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已讨论紧急法 港媒:8.31定生死或成抗争转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31日讯】香港警方周五突袭式抓捕数名民主派骨干成员后,民阵也被迫取消了8.31游行集会的计划,但同时香港宗教界却发起了8.31“祷告大游行”,召集10万人上街表达诉求。香港青年在网络社群中邀约31日上街的呼声则持续高涨。有港媒透露,港府已讨论过实施《紧急法》的问题,将视8.31的情况抉择是否实施。舆论认为, 8.31抗争或将成为香港民主运动的重大转折点。

香港苹果新闻网30日报导称,香港行政会议已就实施《紧急情况规例条》的问题进行了讨论,港府推行《紧急法》已“如箭在弦”。

报导披露,香港当局会视8月31的情况如何,再决定是否立即实施《紧急情况规例条》。一旦在31日发生严重冲突,港府就有可能立即宣布启动《紧急法》。

事实上,就在30日当天,香港警方以“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等政治性罪名,突袭式抓捕了数名香港民主派的游行申请人、青年领袖、学生会长、立法议员和民主党派的成员。香港众志成员黄之锋和周庭、前港大学生会会长孙晓岚、立法会议员许锐宇、议员郑松泰等6名致力于香港民主运动的人士先后被捕。还有消息指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这次也在被控之列,但因为他8月28日已离港,故未被拘捕。舆论界纷纷批评港府此举是为了营造“寒蝉效应”而蓄意制造白色恐怖来恐吓香港民众。

而此前一天,香港团体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岑子杰曾遭两名手持垒球棍及铁条的蒙面人暴力袭击,致使保护他的朋友受伤送院治疗,当时岑子杰刚刚对媒体发表了声明,批评香港警方否决民阵8.31游行集会的申请。

5年前中共全国人大在2014年8月31日出台了所谓“8.31方案”,就香港选举特首的方法作出三项决定,变相把香港特首以及立法会的选举限定为中共政府可以轻易操纵的小圈子选举,实质上剥夺了港人依据基本法实行真普选的权利,由此引发了当年的雨伞运动。

如今,香港人再次借着反送中修例触发民众抗争行动的机会,再次提出了包括立即实行真双普选在内的5大诉求。然而港府对民众的诉求不但不予任何回应,还预谋通过实施《紧急情况规例条》的方式对香港实施变相的戒严,激起了香港民众更大的愤怒。

针对中共人大推行“8.31决定”5周年的到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提前申请在8月31日举行游行集会,但29日被香港警方否决,上诉后于30日再遭上诉委员会驳回。

虽然民阵被迫在30日宣布取消31日的游行集会活动,但当天香港宗教界却同时发起了8月31日“为香港罪人祈祷”的大游行,召集10万基督徒走上街头表达诉求,并表示欢迎其他宗教人士和普通民众加入。

据宗教人士在香港连登社区发布的消息,8.31的宗教界游行活动因属于宗教活动,不需要向香港警方提交游行申请。这次大游行预计中午12点30分在湾仔修顿球场集中,从下午1点起步,经轩尼诗道、金钟道、花园道至上亚厘毕道结束。途径循道卫理、警察总部、圣约翰座堂对面花园道及礼宾府时,游行队伍将停留读经唱诗。

该次活动得到了很多“反送中”民众的支持与感谢,许多网友转贴8.31宗教界上街游行集会的消息,并纷纷称赞这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游行者适用的好方案。

同时,香港网络社交平台上大量网民表示,无论是否得到警方的许可,自己8月31日都要上街去“买海鲜”、“追网红”、“逛街”或“吃东西”,相互邀约“大家齐上齐落”、“越要打压,越要出来” 、“8月31日见”。

另据台湾中央社8月29日的报导,继上周周末的观塘、荃葵青示威活动再次爆发严重警民冲突后,香港建制派加大了对港府施压的力度。有消息指多名港区的中共人大代表27日曾向特首林郑月娥施压,声称“对话平台”只是浪费时间,要求港府采取更为强硬的措施“止暴制乱”,包括大规模拘捕示威人士以及动用“紧急法”。报导并引述未具名的与会人士称,“8.31游行可能是关键”。

而亲中共的香港文汇报也先后于28日和29日发表社评,高调鼓吹港府应该“当机立断”采取更强硬手段来“止暴制乱”,宣称“实施紧急法刻不容缓”。

该社评主张港府在实施“紧急法”时,可以禁止香港民众使用Telegram、连登等网络平台,甚至在“公安条例”中加入禁止蒙面的条文,以及禁止在机场、港铁、隧道等重要地方集会,赋予警方更大权力去追查和没收抗议民众的物资供应等等。

这一切都显示,当前的香港正处于山雨欲来的动荡不安之中。香港民众积蓄已久的怨气、愤怒很可能在8.31的抗议活动中爆发,而港府在中共的督促催逼之下,也很可能会在此时祭出更加狠辣的镇压招数。有舆论称,8.31或将成为香港民众抗争运动的一次重大转折。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