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蓝天的孩子们(一) 记被中共迫害的苦难孩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30日讯】年年中秋月圆时,多少孩子泪湿巾。有人说,孩子是人间的小天使,他们天真烂漫,纯洁无暇,每个孩子都是家庭和社会的未来与希望。而在中国大陆,无数孩子仅仅因为父母或他们自己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与追求,便被迫害的失去父母、失去学业、失去自由,甚至失去了所有的生存条件和做人的尊严。这些可怜的孩子如折翼天使,被中共的黑手肆意摧残蹂躏,被剥夺了原本属于他们的绚丽人生。他们在漫天乌云下,在凄风冷雨中,苦苦挣扎求生,过着担惊受怕、受冻挨饿、任人欺凌的生活。

本文记述的是中国大陆林林总总苦难中的孩童,他们如惊弓之鸟,在漆黑冰冷的夜晚呼唤著爸爸妈妈,承受着超越其年龄的心灵创伤。他们渴望蓝天,渴望自由,渴望健康快乐的童年。

目录
第一章 被威胁逼供的孩子
第二章 被迫辍学的孩子
第三章 被迫害变成孤儿或形同孤儿的孩子
第四章 沦落孤儿院养老院的孩子
第五章 遭受殴打、关押、劳教判刑的孩子
第六章 遭受性侵犯的孩子
第七章 被迫害吓坏抑郁精神失常的孩子
第八章 被迫害夺去生命的孩子
第九章 孩子的心声

第一章 被威胁逼供的孩子

◇学大法骨癌痊愈的河北小建国遭强迫转化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岁的河北省涞水县私立学校的中学生曲建国,患了骨癌。家人用尽家中借来的钱和学校的捐款在最好的医院治疗而毫无起色,在绝望中等死的时候,他听了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奇迹般痊愈。怀着感恩的心情,他写下了自己的故事《中学生走入法轮功 跨越死亡线》,并在明慧网登出。

曲建国康复后的照片

然而,曲建国一家竟由此遭到中共各级人员的施压,强迫小建国在早已拟定好的文件上签字,逼使他声明自己的病不是因修炼法轮功好的。在小建国明确拒签后,中共竟然指使各级对曲建国及其家人进行威胁、恐吓,致使小建国身体出现不适。姐姐带他到涞水医院检查后,建国随姐姐往家返。在他们走到涞水县石亭检查站时,姐弟俩却被六一零恶徒劫持了,恶徒再次逼迫小建国在早已拟定好的文件上签字。

◇曾勇救六条人命的潘本余被迫害致死,儿子雪莲凄楚无助

雪莲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潘本余之子,爸爸潘本余曾在火车前抢救了摔倒在铁路上的两个孩子,并救起过四个溺水之人,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救人英雄。却因为坚持法轮功信仰,遭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受尽酷刑折磨,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潘本余全家照,中间是小雪莲

爸爸在世时,小雪莲与爸爸也是聚少离多,孤苦无依,还得忍受来自社会学校同学的各种压力……

二零零二年夏天,雪莲和爸爸去北京证实大法,爸爸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雪莲孤苦无依、备受白眼与歧视。校长、教导主任等领导逼问他:“能不能不炼?”雪莲说:“别的什么都能答应你,让我不炼不能答应。”

每天上学就像过鬼门关,三天两头的校长、主任、记者、派出所警察把雪莲叫到办公室,开大会,所有教室的广播都能听到:“某某这个事开会,班主任到场。”教导主任对着雪莲的前胸推搡著吼叫;雪莲被家人每天严管接送。

一日,爸爸来信托人送到学校,被老师翻出来送到警察局,七、八个警察恐吓雪莲,一个问题反复问七、八遍……雪莲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就像那风中的残烛,凄楚无助,从精神到肉体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到哪里,雪莲似乎都是累赘、异类。一个人孤独的躺在家里落泪,有时一饿就是几天。

◇黑龙江女孩春梅的苦难岁月

春梅是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王金范的女儿,因病与妈妈走入修炼,炼法轮功只炼一个来月,春梅就彻底好了!大法开智,她由差生变优秀生。可是大法罹难,妈妈被非法关押期间,春梅一个人孤独的生活,经常吃馊饭充饥,十五岁那年还和妈妈一起被关押在看守所达四个月之久……

