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陕西佛协副会长释果宣的丑恶面目!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2日讯】(编者按:我们这个栏目只是给网友提供一个发声的平台,无法核实事件的具体情况,也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新唐人近日收到网友投稿,全文刊登如下:

我们怀着无比悲愤的心情,不得不如实反映举报乾县弥陀寺僧人欺诈的事实,揭露这些出家人打着佛教的名誉招摇骗撞的事情经过。

参与人员:

释佛慧:自称为弥陀寺监院,全面负责弥陀寺景区规划筹集资金。
高飞:自称果宣干儿子,协助佛慧搞景区建设,经济主管。
张总:景区福位的营销策划(果宣弟子)
陈总:景区工程总监(果宣弟子)

2018年元月底,在朋友介绍下,佛慧法师和高飞等人来我们公司沟通借款事宜。佛慧法师和高飞等人当时解释的直接借款理由是:弥陀寺孔雀明王殿急需给厂方付清订购的佛像尾款和大殿装饰法器采购等用款,且年前必须把佛像运回来,正月十五前要开光。开光之后可以用结缘的钱偿还借款,并以结缘销售孔雀明王殿现有的福位获得大量的资金用于景区40万福位建设和还款双重保证。

实地考察后,对于佛慧法师说自己是弥陀寺监院,负责弥陀寺执法,说果宣上师全权委托他和果宣上师的干儿子高飞负责景区建设等事宜深信不疑,他们说弥陀寺景区项目是乾县重点项目是有一位副县长主抓的。(由于我们对弥陀寺现况和果宣上师在佛界的威望也早有所了解,又考虑到按照佛慧法师说的完全可以通过用滚动发展的模式来筹集资金建设景区40万福位,)而且佛慧和高飞等人说果宣师傅在全国有几十万弟子,而且中央部委都有果宣的弟子等,这些弟子供养佛像都不够用,(因此用这100万激活孔雀明王殿下的福位,资金运转问题不大,)本着对佛法的热爱和真心诚意,答应借给寺院100万元整,同时答应支持和参与景区的建设。

在我公司李长泰经理的坚持下,2018年2月6日,我们公司苏董等人员协同高飞陈总等人前去河北佛像厂缴纳了订购佛像尾款的六十万,并和厂家协商好剩余20万等佛像运回后在结算。(厂家给高飞出具了收据。厂方还拿出了弥陀寺提供的佛像样品,高飞说是果宣上师给的样品,果宣让厂方把孔雀的翅膀往上翘起来,得到果宣上师的认可后厂方才开始正式大批生产的。(后来知道佛像实际每尊220元,高飞佛慧套骗了二十多万))

2018年2月8日,回到西安后,苏董把大殿修饰和结缘法器等的20万元打到佛慧和高飞给的账户里(他们两人说这个账号是寺庙专用的账户)。至此,我们公司付给佛慧法师和高飞总计80万元,佛慧法师也因此出具了借款条。

2018年2月9日在佛慧法师高飞等人的邀请下举行了战略合作协议签字仪式。前提是佛慧自己承诺先准备两千万,然后让我们公司筹集三千万,共五千万作为寺庙景区建设的前期资金。
同时,我们在弥陀寺见了果宣法师,她带领我们参观并亲自介绍了弥陀寺景区的建设规划,要求我们和他的几个徒弟好好合作,建设好景区。

春节后我方按照佛慧都得安排积极准备景区的营销工作,准备在正月十五后正式启动结缘工作程序,但是佛像迟迟没有到位,明显不符合年前佛像到位,正月十五开光结缘的说法。同时,佛慧答应的两千万也子虚乌有!关于时间上的偏差,佛慧法师和高飞解释说是没有提前和厂方沟通好,出现了偏差。我们深信出家人不打诳语,因而相信佛慧法师的解释。

孔雀明王大殿的佛像开光时间被佛慧法师一拖再拖,佛像也迟迟没有到位,甚至连庙会的具体时间也是由正月变到二月等,公司至此陷入极其被动之中。后来在我方追问下,佛慧法师说果宣法师定到三月初三给孔雀明王殿开光,我们的钱在三月初三开光后就可以拿到!并主动提出开光结缘的钱给我们公司20%作为回报!直至再次拜见了果宣法师才知道庙会的具体时间是阴历的三月二十八日至四月初八。

4月份我们公司给果宣法师提交了整个借款情况详细文字说明,希望寺庙尽快解决归还借款,果宣法师让我们安心等钱,说佛像回来就给钱。

期间一直追要我们的80万借款,但是佛慧法师一直拖延不予解决!佛慧法师截止现在以各种理由和谎言继续哄骗我们,我们不得怀疑我们是完完全全的被佛慧和高飞等人打着寺庙景区建设的名誉欺骗了!

