标语就十分醒目,上面写着“止警暴 制黑乱”。可见,只多加“警、黑”二字,就能让人识破港府、中共要“止暴制乱”的谎言以及“暴乱”者的真脸。

这位老者还当众指出,“香港已经被共产党渗透了,那些警察,政府高官都被它渗透了”;“林郑什么都帮大陆”,“她不会有好下场的”。因为“共产党就是如此”,“打自己人、杀同胞是最厉害的”。在谈到香港的出路时,他说道,“最后没了共产党,香港才会好,全世界才会好”。

往小了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往大了说,香港有如此智慧、能看懂时局的老人,就是全体港民以及整个香港社会的福气。更重要的是,他们对年轻一代的影响也不容小觑。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老人,香港年轻人才会在恶警施暴、黑帮作乱的“反送中”运动中勇敢的冲锋在前、充当主力,让每次集会、游行都彰显出港人的文明与智慧、理性与平和。

香港9万多人参与的民调显示,93%的港民支持“和平、理性、非暴力”;83%不支持“勇武”派激进行为。由此足见香港年轻人对集会、游行的理性认知。“带着推车与塑胶袋,在活动地周围收拾清理垃圾”的背影,也足以折射出香港年轻人的平和心态与良好素养。

在采访中,15岁的香港高中生表示,“我们学生虽然年轻,但仍然关心社会”、“走上街头是我们拯救香港的惟一途径”;16岁的高中女生认为,“我必须站起来,努力团结更多的人”;18岁的男生决定,“和同伴们将继续抗争下去”;21岁的年轻人坦言,“每个人都知道,这场运动是自发的,我只是尽点绵力”。那位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却对警暴无所畏惧的盾牌女孩林嘉露(Lam Ka Lo)也告诉大家,“人人都可以做神希望我们做的事,经过这次运动之后,香港每一个人都更加接近神”。

在港共、中共的极权暴政面前,这些香港年轻人已持续抗争了两个多月。他们不怕枪林弹雨,对土匪一般的恶警、黑帮毫不畏惧。即便只拿着雨伞、戴着头盔,即便处在邪恶政权的魔爪之下,也要在世界一隅发出正义的声音。这就是包括年轻人在内的无数港民所展现出的强大神性。他们的胆识、勇气、智慧与信念,正是神所赋予的力量。

在这种力量的感召下,在理性、智慧的教育下,香港年轻人的神性被启悟、激发出来。然而,相比之下,大陆的年轻一代却变成了跳梁小丑,在世界各地宣泄著自己的魔性。有微博披露,以澳洲的国骂登场开幕,海外留学小粉红正在全球动员。日本、加拿大、德国都有组织活动,包括暴力威胁。

有人指出,8月17日,亲共势力在悉尼组织了所谓“反港独、反暴力、爱港、爱国”游行,粉红们在悉尼市政厅外高喊:“香港(人)滚他妈蛋,留岛不留人,滚出去……”因为在和香港留学生当街对垒中过于激动,出现了大陆留学生殴打香港留学生及ABC记者的事件。澳大利亚警方称逮捕了两名大陆学生,正等待开庭审理。

此外,“中共组织海外留学生‘法拉利’国旗护卫队示威活动”,让“贪官奸商们的子女开着法拉利,摇著红旗”。于是,“约三百小战狼现身多伦多的撑香港、反暴政集会撒野”,“战狼们一如既往唱着‘我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后来居然有小战狼开着豪车到场捣乱、被警方驱离”。

所有人都很想知道,当“香港中学生已经学会理性思考、用逻辑说话”之时,中国大学生、留学生为何却在疯狂、粗鄙的喊著“x你妈、汉奸、卖国贼”?一百多年前的中国留学生,能“把欧美国家的民主和科学带回祖国”,为何“一百年之后,同样是中国留学生”,却“把野蛮与卑劣播撒在全世界”?

答案其实不难找寻,且看上梁不正下梁歪、子不教父之过的因果。当有人看到“国外开超级跑车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在尽情展示家族的贪腐成果”时,就应该不难想到,“正在操练海外红卫兵”的,正是他们的父辈,即中共“红小兵”们。

据专栏作家王尚一介绍,“红小兵主要是1950到1960年代出生的群体”,他们“生长时期恰逢中共全面控制中国”,“初中或小学就中断学业投身运动,文化素质极其低下,不少人约等于文盲”。然而,由于“父辈被平反”,“红小兵被重点培养”,“成年后一步登天”,“掌控中共主要权力部门,生活奢靡”。这种前脚被打倒在地、后脚被捧上天的极端经历所造就的,正是“红小兵”们“极端的文盲式自信”。

在总结这种“自信”的特点时,作家王尚一指出,“首先是完全没人性”,而只有“无人性的豪情(文明盲)”。其次,他们是“现代社会的文化盲”,由于“一切基本文明和文化”被其砸烂,因此“红小兵缺乏最基础的正常生长环境,心理极度扭曲”。

此外,他们也是“世界盲”,“对世界一无所知,但坚信自己掌握宇宙真理”;“在完全不了解中国自身虚弱实质的情况下,打算将红旗插遍世界”。更可悲的是,他们还是“单向反应的思维盲”,因为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条件反射式的教育”。而其“结果就是人定胜天、赚钱不要命、明天会更好、只会听命令或者只会发号施令、只会按照‘我’的来”。

由于父辈“红小兵”的言传身教,那些在海外撒野、叫骂、打人的二代、三代“红小兵”们,自然会让世界看到“虎父无犬子”。摇著红旗、狂轰油门,不过是其日常的标配。相比父辈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海外“红小兵”们,打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替父辈“输出任何形式的红色暴力”。

若无例外,“假、恶、暴”的中共所出产的“红小兵”,只能是有自信、而无人性的畸形存在。他们的张狂,只能让继承著华夏文明以及祖辈、父辈的智慧基因、神性焕发的香港年轻一代脱颖而出,让“厉害的国”从此沦为世界的笑柄。

这些“红小兵”不自信还好点,他们越趾高气昂、狂妄自大,越只能将自己的粗鄙、野蛮、无人性暴露无遗。中共极尽一切龌龊、阴暗手段来对付香港,最终却只能衬托出,香港这颗“东方明珠”是多么璀璨晶莹。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