妈妈被关在外地精神病院迫害时,只有十三岁的春梅只好自己孤独的在家生活,做一锅饭菜吃两天,经常不吃或吃馊饭。春梅被警察逼迫“转化”,被齐铁六中校长、老师经常找谈话,不让上课,被罚在走廊和操场站着,还必须参加考试,成绩不好,就污蔑大法。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公安想绑架妈妈,先到学校找到春梅,还想用春梅的家门钥匙开门,春梅进楼道就往楼上跑:妈妈别开门,警察抓你来了!警察将惊恐万状的春梅关进北居宅看守所。一天,妈妈也被送到这里,见妈妈被打的不成样子,遍体鳞伤,春梅不住的流泪,怕和妈妈分开,不敢叫妈妈,夜里春梅和妈妈相互紧紧的抱着,泪水流在一起,却不敢哭出声来。

一个多月后,警察发现了春梅和妈妈是母女,监舍警察任玉霞打了春梅一个耳光,春梅被调到别的监舍,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后,春梅才回家。因为没有生活来源,她就到处打工,小小年纪整夜的家家送牛奶维持生计。

◇辽宁八岁儿童华南遭威逼

辽宁省盖县法轮功学员张玉清曾在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期间营口派出所和温泉派出所警察曲庆满带着几个恶人,到二道沟小学威逼张玉清只有八岁才上一年级的外孙华南,逼孩子写家中是否有大法书,逼孩子违心的写法轮功是×教,逼孩子念攻击大法的小册子。孩子被迫不能上学,整日生活在恐惧中。

◇重庆八岁孩子被逼拿着别人写的稿子发言

重庆大学教师高仲英,曾四次为大法去北京上访,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丈夫迫于高压离她而去;高仲英的孩子小小年纪,承受着家庭破裂的痛苦,遭受到来自社会、学校给施加的压力,一个八岁的小孩,被逼着在学校拿着恶人写的稿子,颠倒是非的发言。幼小的心灵备受摧残。

◇邯郸恶警威逼要中考的孩子出卖父亲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郝村派出所五、六名恶警无缘无故闯入西邢台村法轮功学员魏保全的住所抄家,魏保全夫妇没在家,没抓到人,恶警们心有不甘,就把魏保全正在上初中的孩子带走。孩子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吓得直哭,说后天还要参加中考。于是,恶警就威逼孩子,让他说出父亲的工作地点,结果坏人罪恶的图谋得逞了,孩子的父亲遭到恶警的绑架迫害。从那以后,魏保全的孩子整日生活在愧疚与恐惧之中。

◇父母双双遭绑架 北京八岁孩子被逼供

中国传媒大学理学院教师黄玲和丈夫──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务处职员胡传林,因炼法轮功,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双双被绑架、劳教。北京市局、丰台分局还干了一件最见不得人的事情:黄玲和胡传林分别被绑架后,北京市局、丰台分局警察就从定福庄二小把黄玲和胡传林的孩子叫了出来,他们审问了孩子两个小时,问黄玲和胡传林都去过谁家,八岁的孩子最后抵不住,说去过小轩阿姨家,随后中国传媒大学媒体管理学院教师轩金鸽老师被从家中带走,以搜到家中一份法轮功资料为由,非法劳教她两年。

◇九岁武汉女孩被骗签名,成为审判妈妈的证词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中国新年大年初五),湖北省武汉九岁女孩青青的妈妈被中共六一零警察非法关押,青青被老师、警察讯问,并被要求在笔录上签名,按手印。武汉市国保(公安一处)警察把这份笔录当作开庭审判青青妈妈的一份证词,青青妈妈胡慧芳被非法判刑四年。

◇武汉小卢海被中共警察“取证”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小卢海的爸爸卢启奇在深圳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到绑架。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小卢海的外婆宋文绣被武汉江岸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被抄家,下午三点,小卢海的妈妈李市红回家,也被绑架,并被非法拘捕在看守所。武汉江岸国保大队的警察多次到小卢海就读的学校,用诱骗、威逼、恐吓等手段,对未成年人卢海进行非法取证,逼迫他交代妈妈跟谁来往过、做过什么事,迫使卢海在口供上签字、按手印。

