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站8.31救伤纪录被曝多次修改 警方违规介入不寻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17日讯】半个多月以来,香港警队8月31日在港铁太子站的拘捕行动中有无打死人的疑云一直笼罩在港人心头。本周二,香港立法会议员杨岳桥召开记者会,连同消防处3位匿名职员公布了事发当晚及其后消防处行动纪录被不寻常窜改,及警方违规介入提供伤者人数等多项疑点。其后有消息指消防处大肆追踪休假人员所在位置,疑似在“抓内鬼”,被质疑为掩盖真相而制造白色恐怖。

香港地铁太子站在8月31日发生警察登车无差别暴打抗议者及车上乘客的恶性事件,随后警方一度封锁了车站,无论是媒体记者还是医护人员都不得进入。当晚网络上曝光的多段现场录制的视频则显示,有示威者或市民疑似遭警员殴打和压制后完全失去意识,而相关的消防救护资料中的受伤人数也再三被改动,令外界对当晚(或其后不久)是否有人被警察殴打致死,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为此,立法会议员杨岳桥9月17日召开记者会,公开了香港消防处的一份内部文件,并有3位匿名的消防处职员连线记者会,指出这份文件中存在的诸多不寻常的疑点。

杨岳桥在这次记者会上公开的消防处内部纪录文件显示,8.31当晚消防处内部记录上关键受伤人数记录,曾遭多次不寻常的修改,而且修改日期都是在事发后3至10日.

记录显示,该份个案记录首次被更改的内容是 9月1日凌晨01分的记录。当时消防处的快速应变车辆(RRVA)曾发出消息,指共发现了9名伤者,分别涉及头部受伤、气促及腿部扭伤。14分钟后,即凌晨0点15分,RRVA将伤者人数修改为10人,并列出其中有6名伤者为红色(重伤)、2名黄色及2名绿色。然而,这两项记录均在3天后的9月3日晚上9时05分被窜改。

其次,有关医管局的记录也显示,8.31事件发生后的凌晨0点20分,医管局曾分别安排10名伤者到广华、明爱、玛嘉烈及伊利沙伯医院救治,但其后被修改为只送到明爱及玛嘉烈医院。而且1分钟后,港铁亦曾被告知有9名伤者。但到了凌晨1时02分,一辆由荔枝角消防局调派的消防车辆发出的信息则显示,伤者人数已被变更为7名,并罗列了伤者较为详细的资料,其中只有3名伤者系重伤。而此项信息同样于9月3日被窜改。

上述资料显示,消防处职员当晚在现场的所有原始记录都显示至少有9或10名伤者,但其中原先曾被归类为“伤势严重”的3名伤者却突然从记录中消失了。与此同时,消防处的资料从凌晨0点36分到1点02分之间的记录完全空白,不但现场人员没有作出任何回报,控制中心也完全没有联系现场的记录。而所有相关资料却在事发后3日至10日多次遭人篡改。

3名以视频会议方式匿名连线记者会的现职消防处职员则在记者会上证实,根据消防处的工作惯例,个案记录一般都只会在事发后几分钟至数小时内被更改,像这样事隔3日甚至10日仍有修改的情况是极为罕见的,而这些记录只能由主任级或以上职员修改。

至于有关的救护记录显示,从午夜12时36分至凌晨1时04分,有长达28分钟没有任何通讯记录,这也是“相当不寻常”的一个现象。

出席记者会的消防处职员指,他们往常做法是,即使前线救护员没有主动汇报,控制室都会主动询问,因为他们都很重视“前线同控制中心的沟通”。

他们同时也指出,前线救护员与控制中心除以无线电沟通,制成这份个案记录外,当时亦可能以手提电话沟通,但通话记录不会显示在此,只会有录音,建议处方可公开。

此外,内部文件显示,还有至少2项涉及警方的记录于9月10日凌晨被修改,(次日消防处即举行了记者会向公众交代8.31救护情况)。这两项被更改的内容包括:原来是9月1日凌晨1点7分、由救护高级主任发出的记录,指应1名高级警司的要求,将7名伤者经港铁送至荔枝角站,并要求调派5架救护车到场准备;以及于9月1日凌晨1时44分发出的记录,确认上述行动。

资料的详细记载显示:9月1日凌晨1时07分,消防处按警方的要求,需要5架救护车到荔枝角站A出口准备;9分钟后,再要求1辆救护车到同一地点,即共要求6辆救护车。但1时44分的记录的备注一栏则记载,荔枝角站B出口是移送伤者的地点。而此3项存在疑点的记录均于9月10日凌晨被人更改过。

出席记者会的消防处职员表示,此两项信息都显示,最终公开的伤者人数都是由警方提供的。对此,消防处职员均认为这种情况很不寻常,有职员质疑:“为何会由警方提供呢?我们一向都是以自己亲眼所见点算为准,就算警方提供伤者数目,我们都要自己点一次。”

消防处职员还指出,根据以往做法,修改资料时都会注明该项信息曾被修改过,但有关8.31的个案记录却没有注明。对于确认伤者人数的指挥车亦曾被更改的情况,他们亦提出了质疑,“点解唔系同一部快速应变车报呢?”

对于此前消防处曾对外解释说,伤者数目由10名变为7名是因为发现伤者在现场位置变更而导致重复点算。对此说法,出席记者会的消防处职员也提出质疑:事发当晚太子站现场早已被警方封锁,“怎么可能容许伤者不断移动?”

3名遮样的消防处职员亦指,根据纪录,当时到场的救护人员曾被警方阻挠进入事发现场,他们认为警察与救护职能不同,警方怎么有权力阻止消防处的同事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呢?

他们强调,出席记者会并非要指出消防处做法的对错,而是身为消防处职员,有责任指出疑虑,希望政府及消防处公开有关记录,以释除公众疑虑。

最后,杨岳桥在记者会上再次对3名红色伤者不知所踪,而消防处资料被更改的日期如此“巧合”提出严正质疑,他说,这些疑点“令我多了理由去质疑到底8.31发生了什么事?”为此他再次呼吁港铁公开当晚太子站的完整闭路电视厘清事件。

另据“立场新闻 ”报导,有消防处消息人士向该媒体披露,就在17日举行记者会期间,香港消防处调派及通讯组的主管曾致电可以接触到通话记录的控制室和指挥车的逾百名人员,了解这些人员当下身处的位置,相信消防处当时正试图“抓内鬼”。消息人士因此质疑,消防处难道为掩盖真相而正在制造白色恐怖?

《立场新闻》曾就此消息向消防处查询,但没有得到回应。其后不久,该媒体的这篇报导蹊跷被删除。

(记者唐迪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