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剥夺退休金17年 退休校长张全兴冤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02日讯】河北张家口80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全兴,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其退休金17年被当局剥夺,靠别人救济维生,于2019年5月含冤离世。

明慧网报导,张全兴生前是河北张家口市涿鹿县退休小学校长,2002年被公安局政保警察打掉牙,并非法拘留迫害,后又被涿鹿县教育局扣发剥夺赖以生存的退休金17年,累计50万元至60万元。

张全兴一家修炼法轮功,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关押和毒打。他的女儿张青花遭非法劳教,被迫害得神志不清。他的儿子、妻子在中共迫害的恐怖气氛下先后去世,留下自己独身一人生活,没吃没喝,靠别人救济维持生活。直至2019年5月他含冤离世前,也未得到一分钱的退休金。

法轮功救了他一家人

张全兴,原张家堡镇文教总校长,在修炼法轮功前,百病缠身:颈椎和腰椎增生、头疼、腰疼、腿疼,除此外,他的心、肝、肾、胃都有病,穿衣、躺卧均不能自理。医生对他说,他有多少钱也治不了他的病。当时他每月的工资还不够支付每月的药费。

他的老母亲当时年近八旬,体弱多病;他的儿子张力华患了小儿麻痹后遗症,腿无肌肉,又短又小还没有知觉,而且记忆力很差;他的妻子在长期劳累和压力下,精神濒临崩溃,一下子卧床不起,说哭就哭、连续失眠。整个家庭在疾病的折磨中飘摇著,痛苦无助。

就在这危难之时,他们全家喜得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并学炼了五套功法。从此,他们的命运发生了奇迹般的转折。他和妻子的病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更神奇的是,他儿子的记忆力大幅度提高,同时左腿、左脚有了知觉,脚趾还能随意动,他能提起一塑料桶水,帮助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了。

那时亲友或村里的乡亲,在孩子升中学前的暑假里,总有人把孩子送来让张力华辅导英语。为了孩子们学好英语,张力华潜心研究、在实践中总结出了一套快捷提高实用英语听说能力的教学方案。他用这个方法辅导学生,从未收过费用。

有家长带孩子来表达谢意,说孩子从小学习成绩倒数,现在一跃而成初中年级的前茅了;还有两位家长合买了煤气灶拉来,非得给他们家安上。

中共害了他一家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小堡村派驻县镇的所谓“联合工作组”进村,在村委、书记的配合下,连日强行对本村法轮功学员洗脑、逼迫他们交出法轮功书籍,并作出不炼功的口头表态;之后蒐走所他们的身份证,又强迫他们照相,还勒索每人30元。

当时张全兴家被重点监控,村委派四五人夜里看守他家,还派房前屋后左右邻居秘密监视。镇派出所王刑斌等四五个便衣频频到他家蒐查,恐吓家人,他儿子还几次被绑架。教育局王大丽派张家堡镇文办、五堡镇文办人员、小堡学校和二堡校教师等多次到他家探查、监视。

“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赵宣、李志明也数次进他家骚扰。

一次,张全兴向他们索要工资,问为什么扣发工资时,他们说:“你不炼法轮功就给。”张全兴说:“你们这样做不对!”他们说:“这是国家(中共)规定。”张全兴说:“这样足以说明国家(中共)是错的,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法轮功没有错,当好人没有错。”

2002年4月8日下午,张全兴被五堡镇派出所所长冀文石和两便衣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蒐身时他的90元现金被劫走。之后,由县国保大队长董飞带的两个便衣将张全兴锁在一张半圆形椅上毒打。他们对他拳脚齐上、搧耳光、穿着皮鞋踩脚趾、用带刺的胶棒劈头盖脸地抽遍全身上下。张全兴的两颗门牙被打掉,以后满嘴牙就一颗颗掉光了。

当天下午7点多,张全兴被关押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60天。在县公安局办公室,董飞还勒索他妻子2,700现金;在另一个办公室,镇副书记杜友又勒索他妻子700元。

2002年4月9日,五堡镇派出所王刑斌及六七个便衣警察闯入张全兴家,非法抄走一台电视机、一台缝纫机等,出了门走到巷口问围观的人谁买这些东西。

2002年4月24日深夜,张全兴的妻子高玉珍、儿子张力华被五堡镇副书记杜友、宣传委员张春生强行绑架,同车被绑架的还有本村法轮功学员刘吉芳和陈玉芝。四人被劫持到七堡村小学校内的所谓“转化班”强行洗脑。

张全兴的儿子张力华,下肢残疾的他被强迫脱去鞋袜在碎石子上快走,本来就不能快走的人被逼着快跑。他们认为张力华没达到他们的要求,就用扫帚把子和棍棒打他,直到打断了棍子。张力华被非法关押了45天,高玉珍被非法关押了30天,两人被非法敲诈了850元。

2003年10月,县“610”、教育局等人员到张全兴家,要他写所谓放弃修炼的“四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被他拒绝。当时王大丽即教育局副局长就向他家属宣布罚款3,000元,立即从2003年10月停发他的工资。

由于非法扣发工资,张全兴一家人断粮断炊,逼得当时已60多岁的张全兴和妻子靠打工糊口。他妻子曾多次到教育局给领导讲真相说:“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但她总是被谎言和欺骗、搪塞。

2006年年初,五堡镇干部王建斌领几人连续几次到张全兴老人家骚扰,对老俩口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妻儿离世 女儿被迫害致残

在中共的恐怖迫害下,张全兴的儿子张力华含冤离世。失去儿子的高玉珍于2015年1月5日在悲切凄苦的抱憾中离世。

张全兴的女儿张青花文静善良,在这场灭绝性的迫害中被致伤致残。

2006年1月初,张青花在北京市平谷区东高村镇南张岱村打工,老板给安了她一部电话。她出于对身陷河北高阳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的关心,便给其家属打了电话,只说了一句化:“你妈回来了吗?我是二华(青花)。”结她的果电话被监控,平谷公安刑警6个人非法抄了张青花打工的这个家,抄走两分法轮功真相资料和书,绑架了张青花并、带走了家属和老板。张青花被劫持绑架到平谷公安局后,受到了警察的打骂和刑讯逼供。

一个月后,张青花被从看守所转送到北京市大兴劳教人员调遣处非法劳教2年,在调遣处她被折磨得神志不清、昏迷不醒、四肢无力全身瘫软、胡言乱语。

半年后,张青花又被秘密押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一个劳教所内非法强迫做奴工。她被接回家的第二天就出现了上述的严重病症,而且间断性发作。虽四处看治,依然无效。

2015年8月22日,张全兴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