◇河北十六岁孩子被警察骗做父亲的验尸证人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三日,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村民刘秋生在公安局被警察多次捆绑毒打、绑在刑具死人床上灌食等折磨致死。为掩盖罪行,河北阜城县公安局一帮警察,以父亲生病为由骗不满十六周岁的孩子刘东,到阜城医院为验尸作证,却不通知刘东的母亲,怕刘东的母亲看到被折磨致死满身伤痕的尸体而质疑。

第二章 被迫辍学的孩子

◇给老师一份真相资料 四川十岁女孩被开除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县蒙顶山镇中心小学四年级一班十岁的小女孩程思影向老师程中涛送了一份讲述法轮功真相的资料,遭到程中涛举报给国保大队,随后国保大队队长苟永琼伙同另两名警察立即来到蒙顶山镇小学,像发疯似的打程思影的耳光,用脚链、手铐锁住,把程思影关在一个小铁笼里,苟永琼嘴里还不停地叫骂。当晚,程思影的爸爸、妈妈也被绑架,家里的复印机等被抢劫一空。八月十一日,程思影回家,到学校上课,身上仍留有伤痕,老师程中涛把她的书包甩出教室,不让她上课。其后程思影的爸爸、妈妈下落不明,小思影被迫流离失所。

◇山东中学生因信仰法轮功被学校开除

山东省沂南县第二中学(卧龙)学校高一(四)班文科班学生聂颖超,因信仰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年底,一天晚自习时,班主任老师魏磊对她大发雷霆,强迫她退学,聂颖超拒绝退学,被魏老师打耳光,并株连同宿舍的同学罚站。第二天她被叫到校长办公室,校长叫嚣道:“我们是党办的学校,听从党的一切安排和命令,你炼法轮功,立马开除。”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星期四)的上午十一时左右,聂颖超被610人员及学校多名老师强行拖出教室,当拖到楼梯旁她把双腿别在楼梯的扶手上,一边撕心裂肺地大哭一边大喊救命,可闻声赶来的老师成为帮凶,一齐七手八脚往下拽她,年级主任拿手使劲捂住她的嘴,最后连拖带拉把她塞进车里,强行把她送回家,她遭强制退学。

◇不写保证而被开除的四川好学生

家住四川省成都市郫县唐昌镇火花村的十六岁少女李雪,曾就读于郫县友爱职业学校,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暑假期间,李雪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块学法时,被派出所警察十几人绑架至拘留所。李雪因未成年被拘十几个小时后被送回家。七月中旬,610的一个人与张姓警察,伙同学校学生处主任邓杨红,以及几位校领导逼迫李雪放弃大法修炼。八月二十日左右,校长杨兴红和学校几位领导又去强迫李雪写保证,李雪没有同意。九月一日开学了,李雪像其他同学一样去学校报名,都已经交了学费,只因不愿放弃信仰,被校长开除。

◇山东省法轮功学员于梅被挂上大牌子游街,孩子受歧视辍学

二零零零年十月,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绣惠镇法轮功学员于梅,被挂上大牌子游街侮辱人格,610的人还到她儿子上学的地方──绣惠镇中心小学开大会污蔑法轮功,提着于梅的名字。她儿子当时上五年级,这件事情对她的儿子伤害很大,从此她儿子在学校很受歧视,常被同学欺负,从此厌学,五年级上完后就辍学了。

◇山东小学副校长被诬判,儿子受刺激辍学

法轮功学员刘金果,临沭县临沭街道第四小学副校长。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刘金果被临沭县国保大队邱峰和六一零李方春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三年,遭转化折磨,二零一七年,刘金果被临沭县教体局、人社局通知开除公职。年已八十岁的父亲受到打击身染重病,上高中三年级的儿子因迫害带来的压力无法正常学习,精神受到刺激,辍学在家中。

