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侵隐私!人脸识别器监控 瑞典学校受罚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05日讯】中共数据监控蔓延全中国。江西省某一居民小区的民众,必须透过“人脸识别器”,“刷脸”成功后才能回家。江苏省一高校也靠“人脸识别器”进入校区。但瑞典一校园采用“人脸辨识”,因侵犯学生隐私而被罚款。

关注中国宗教自由及人权状况的网路杂志《寒冬》,9月1号报导,江西省某一居民小区,在6月被当地公安局安装了195个摄像头,并在大门口安装了刷身份证、人脸识别等监控设备,不通过验证就无法进入小区。居民个人信息全部被输入系统,导致“走到哪,被监控到哪”。

报导说,截至7月19号,北京保障房中心13个专案的公租房居民,都需“刷脸”才能回家。在人脸识别系统的资料库里,已收录了近7万条承租人信息,以及6万多条同住人信息。预计到今年10月底,会有更多民众的信息被收录。

网络自由观察人士 古河:“小区安装数字刷脸,这种行为实际上是中共对维稳精细化的一种操作。目的其实,就是把一切不稳定的因素,扼杀在萌芽之中。这种‘刷脸’是对民众隐私的一种严重的侵犯。”

网络自由观察人士古河表示,这种隐私侵犯行为,在中国大陆是很平常的现象。中共成立民众信息数据库,就是方便对民众的监控。而民众在莫可奈何的情况下,只能习以为常。

古河:“其实最主要的就是你不能在任何场合,表达自己对中共政权的不满,以及你受到侵害后,对中共政权表达的愤怒,它当然会起到维稳的作用。民众已经习以为常了,它监控,就监控吧!”

前大陆公民记者、网络工程师周曙光,他以奥威尔小说所描述的情景,来比喻中共统治下,集权社会的发展方向。他表示,在中共的社会中,被统治的人们没有隐私可言,而那些统治者,却能够充分地享有他们的隐私,并使他们的所作所为不被讨论、不被质疑,更不被挑战。

前大陆公民记者、网络工程师 周曙光:“整个社会,朝着集权社会,比如说,朝着奥威尔的小说《1984》中那种荒诞的情况发展。就是你一个动作、任何行为,都处于政府的严密监控之下。人民完全没有任何隐私,甚至没有自由,随时可能会被陷害或者是被污辱。”

另外,上海“澎湃新闻”网站日前报导,江苏省“南京中医药大学”今年新学期开学前,就在校门口、学生宿舍大门口、图书馆、实验楼等场所,安装了人脸识别门禁。学生和教职工他们通过人脸识别,才可以“刷脸”进校。

然而这项“人脸识别”技术在西方校园却被禁止实施。

香港《星岛日报》8月29号报导,瑞典东北部城市谢莱夫特奥教育部门试用一种“人脸识别”技术,记录高中生的出席率,被指为违反法例及侵犯学生隐私,而被瑞典数据保护局(DPA)罚款20万瑞典克朗(约15万人民币)。

周曙光表示,“人脸辨识”的使用,牵涉到伦理与社会制度。在中共一党专治的政权下,政府在推行政策方面完全没有阻力。所以它会不断的去侵犯人权或是超越道德底限。但是在民主社会却需考虑对“人权”的维护。

周曙光:“在民主的国家里面,他们在实行这种‘人脸识别’,这种有争议的技术之前,他们会在人脸方面进行认真的讨论,确保它没有侵犯人权或是没有违背现有的法律法规。这是伦理的问题,他们需要先解决掉才能推行。”

报导指出,在瑞典现行法规下,靠“人脸识别”技术搜集的资料和其它生物数据,都被列入特殊数据类别,严格限制用途。而这次,是瑞典当局首次引用保障隐私法条例,对违反条例者提出起诉、定罪及罚款。

古河表示,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当需要治理民众的时候,当局可能会拿出隐私权,来进行说事。当对它不利的时候,民众的隐私根本不算什么。

采访/陈汉 编辑/李鸣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