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载冤狱酷刑 三级警督商锡平矢志不渝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22日讯】曾任黑龙江省桦南县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的法轮功学员商锡平,因始终坚定信仰“真、善、忍”,曾六次被非法拘留关押、劳教1次、判刑2次,累计被非法关押长达14年,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商锡平,1965年12月8日出生。1996年11月,在派出所工作期间,看到单位同事有一本《转法轮》书(法轮功主要著作),翻开看一看,当看到《转法轮》中的开篇《论语》时,深为震撼,知道这是一本宝书,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他也建议妻子学。

以前,他被胃病折磨了十几年,血像白血球偏高,经常昏迷,有时昏倒造成身体严重摔伤,医治无效。修炼法轮功后,体检一切都正常,多年的胃病也好了。

修炼后,他连续3年被评选为全公安局个人“标兵”,成为了社会、家庭中公认的好人。

北京公安医院秘密地下室 人体临床试验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商锡平遭受多次非法关押。

2001年11月20日,商锡平在北京饭店吃饭时,被德外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西城看守所。后因绝食抗议,拒绝打针输液,被劫持到北京公安医院地下室。

进入北京公安医院后,警察把商锡平劫持到电梯里,用监控指挥他,让他一个人随着电梯走。到了地点电梯停下,然后监控人员说:“你出来吧。”他出来后看见一个大铁门(有20多公分厚)缓缓打开。这时,监控人员说:“你可以进来了,进来后把衣服脱了,脱得一丝不挂,前面有个秤上去秤一下,头上面有衣服,拿一件,把你的衣服放上面。”

然后,他进入了室内,没做任何登记,进屋就被扣在床上不能动弹,室内已有三个人都铐在床上。

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每天都有医护人员临床监管、用药、输入液管,长达大半天。医护监管人员每天询问他有什么反应,然后作记录。

通过这里人员的种种行为表现,商锡平意识到这里是人体临床试验场所。医院通过公安提供的“犯人”来做人体活体试验、新生产的药物临床试验。

因为当时商锡平正在绝食期间,医护人员认为他的身体状况不佳,试验达不到“效果”,就把给他的药撤了。

有一次,临床监管的医务人员要给商锡平作穿刺试验,想研究人20多天不吃饭后身体的状况?商锡平没有配合她们。

一天,商锡平与医护人员聊天,说想出监室走走看看。医护人员说:“你别想跑,这里是地下11米深处,没有通道。”这时他看到被关押的监室标牌上写着第11病区。

在劳教所遭受残忍迫害

在北京公安医院秘密地下室被关押迫害、接受人体试验近一个月后,在2001年12月15日,商锡平被当地桦南林业局公安人员劫回,又被送进当地医院加重迫害。四个警察每天24小时看押他,他命危时也不放人,反而找来一帮人每天对他强行洗脑迫害,致使他间断地出现抽搐、昏迷、休克状态。

后来,他被非法劳教1年6个月。被送往佳木斯劳教当天,他就被押入“小号”(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狭小的房间)。那里有一种刑法:坐线毂轳。一个圆的、塑料凳子,20公分宽、20多公分高,凳子面上都是2公分的格子。即使人穿着棉裤坐在线毂轳上三四天,臀部也会皮开肉绽,人行走困难。

他拒绝坐线毂轳,刁姓狱警、王三(副队长)、李玉芳等4人暴力将他摁到铁椅子上,此后,把他关入库房五天五夜。

酷刑刑具:线毂轳。(明慧网)

商锡平不背监规,不配合他们的任何指示,警察就气急败坏地指使犯人每天开着窗户,点着灯,放蚊子咬他。

有一天,商锡平从“小号”回来,其他人正在干活,挑红小豆,看到法轮功学员邵殿印,蹲著喝水,就问他:“你怎么了?”邵殿印说:“被他们打的。”商说:“被打成这样还干活,不干了,躺下!我去找他们。”

这样他就叫大队长刘红光,医生也来了。医生问怎么搞的?商锡平说:“打的!”刘问:“谁打的?”商说:“杜红军(监管法轮功学员的包夹人员)他们。”

医生说:“打成这样,抬医院看看。”后来经过诊断是开裂式骨折。

商锡平因坚持炼功,还被铐在地上的暖气管上,长达23天。他被铐在弹簧床上,躺在床上,胳膊被抻到床头下面的横梁上铐住,由两人看管。

5天后,他们强制他坐在铁椅子上,24小时不许阁眼,阁眼睡觉就打嘴巴子,捅耳朵,并不停地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影像。长达十几天几夜的痛苦折磨,导致商锡平失去记忆、休克。

劳教所队长刘宏光等人围着商锡平,对他脚踢、毒打,踩坏他的面部皮肤。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明慧网)

商锡平在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折磨,到被释放的当天副队长王三说:“你被加刑1年半。”

商说:“你们说的不算,我今天必须回家!”