(5月初,果宣法师向公司董事长苏红提出要两百万,给两百个福位证书,卖完再给寺庙结清两百万,每个福位证书算两万元。我们对弥陀寺的动机开始产生怀疑。)

(截至5月13日庙会开始前一天,佛像才迟迟到位,但是还没有还钱。因此,)我们于5月20日再次正式向果宣大师提出还款要求,如实阐述了佛慧和高飞等人欺骗我们公司事实的经过,果宣法师当着几个人的面多次表示会尽快归还我们的钱。

果宣法师让佛慧、高飞和我们面对面说清借款事宜,但是把他们两人叫一起和果宣法师说起此事时,果宣法师却否认她说的话,明确表态借款是佛慧和高飞的私人行为,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6月20日,忍不可忍的情况下,公司人员去弥陀寺追问原因,当在自己的车上挂横幅时果宣师傅出来阻止,并和我方苏建材发生口角之争,由于苏建材说弥陀寺是骗子,说果宣大师是假善人,因此果宣法师竟然带领寺庙人员直接动手打人!扬言要打死我们!弥陀寺护法团团长陈燕竟然威胁我们人员不许拍照和视频,喊叫谁敢发现场视频,国家安全局将追究谁的责任!而这位陈燕正是果宣大师之前给我们介绍说是咸阳市供电局某位局长的夫人!

果宣法师竟然说收拾我们就像捏死臭虫一样简单,让我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样残忍的话语我们简直无法相信是出自一个在佛教界声名显赫并担任陕西佛协副会长和咸阳佛协会长的大师之口,实在超出我们的想像,感到无比的震惊!果宣大师当着众人面和出警的民警面说省佛协增勤会长就是见了她也要跪地叩拜等等!

果宣给民警竟然说佛慧不是她的弟子!说她根本就不认识我们!说她什么都不知道! (果宣大师还说佛像不能在外面风吹雨淋,把佛像暂存寺孔雀明王殿里!而事实上高飞他们订购的1800尊佛像,在孔雀明王殿也正好有1800个佛龛位置!在庙会期间,果宣上师在孔雀明王殿开了法会,她的两侧就陈列著这1800尊佛像!不知道果宣上师对此该如何解释?)

虽然果宣上师在民警面前信口雌黄,百般抵赖,但是我方苏建材还是当着民警的面就说果宣上师是假善人这句话向果宣大师道了歉!

到下午七点多,高飞出面说下周二前把佛慧约到西安见面解决事情。但是我们几个人在等解决方案期间,寺庙安排众多社会人员封堵了我们的路,这些自称黑社会的人,扬言出来一个打死一个!

天快黑时,我们其他人员出去买东西,一个女的(果宣的女儿)带着社会人员气势汹汹的直接打了我方苏建材,扬言以后不许到寺庙来,来一个打死一个!并和社会人员要检查我们的手机,要求删掉拍摄的视频!否则一个也不许离开,就地打死!她说佛慧早就在半个月前半夜偷偷从寺院搬走了等等,她猖狂的扬言,如果我们敢把视频发到网上,就打到我们公司去!

我们离开寺庙,并带着苏建材在阳洪镇派出所报警立案!好在苏建材伤情不重,在当地民警建议下我们带他回西安治疗。

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们不得不接受被弥陀寺僧人设立圈套,虚构事实,团伙相互配合,公然打着佛教和建设景区40万福位的名誉欺诈的事实!佛慧高飞以及果宣法师等人串通一起,狼狈为奸,怀疑果宣法师暗中坐镇,纵容指使她的弟子和干儿子对外诈骗,否则佛慧和高飞不可能公然欺诈,还理直气壮!果宣法师应该才是这一切骗局的幕后黑手!否则我们在几个月前就书面给果宣法师反映我们被佛慧高飞欺骗的事实,她竟毫无理会,且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任凭佛慧高飞继续欺骗!是可忍孰不可忍!

至此,我们公司只能关门等待,公司损失惨重!我们不得不开始向相关管理部门实名举报果宣大师等人欺诈的事实:

2018年7月10日,我们向陕西省佛教协会交了实名举报资料和证据视频,宽严法师说立即处理,再三嘱咐我们不要扩大范围,不要再向上级单位举报了,在他这里就可以解决!但是当天得到的结果是弥陀寺佛慧法师电话威胁我们举报就一分也不还我们的钱!两日后,我们再次来到陕西省佛教协会,宽严法师却说佛协无能为力,他们没有执法权,让我们向上级管理部门反映!

2018年7月16日,我们正式向乾县宗教局李伟局长和乾县统战部实名提交的举报资料和证据视频。(李局长当时说下周答复,但是至今没有任何回复!)

