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中共高层政治决策体系已彻底失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23日讯】川普上周把美中贸易战香港问题挂钩,引发关注。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接受新唐人大纪元集团专访时表示,川习会协议几乎是对中方单方面有利的协议。撕毁这一协议,意味着中共高层的政治决策体系,已经彻底失灵。

章家敦是著名的美国作家、电视评论家,因《中国即将崩溃》一书而广为人知。

记者 杨·耶凯利克:从大罢工开始,您可以说一下是怎么发展到目前这样的吗?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被推着往前走,还有这个逃犯引渡条例。这项条例将增加香港可以把人引渡到的司法管辖区的数量,其中之一就是中国。这遭到很大的抵制,当然会遭到抵制。民主人士不欢迎,香港商界也不欢迎,因为他们担心他们在北京或其它任何地方的商业伙伴,会开始使用这个引渡法案将他们带入大陆。当然那里没有法治,没有公平,也没有正义。人们不知道的一点是,这项条列允许在引渡前冻结资产。这真是太可怕了,所以整个社会就团结起来反对。”

记者 杨·耶凯利克:有传言说解放军将进入香港,我想知道您能否告诉我,您认为这有什么真实性吗?后果是什么?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我认为(派军队)是习近平的最后一招,因为香港不是装甲车横行的地方,解放军和武警入驻只会陷入泥潭,因为你看到香港有年轻人愿意付出生命,那会是非常糟糕的局面。但我认为习近平也许会这样做,因为如果他感到香港的抗议在感染、鼓励内地民众出来抗议,你知道内地人完全不同情香港人,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香港民众要林郑月娥下台,可能会激发中国人也这么做,尤其是中国经济出现严重问题的时刻,设想习近平认为这给共产党带来现实的麻烦,那麽就算他不想,可能也会这么做,因为他感到共产党的存在受到威胁。”

记者 杨·耶凯利克:现在新政府、川普政府正在应对中国(中共)的方式,您能告诉我们一些,为什么(中国)经济不稳定,其背景以及是怎么走到现在这一步的?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据报导,北京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长6.3%。但我不相信这个数据。去年12月北京人民大学一位教授说,2018年中国经济最多增长1.67%,甚至可能会收缩。中国政府最终报告说全年增长6.6%。但当你研究6月的基础数字时,你可以看到,你可以证明经济已经收缩了。无论是否有贸易战,这都会发生。因为习近平相信国家控制下的经济模式。无论如何,这都将减缓经济。这是改革的对立面,这甚至可以追溯到毛当时的做法。习近平正在把外国公司往外推,他正在追着国内的私营企业家,像疯了一样借债。所以中国现在,即使你认为他们夸大了GDP,新产生的债务也能达到票面上的GDP的5倍半。所以,川普总统出来了,说,我们不再忍受中国(共)盗窃知识产权了。于是有了三步加征关税,根据1974年贸易法采用的三步,作为针对知识产权盗窃的补救措施。所以中国经济同时遭受许多不好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抨击(美国),他没有别的办法了,他真的被困住了。”

记者 杨·耶凯利克:(香港)四家大银行控制了大约14万亿预估(资产),有些目前的贸易降到最低记录,这似乎与(川普政府)征收10%关税、以及大罢工等等相呼应,是什么造成这样的影响?目前情况怎样?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在2008年,他们(中共)的经济可能是美国的三分之一不到,这是根据中共的报告,也许有所夸张。但在接下来五年间,中国发放的贷款总额差不多和美国整个银行系统的贷款总额相同,这一数字是疯狂的。还有各种类似的统计数字,比如水泥产量,中国在2011年到2014年间差不多生产了66亿吨水泥,相比之下,美国整个20世纪一共才消费了45亿吨水泥。这些数字和北京所做的事是疯狂的,你可以因此暂时让经济获得增长,尤其是在一个封闭的系统中,借贷者、放贷者、法院、银行,一切都在(中共)掌控之中。但在某个时候会出问题,经济就是经济,你可以推迟问题的出现,但不能永远避免它们。我们正在看到的,就是这些问题已经到了北京没有解决方案的地步了,不管他们做什么,都只能增加更多债务。(手段)都无效了,再加上川普的关税,这些都导致当前对中国(经济)的信任危机。”

记者 杨·耶凯利克:是什么在起作用?其中的组成因素是什么?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首先,他们不履行其贸易义务,首先是违反了他们与美国的双边协议,然后是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的协议,再加上盗窃美国知识产权。中国每年通过盗窃美国知识产权而获取数千亿美元。你知道,有人说只有1500亿,有人说6000亿。我是说,如果你查看2018年3月的美国贸易代表报告,加上今年的更新,或美国知识产权盗窃委员会的数据,2013年布莱尔亨斯迈委员会以及更新的数据,这些都表明,中国(共)获利3千到4千亿美元。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如果我们不能将创新商业化,我们的经济就没有未来。”

“这就是中国(共)的产业政策所追求的目标等等。你知道,我们没有选择。历史学家回顾我们这个时期的时候,唯一需要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美国总统这么晚才开始捍卫美国经济?”

