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专访辛灏年:中共统治下的自杀潮(三)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28日讯】1966年,是中国知识份子自杀潮的第三次高峰,这也正是中共发动文化大革命之际。这些被逼自杀的人中,很多都是一心想要报效祖国的爱国人士,还有不少是中共自己的党员,但在政治运动中都成了中共打击对象。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继续来看本台记者对旅美历史学者辛灏年专访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狂潮爆发。在这个疯狂的红色年代,各地自杀成风。

天津的自杀风潮,据说是由中共市委书记万晓塘、副书记王亢之开的头。一名天津老大夫描述,1966年8、9月间,他在市区海河桥上,常见有尸体从河面上漂过,如果站立时间长一些,还会见到两、三具。

据《疯狂岁月--“文革”酷刑实录》一书记载,仅湖南道县在1967年8月到10月,被迫自杀者就高达326人。作者丁抒认为,文革初期自杀者就约有20万人。

山西省《黄河》杂志副总编辑谢泳援引内部材料说,仅上海市,在1968年到69年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自杀者就达1万多人。据北京大学的教师说,有一个时期燕园天天都有跳楼和上吊的。

资料记载,北京大学在文革初和“清理阶级队伍”期间,共有24位教授自杀。中国现代物理学先驱饶毓泰就是其中一位。

历史学者辛灏年:“中共发动这些运动,逼着我们的无辜人民,特别是知识份子自杀的主要特征是什么?就像有位教授所写的那样,都是为毁灭个人尊严和人格为基本特征的。而它基本的目的就是为了统一思想、消灭个性。”

文革中知识份子们所遭受的人格污辱,有时甚至超过政治迫害:当众搧耳光、挂牌子、戴高帽、批斗、游街,甚至剃阴阳头。

曾担任中共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的戚本禹,在《回忆录》中提到这样一段故事。一次他出去办事,遇见一位语文女老师,一边哭一边用手捂著脑袋,一路小跑。原来学生把她半边脑袋的头发都给剪了。

而武汉大学的刘绶松教授夫妇,著名作家老舍、著名翻译家傅雷、历史学家翦伯赞等,都因受不了恶意的人格侮辱而自杀。

老舍当时是北京市作家协会主席和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66年8月23号,老舍和其他28人被红卫兵押到北京文庙“斗争”:跪在火堆前被毒打三小时。24号晚,老舍在北京西城太平湖投水自尽。中共还下令,不准留下他的骨灰。

同一时期,北京还有一大批人像老舍一样在被斗争、殴打和侮辱后自杀。

辛灏年:“对许多知识份子来说,毛泽东统治的时代就是个绝望的时代,除了自杀没有别的路可走。另外,自杀的地方更加集中在高等院校、作家协会、文艺联合会、艺术团体。我自己就是作家协会出来的。我当然知道在中国作家协会死了多少人。我们所听到的作家自杀的情况是令人吃惊的。”

一些留学海外的知识精英,怀着满腔热忱回国,却也被逼走上绝路。

例如,民国时期的两位学界大师,曾昭抡、俞大絪夫妇,分别是曾国藩的曾侄孙和曾外孙女。曾昭抡清华毕业,1926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多所大学教授,是中国化学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俞大絪曾获英国牛津大学文学硕士学位,后在巴黎大学进修,1937年回国,也曾在多所大学任教。

1966年8月25号,俞大絪在北京被抄家,被强迫下跪不说,红卫兵还剥除了她的上衣,用皮带死命抽打。悲愤难抑的俞大絪服药自尽。被定为“大右派”、“反动学术权威”的曾昭抡,第二年也被迫害离世。

不仅是知识份子,从香港回到大陆,希望报效祖国的中国乒坛三杰:傅其芳、姜永宁和容国团,1968年先后在北京自缢身亡。他们的死,震动体坛。

从中共统治中国的1949年开始, 到1976年文革结束这几十年间,中国出现大批知识份子绝望自杀。这是中共煽动整个社会敌视知识份子的结果。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葛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