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共议员成“害群之马” 港赛马会破天荒取消赛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19日讯】香港亲中共议员何君尧因涉嫌与元朗黑帮有勾结而遭到不少港人的唾弃。因其名下的马匹拟参加周三晚间的赛事,网络上便有人号召网民届时包围马场“庆贺”何某。香港马会经过连日斡旋和商议后,宣布取消当晚的所有赛事,理由是预估比赛时可能发生混乱情况,威胁到人马安全。此事件引发网民热议,有网友笑称何君尧已成了“害群之马”。

“马照跑、舞照跳”是已故中共前党魁邓小平当年许诺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的一个十分形象化的说法。但现在距香港主权移交中共仅22年,香港人就因为无法继续容忍香港的民主自由遭中共严重侵蚀而爆发了大规模抗争运动,以至于影响到了原本与政治无关的跑马赛事

香港马会原定于本周三(9月18日)晚间在港岛跑马地马场举行赛事。当晚第一场举行的草地1000米比赛中,有亲中共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名下马匹“天禄”参赛。这个消息几天前传出后,网络社交平台上就有网民发帖号召众网友届时包围马场,去向一直大肆鼓动港府强力镇压民众反送中抗争活动的何某表示“庆贺”。

于是,在周三赛前几小时,马会发布公告称,考虑到当晚跑马地附近地区可能会发生“不可预计的混乱情况”,出于对马迷、骑师和员工的安全及马匹的安全考量,决定取消原定于当晚举行的所有赛事。

马会发言人表示:“我们关注到跑马地附近地区今晚或会发生不可预计的混乱情况,跑马地马场今晚可能遭受干扰甚至可能出现暴力场面,以及马迷、骑师、马会员工及马匹今晚进出马场时,跑马地及铜锣湾地区的交通安排所存在的不确定因素。”

该发言人强调:“要作出这个艰难决定,我们感到无奈;但公众安全是马会的首要考虑因素。我们希望赛马业界和公众人士均理解我们作出这个决定的原因。”

马会并表示,将尽快公布有关投注退款及马场设施订座安排的进一步资料。

据了解,亲中共议员何君尧被指与香港黑社会关系密切。元朗白衣帮派份子今年7月21日晚间在地铁站附近持械无差别袭击抗议者和普通市民的事件发生后,网络上曝光的视频显示,何君尧当晚在袭击现场附近曾热情的与刚刚在车站殴打过市民的白衣帮派份子握手,称赞他们是“英雄”。何某此举激起了反修例民众的极大愤慨。其后何某的办公室和他父母的坟墓都一度被人破坏。

因此,当何君尧名下的马匹“天禄”周三将出赛的消息传出后,这场赛事就成为了部分网民准备发泄愤怒的一个渠道。

元朗白衣帮派份子7.21袭击市民事件发生当晚,有网民拍摄到亲共议员何君尧在袭击现场附近与帮派份子握手。(视频截图)

有香港媒体称,同一级别的赛事一般会较晚举行。但这次马会考虑到何君尧招惹的民愤可能带来的风险,破例将其马匹出赛的赛事安排在第一场,以方便万一临时出现意外冲突事件时可取消整场赛马。而马会几经斡旋和商议后,评估赛事上发生混乱的风险过高,最终决定取消当晚所有赛事,以确保人马安全。

香港一位马评人表示,这是香港首次由于担心发生暴力冲突而取消全日赛事。难以评论马会决定的对错,只能表示体谅,因为如果按计划举行赛事,一旦 “出事”,导致马匹受到惊吓、身体损伤,马会将难以承担相应的责任。

马会宣布取消当晚所有赛事后,有外媒发电邮询问香港马会,为何不单独取消何君尧名下马匹出赛的赛事?取消整晚赛事是否过于敏感?但马会对此未给予回复。

香港“独立媒体”随后刊发了一篇题为《何君尧之祸远大于天灾》的署名评论文章。该文表示,由于只要何君尧是合法的马会会员,香港马会就不具备任何理由迫使他旗下健康正常的赛驹退出赛事,也因此今后只要有何君尧名下的赛驹报名出赛,马会就要承担比赛时可能有示威者对何某及其赛马“群起而攻之”的风险。文章称,“换言之,何君尧之祸远大于偶一为之的八号风球,所以马会必须尽快想办法拆除这个政治炸弹”。

该文指出,依照马会的惯例,过往因赛事取消而无法出赛的马匹,在往后的赛事中有优先出赛权。因此何君尧名下的马匹“天禄”很有可能短期内再次出现在赛场,而马会要想预防上述风险发生,只有通过加强场内保安以及与何君尧周旋这两条路径可走。

现在的问题是,对于通过加强场内保安来杜绝混乱情况发生,马会明显没有信心,否则这次就不会取消整晚的赛事,因此马会似乎只剩下与何君尧周旋,劝其暂不参赛或把赛驹转售他人这一条出路可走。

文章最后强调,自己研究赛马多年,深知马匹情绪受到惊吓可衍生多大的祸害。但是这次勇武派在抗争运动中贡献和牺牲颇大,因此自己也“无法有效的劝勉示威者不要冲击香港马场”。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