◇河北父母因信仰被关押,俩聪明女孩求学梦碎

四十九岁的武三百,是河北省邢台县南石门镇大石头庄一位憨厚善良的农民,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秋,“610”伙同乡、村恶人到武三百家非法抄家和罚款,钱没了,就抢粮食代替。不够,接着抢。三百也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劳教三年。妻子莲香被绑架到邢台县看守所。三个孩子和老人无人照顾,年仅十三岁的大女儿被迫辍学,撑著这个家。

两年后,莲香的二女儿在皇台底上中学,成绩在每次通考中占年级前几名,因交不起学费被迫辍学。可怜孩子无助的哭声撕碎了母亲的心,两个聪明女孩的求学梦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破灭了。

◇重庆男孩王净的苦难童年

王净,家住重庆市九龙坡渝铁村四十九号。王净的母亲段世琼是法轮功学员,在重庆铁路分局客运段当乘务员,她在家是贤慧的妻子和慈祥的母亲,在工作中她为广大旅客做了很多不留名、不计报酬的好事,深受单位同事和旅客的一致称赞。

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王净母亲先后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多次被抓、被抄家,非法秘判七年,身体受尽酷刑摧残,年仅三十四岁惨死。小王净的爸爸王治海,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九岁的小王净,孤独一人在家,由当地居委会看守一个月后,送回王治海老家四川平昌县年迈多病的王的父母家,孩子被迫辍学。

◇四川谭晓容被迫害家徒四壁,十三岁儿子被迫辍学

谭晓容,家住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金桂社后区。二零零零年多次被绑架到南强派出所、洗脑班,被打得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被“游街示众”、非法劳教,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谭晓容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打的鼻口流血,满头是包,押到收教所刑讯逼供,铐吊了四天四夜,迫害得体无完肤,打晕死过去两次。后被诬判四年徒刑。谭晓容被迫害的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儿子只上了初一,十三岁就被迫辍学。这场迫害在他幼小心灵上烙上了难以愈合的创伤,毁了孩子的前途。

◇父母遭绑架,吉林女孩在压力下辍学

被迫害致死的珲春法轮功学员金济国和妻子郑京爱,因坚持正信曾屡遭绑架迫害,二零零三年,恶警为了找到金济国夫妇,到他女儿的学校骚扰跟踪,致使父母被双双迫害后,读初中的女儿失去生活来源,在压力下被迫辍学。

◇逼迫休学、辍学、开除学籍、强制洗脑

二零零四年,吉林永吉县中学生李欣欣因向同学讲法轮功真相,于月初被勒令停课,其父李百龙也一度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四年中共“两会”前夕,河北省赤城县十八岁女中学生张聪慧,仅仅因为给了同学一张纸条写着“请记住法轮大法好”,而被学校开除。

二零零七年,福建省建瓯市建瓯三中法轮功学员刘文娟,坚决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校长林建峰以种种借口阻扰刘文娟进班级。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被校长遣送回家。十二月二十八日,刘文娟被建瓯国保大队林晓明、张邦辉等人非法拘留在建瓯拘留所十一天。其后学校借此逼迫刘文娟写退学申请书,刘文娟被迫失学,流离失所。

河北涞源县职教中心一名女初中生,在上语文课时,写了一篇作文:指出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弟子是灭绝人性的迫害,被语文老师马建平发现后告到班主任李小辉那里,班主任李小辉又向校长李志强告发,该学生被涞源县职教中心校长李志强勒令停课。

湖北咸宁汀泗桥镇彭碑村汪靖华,男,一九八七年出生,曾就读于汀泗中学和咸宁高中,期间因向同学讲法轮功真相被学校作为重点迫害对像,多次遭到咸宁市咸安区“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及学校多次骚扰、恐吓,并被逼退学,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被迫害的精神崩溃。

(待续)

附油彩画《无家可归》全图链接 :《无家可归》

相关链接:渴望蓝天的孩子们(二) 记被中共迫害的苦难孩童
相关链接:渴望蓝天的孩子们(三) 记被中共迫害的苦难孩童
相关链接:渴望蓝天的孩子们(四) 记被中共迫害的苦难孩童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文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