记者 杨·耶凯利克:Gordon,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呢?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我们曾经想试图将中国融入国际体系。你知道,这可以追溯到尼克松1967年那篇著名的有关外交的文章,说不能让中国人脱离全球体系,不能让他们培养自己的仇恨幻想,所以想把他们带进(全球体系),让他们进入这种条约、规则、惯例和规范体系中。他们(中共)成为了全球体系的一部分,成为这个系统的重要部分。这是一个很好的理论,听起来很棒,但没有考虑到,这是一个共产主义体系。但关键是,人们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开始意识到,中共是谎话连篇的演员,必须采取一些措施。这是转折点。我认为这应该早点发生。我们应该了解中国(共)体制的本质。但我们是美国人。我们非常善于忽视人们对我们的评价,特别是对手的评论。所以,我们没有对一些明显的威胁作出反应。”

记者 杨·耶凯利克:您刚才一直在说,这场(美中贸易)战已经进行了几十年。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在大阪G20峰会,川普和习近平坐下来达成了暂时协议,中方同意购买美国农产品,我们同意放华为一马,这个协议是完全对中方有利的,而不是美国。因为中国本来就要买农产品,而我们并没怎么受益,因为我们(不卖给中国)也会卖给其他国家。中方甚至不能兑现一个完全符合他们利益的协议,我认为这显示出中国(共)的政治系统出现错位,我们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问题,但一个(正常)国家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除非在政治系统的核心出了大问题。现在我们应该感到非常忧虑,因为中国(共)会发泄,做出各种事情,而我们尚未意识到风险。”

记者 杨·耶凯利克:所以,我一直在想,差不多是他们(中共)数十年来,基本上一直在占美国的便宜。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他们四十年来一直在玩弄美国总统,从1972年起到目前为止,已有三个美国总统介入并挽救了中国的​​共产主义。1972年尼克松这样做了。当时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之后还有乔治·布什,在天安门大屠杀后,他和邓小平做交易:不要担心我们的制裁,我们并不是真要制裁,我们有你们的支持。这太可怕了。我相信历史会因此谴责布什的。然后就是1999年克林顿和中国(共)签署的贸易协议,基本上给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打开了大门。当时中国正处在一个非常糟糕的时期。经济可能没有增长,或者即使是在增长,也是很慢的。中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地缘政治问题,克林顿拯救了他们。当川普与中国(共)谈贸易协议时,我一直非常担心我们会看到第四波援救(中共)。现在我不那么担心了,因为与中国(共)达成贸易协议,在政治上真的很难达到。所以我想至少目前,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可以放心,不会有第四波(对中共)的救援。”

记者 杨·耶凯利克:这(贸易战)对美国经济有什么影响?目前我们看到了近期的影响,那又有什么长期的影响?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短期来看,我认为消费品价格会上涨一点。川普对第一批2500亿美元左右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基本上消化了大部分成本,他们承担了大约80%的损失。最后一笔中国商品有3000亿。这些是消费品。但好处在于,随着人民币贬值,中国(共)基本上承担了关税上涨带来的损失,因为商品的美元价格将下降。这对我们来说真的很好。此外,我认为(美国)零售商,大型零售商,正在赚取巨额利润。他们可能会承担一些成本。但这件事情中最好的一点是,工厂正在离开中国的土地,这意味着,不管消费者短期内会承担多少成本,他们也不会在6到9个月内赚回来,因为这些工厂将在越南,孟加拉国或其它地方生产这些产品。”

“这将是个非常好的消息,因为我们将减少对中国的依赖。记住,通过这些贸易往来,我们正在喂养中国(共)的战争机器。你知道,那些中共军队的将军公开叫嚣杀害美国人。那么我们为什么要与这些人做贸易呢?顺便说一句,他们已经不只是叫嚣,因为去年他们在吉布提上空(用激光)射伤两名(美国)飞行员的眼睛。此外,美国广州领事馆的外交官受到声波攻击,造成脑部受伤。我们不应该与一个伤害我们人民的国家进行贸易。”

记者 杨·耶凯利克:还从来没有提到人权状况,是吧?新疆、法轮功、基督教等很多,是中国现实的反应,至少反应了(中共)的态度,是吧?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还有这种对宗教的广泛攻击。我的意思是,不仅仅是中国人称之为新疆,穆斯林称之为东突厥斯坦的地方,还有西藏,这些地方的政策是相同的,用来对付维吾尔人的方法,也在西藏被充分使用。(中共)对基督徒也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攻击,摧毁教堂。当然还有法轮功,1999年开始被迫害,还有其他一些例子。因此,无论是针对穆斯林,基督徒,法轮功修炼者还是佛教徒,这都是一场对信仰的战争。”

记者 杨·耶凯利克:我要读一下你今天的两篇推文,我认为很有争议的。我要…(章家敦:说的都是实话啊。)我希望你能稍作解释。第一个是:(读推文)今天,唐纳德·川普成了一位战时总统,习近平通过各种行动,现在正在恶意地攻击美国。您已经谈了一些,您还有其他要说的吗?我感觉这是很强烈的阐述。为什么是今天?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今天发表推文,是因为,(中共)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已很明显了。例如我们谈到的货币汇率操纵。但是,习近平显然命令所有中国国有企业不要购买美国农产品,这是对美国经济的攻击。所以现在我们所知道的事情已经公开化,当你考虑到我们刚才说到的,他们一直在攻击美国的人员,他们不相信我们是个主权国家。对美国的攻击是全面的。所以我认为川普是一名战时总统。这是一场确定我们的位置的战争。我相信,当战争结束时,只会有一方存在,要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要么是美利坚合众国。遗憾的是,我们不能共存。不是我们导致这一情况发生。不是川普导致这个情况发生。是习近平正在推动所有人朝着他们不想去的方向前进。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挑战的全面性,我们必须为自己辩护。这就是为什么川普是战时总统的原因。”

记者 杨·耶凯利克:章先生,还有30秒结束采访。您想对香港人说点什么吗?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 章家敦:“(香港人)你们要抗争,不幸的是中国(共)要夺走你们的自由,我们知道他们对内地民众所做的,你们要抗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