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专访辛灏年:中共治下的自杀潮(四)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04日讯】在中共开始掌控统治权力后,中国大地涌现大量自杀的情况。旅美历史学者辛灏年先生表示,这是中华民族之大不幸。在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继续来看这些自杀案例的几大类型。

旅美历史学者辛灏年表示,在中共用运动来逼人自杀的70年当中,第一种自杀类型是抗议型的,这也是最值得去研究、去思索的。

旅美历史学者辛灏年:“比如说在北京,三反、五反到反右,很多学生自杀。有一个学生很用功,但是他拒绝参加共青团,那个时候还叫青年团,结果党和团的积极分子就想以他为斗争对象,在大会上开始对他斗争。可这个学生有性格,他认为自己埋头读书,居然被整成这个样子,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呢?”

这名耿直的学生买好了酒和糖果等,爬到了学校的一个大烟囱上,坐在上面一边饮酒一边吃糖果,准备以自己年轻的生命来抗击这种暗无天日的运动。

辛灏年:“他沉着语气回答下面逼他下来的老师、校长和同学们,你们猜他怎么说?他说:你们不必想侮辱我这个活人,我是个清白的学生,我没有罪,我要的就是纯洁的学生身份。2222我愿意拿我的头颅和鲜血来评判你们这种无法无天的政治运动,结果他饮完了酒跃身一跳,他的脑血染红了灰色的洋灰地面。接着是同学们一片哭泣的声音。”

辛灏年说,还有一种抗议型自杀,是用生命来对抗共产党统治的世界,东林煤矿生产科长王彬就是例子之一。

先后加入过国民党和共产党的王彬,平日里有很多被中共视为“反动”的言论,还在“大鸣大放”期间为肃反对象“鸣冤”。王彬岳父也被共产党杀害,因此在反右期间王彬一家三口一齐自杀。

辛灏年:“自杀的原因和他说的话,是‘不要与共产党同处在一个世界上’!这是一种抗议性的,用生命和共产党统治的世界,做最后的、彻底的对抗!”

另外,当著名记者和作家刘宾雁被打成右派而遭批判时,他的好友戚学毅,拒绝揭发刘宾雁,从北京日报大楼纵身跃下,轰动京城。辛灏年认为,这对当代知识份子也是一种提醒。

辛灏年:“我请问,中国这个几千年的‘士为知己者死’的气概,戚学毅的这样一种精神我们还有吗?没有了。看看今天深深的陷在民主自困的陷阱里的当代大、中、小知识份子们,想一想戚学毅先生,想一想‘士为知己者死’这样一种传统的美德,我们是不是觉得太惭愧?”

辛灏年表示,第二种自杀类型,是恐惧型的。典型代表之一,是私营轮船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的所谓“畏罪自杀”。

卢作孚被称为“民国一代船王”。抗战时期,卢作孚组织的整个宜昌大撤退,被称为“中国实业上的敦刻尔克”。民生公司的船只担负了90%以上的运输量,民生的经营损失在400万元以上。

1950年8月10号,卢作孚与交通部部长章伯钧签署《民生实业公司公私合营协议书》,这是1949年后中国出现的第一个公私合营企业。

1952年2月,就在三反、五反运动进入最高潮时,卢作孚在家中服用过量安眠药自尽。

辛灏年:“许多人猜不透他自杀的原因,而我认为他是恐惧型的,因为卢作孚是有历史的巨大功劳的。他曾经在抗战的时候为了将江南的物资全部运到重庆,他牺牲了自己整个行业,他被砸毁的船只上百艘啊,当时国民政府对他嘉奖有加,当时的国民把他当作抗日的英雄,可是正是因为他做了这些事,他被共产党指为配合国民党政府。2615他支持了那个领导了抗日、坚持了抗日的国民政府。”

在因恐惧而自杀的类型中,还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学生群体。那些所谓的“反动”、“落后”的学生们,在运动中成为打击和孤立的对象。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