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中共究竟怕在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11日讯】香港反送中抗争仍在继续,美国国会近日正迅速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引起全球关注。专家认为,该法案是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的加强版,如果通过,将是美国在香港政策上的重大转变,既是对香港民主运动的莫大支持,也是对北京发出强有力的信号。

美国对北京发出强有力信号

霍夫斯特拉大学(Hofstra University)法学教授古举伦(Julian Ku)对美国之音表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如果通过,那将向北京表示,美国国会虽然在很多议题上有党派分歧,但是在香港问题上却高度一致。同时也将向国际社会发出信号,或许也会促使其他国家出台类似法案,向北京施压。

美国国会9月9日复会,首要工作就是审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国会两党重量级议员近日纷纷表示将迅速推动法案通过。

该法案并不是首次提出,早在2014年“雨伞运动”后,时任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共同主席的史密斯众议员等人就提出了这个法案,之后被数次提出,并根据香港局势发展加入新的内容。今年的法案是第4个版本。

香港反送中运动6月爆发后,香港的人权、民主自由和法制环境再度引起全球关注。与此同时,佛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和新泽西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法案得到众多两院两党议员的联署,包括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和资深成员在内的重量级立法者。

拟定中的这项法案旨在修订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重新确认美国对香港民主、人权和法治的承诺,支持港人民主诉求,敦促中共政府履行“一国两制”的承诺,给予香港高度自治以及普选特首和立法会议员的自由权利。

《香港政策法》1991年由现任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起草并提出,1992年通过并由老布希总统签署成为法律。当时正值香港主权即将移交回中国大陆,而中国发生1989年六四天安门镇压事件导致美国对华实施制裁不久,美国需要釐定1997年后与香港关系的问题。

香港人权法案弥补4大缺陷

新唐人资深记者、《拍案惊奇》主持人李大宇认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美国—香港政策法》的加强版,至少弥补了香港政策法的4点缺陷,法案要求:

1.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评估香港是否仍“足够自治”(sufficiently autonomous),享有区别于中国大陆的特别待遇。等于是以后每年,中共的“一国两制”执行情况,都要在美国国会“过关”。而在以前,并不是每年都需要提交评估报告。

2.除了美国总统,国务卿也有权向国会提议“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这意味着对香港自治情况的监督,被加强。当然,最后的拍板权还在美国总统手上。

3.建立侵犯人权黑名单,法案要求国务院的年度报告中,要包括对侵害香港自由的人员,冻结他们的在美资产和禁止入境。而原来的法案对香港打击面过大,影响的是全体市民。

不过,目前草案中有两个模糊点:1)没有明确表述,被制裁除了香港官员,是否也包括中国大陆的官员;2)能登上黑名单的范围,仅是2019年以前发生在香港的个别案例,例如参与迫害2014年雨伞运动参与者的人。外界希望国会9日复会后,会对此进行明确。

4.加强了对香港民主和人权的监督,新法案赋予了美国总统可以对侵害香港自由的人员,进行制裁的权力。这等于加强了对香港民主与人权情况的审查。

不只如此,新法案还有其它保障人权的条例,比如:香港人不会因为参与和平抗争被捕,而失去美国签证;香港若再提出基本法“23条”,一旦通过,美国总统要签署行政令,启动香港政策法第202条,就是冻结香港独立关税区。

此外,9月9日以后,美国国会还可能在法案中,加入香港要在2020年实现双普选,即:立法会和行政长官的全面直选。这等于是要变相推翻中共人大的831决定。

最后,新法案还要求商务部提交年度报告,评估香港政府是否采取足够行动,执行美国关于敏感的军、民两用物品的出口管制,以及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令,例如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

李大宇表示,过去这么多年,中共的权贵一直在利用香港捞钱,仅仅在2018年:外商对中国直接投资,有71.1%来自香港;中国企业在香港上市集资的IPO高达35万亿美元;等等。这些数据显示香港是中国任何一个其它城市都比不了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一旦通过,将使《香港政策法》如虎添翼,也将成为美国27年来,对香港政策的最重大调整,而这也是中共最担忧的。正因为如此,香港的这场反送中运动,对中共来说才这么难搞。

美国会三大佬支持香港人权法案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9月10日发出声明,表示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香港歌手何韵诗和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崑阳等人将出席17日的听证会,提供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第一手讯息,以审视香港的发展和美港关系的未来。

正在德国访问、讲述香港反送中时局的黄之锋表示,国际社会近期对香港人权状况高度关注,相信通过《法案》的机会“史无前例的高”,因此出席听证会阐述香港最新情况很重要。

目前,美国国会跨党派的三个主要人物,众院议长、参院多数党和少数党领袖,都做了有利于香港人的表态。

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9月4日宣布正式撤回修例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发表书面声明对这一迟到的决定表示欢迎,但呼吁当局拿出更多行动。她在声明中表示期望尽快推动通过两党支持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在国会复会前夕表示,国会一旦复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民主党议员推进的首要任务之一。舒默敦促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尽快将法案提上议程进行辩论和表决。

麦康奈尔日前表示,他会支持让《香港政策法》得到强化的议案。在林郑月娥宣布撤回修例的一天前,麦康奈尔曾发推文说:“对中国政府镇压香港人和平维权努力的任何企图,美国必将做出重大回应。中国政府正在玩火,但愿他们不会走得太远。”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