大队长刘宏光听到吵吵声,叫他们过去,了解一下情况,问王三加期票子在哪,王把票子给了刘,刘就撕了说:“放人!”还对商说:“三个月前你家人来接你,就放你了。走!走!走!赶紧走人!”

商锡平出劳教所后,又被桦南林业地区公安局关押在看守所1个月。

黑龙江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10年

2004年9月30日,跟以往一样,商锡平夫妻正常经营水果店。刚进屋不久,紧随其后就闯进来五六个警察,把店里的法轮功书籍全部抢走,然后把夫妻俩强行押进车里带到派出所。

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明慧网)

商锡平夫妻的“案件”被移送到检察院,检察机关没做任何调查取证就移交到法院,法院对夫妻俩进行三次开庭审理。在前两次公开审理时,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商锡平、程淑杰夫妻均以无罪胜诉。

在2005年3月28日第三次开庭时,法庭强行对商锡平夫妻非法判刑:商锡平4年,程淑杰1年。程淑杰家人质问她为何被判1年,法庭人员回答:“谁让她是商锡平的妻子呢?”

商锡平被非法关押期间,于2005年5月中旬逃出看守所;同年9月7日,在鹤岗再次遭绑架,被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受尽酷刑折磨

狱警用塑料袋套住他的头,在他窒息休克后才把塑料袋取下。两狱警还用铁锹把的丁字头打他的后脖颈、下身及各关节,打了三天两夜,最后把他打得不能行走,右膝盖骨被打碎。

商锡平被迫拉到鹤岗市中医院检查,拍片确诊是膝盖骨损坏,3个月不能走路。他被拉回鹤岗市第二看守所时,警察见他不能行走就让他脱衣查看,看见他下半身全都是青紫色,看守他的警察说:“怎么给打成这样?”当时在场的还有多名警察目睹了这一惨景。看守所当时不收他,后来了一个副局长说了什么,才收留。

2006年,商锡平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重判10年,先被关入香兰监狱迫害关押7天,后被转佳木斯连江口监狱,于2013年10月12日又被秘密转到呼兰监狱。

佳木斯连江口监狱的罪恶

商锡平在佳木斯连江口监狱关押期间,狱警淘英勋(五监区中队长)找到他让他出工干活。

他说:“我死了也不会出工的,我站着这么高,躺下还是这么长。”后来七八年间,狱警再也没有找过他出工。

2011年2月21日,佳木斯监狱警察开始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商锡平、秦月明、于云刚、王兰生、富裕、五人开始绝食抗议。仅六天时间,年仅47岁的秦月明、于云刚、刘传江就被迫害致死。

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被关小号70天

2013年10月12日,商锡平和孟宪国被秘密转到呼兰监狱和泰来监狱。商锡平当天就被关入“小号”,理由是不配合工作、不听话,被关押了70天,受尽折磨。

“小号”是一个5平方米的地炕,地炕上有五个地环,是铐在押人员的。铐人时把人四下抻开,腰部一个地环硌著。

“小号”里面极冷,当时正是11月份,商锡平只有一件衣服,晚上睡觉时,躺下10分钟后,就得起来溜达,不然就冻得受不了。里面有一个便池,喝的水就是便池里的水,没有任何洗漱用品;每天两顿饭,没有碗筷,警察不顺心时,还打开走廊的窗户让在押人员受冻。

被关押期间,“610”主任王晓臣4次找商锡平谈话,监狱提出让他放弃修炼的5个条件,商锡平一个也不配合。他们知道不把他打死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最后把他放入出监队关押。

10年刑期将满时,监狱有关人员曾找商锡平谈话,说他要出狱了,还没有“转化”签字的笔录。商锡平说:“你也看到了,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妥协,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低头的!”

家属拿到呼兰监狱的通知书,上写着商锡平“未转化”的字样。当地“610”段兴富在家属拿的呼兰监狱通知书上签了字,并告知:“你们自己去接吧,我们就不去了。”

2015年9月6日,狱警告知商锡平出监。他随狱警路经六七道狱门,无任何骚扰、蒐查、强行做笔录等。商锡平堂堂正正、畅通无阻地走出了监牢。

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多年来在痛苦的煎熬中祈盼著与丈夫早日团圆,不料在2014年3月19日向民众发放丈夫被迫害的真相资料时,被丈夫曾工作过的三道沟派出所警察绑架,在2014年8月8日,被非法判刑4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到强迫“转化”以及非人的精神折磨。

商锡平经历了地狱般的牢狱生活,深知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他每月都坚持去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看望妻子,关注妻子被迫害的状况。

2017年,被中共迫害分离了16年的夫妻终于团聚了。

商锡平为坚持信仰遭受14年冤狱,至今工作被开除,虽然生活艰难,但他仍然无怨无悔,做好人没有错!尽管邪恶使尽了招数迫害他,巨难中他矢志不渝。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