2018年7月26日,我们向咸阳宗教局和统战部提交实名举报资料和证据视频.(至今泥牛入海!)
2018年7月27日,我们再次向陕西省宗教局提交了实名举报资料和证据视频。(至今没有结果!)

据果宣上师出家前的婆家楼子村村民反映:原名彭继红的果宣上师在出家前的八九十年代坑蒙拐骗财物,在本村商店销赃,被追讨人员天天在楼子村追查!果宣至此离开村子,躲到佛门!

根据弥陀寺当地村民集体反映:

1) 八十年代末,果宣上师来到弥陀寺所在地,蚕食当地村民土地,套取国家退耕还林专款,坑害当地村民利益。当地村民举报后,据当地村民说有更大的官员保护果宣,举报无果!

2) 兴办慈善学校:据当地村民反映实际只有十个左右的孤儿,其他学生都是当地孩子。果宣教当地孩子冒充孤儿,骗取社会捐款捐物和相关国家补助,骗取各种荣誉!

3) 果宣自己出面接待,让弟子收钱,形成骗钱套路 !坑骗投资人!甚至当地村民的劳务费也拖延几年,外地人的劳务费几乎要不到~!甚至弥陀寺人员连当地80岁老人的钱财都要骗取!

4) 据当地村民说,近几年,果宣招募高级规划人员,招募高级骗子,自己暗中指挥,以景区福位建设等名誉专门骗取投资,坑害投资人钱财!当地村民对此议论纷纷。

2017年12月底,黎永冲经朋友介绍认识高飞,高飞以弥陀寺的名义与黎永冲签订了施工协议。 2018年初黎永冲让设计院对弥陀寺景区进行规划与设计并进行基础施工,花费设计费19.8万元。此后几次催要工程进度款无果。2018年5月23日,黎永冲在果宣、佛慧和高飞百般诱骗下又签订了《项目合作合同》,挂靠公司由佛慧提供。后黎永冲发现事情不可控,就以王修修名义注册了“西安弥陀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项目》规划总投资3.7亿元,用于弥陀寺禅养孝文化园整体规划建设,首期投资1.5亿元建设32万福位。施工期间佛慧和高飞向黎永冲索要现金15万元,2018年11月份黎永冲的朋友借给果宣现金125万元;在工地施工和停工之后,果宣以诱骗的形式给黎永冲夫妇不断索要供养,累计达20多万元!为了能够顺利结账,黎永冲夫妇只能默默承受!

黎永冲在垫资一千多万做了福位的基础建设后,果宣坚持把资金打到弥陀寺寺管会,由弥陀寺掌管资金使用,投资股东认为这样做违背合同、资金不安全,因此不同意,双方发生争议,果宣单方让工程停工。黎永冲一直苦口婆心给果宣解释和协商,但是果宣坚持要把资金必须交给弥陀寺,合同无法执行,黎永冲损失惨重!

2018年10月8日,释果宣要求黎永冲给寺庙植树、绿化环境,黎永冲又被骗进去17万元。2019年元月,黎永冲要求果宣结算植树款和工程款,但是果宣开始推诿扯皮,直至把黎永冲和工作人员赶出寺庙,封锁黎永冲在寺庙的所有办公室!施工工人向黎永冲逼要工资,黎永冲被迫带工人在冬天雪地里给果宣要钱,但是果宣避而不见,还挑拨离间、谩骂污蔑黎永冲,威胁黎永冲如果和弥陀寺硬碰硬,要想好自己的下场和后果!

无奈之下,黎永冲向乾县和咸阳等各主管部门反映,无果!2019年春节,追债人员打上门要钱,黎永冲身无分文,被迫借钱离开礼泉,躲债到成都老家过年!凄惨无比!

2017年6月,陕西兴平市油漆厂职工刘小平在朋友介绍下给弥陀寺供油漆,果宣承诺把油漆送到寺庙就付钱,但是当刘小平把三万一千元油漆送到寺庙后,果宣以一贯无赖的方式一拖再拖,拒绝付款,反而威胁谩骂刘小平!不许她再来寺庙要钱!刘小平被迫自己贷款给厂方付了油漆款。

2017月3月份,白航线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佛慧高飞。佛慧高飞给他大肆宣扬弥陀寺景区美好前途,吹嘘景区多么赚钱等!白航线也见了果宣,相信了弥陀寺和果宣,随即签了施工合同。佛慧索要工程保证金15万元、并向白航线借款30万元!佛慧在合同里承诺修建完弥陀寺景区的“二十四孝墙”后分12次付款,欺骗白航线说“二十四孝墙”结缘价值400万元,承诺给白航线分200万元,寺院拿100万元,佛慧自己分100万元。但是至今寺庙也没有还本钱,白航线因此负债累累。期间果宣安慰白航线不要着急,答应亲自给白航线钱。现在寺院和果宣佛慧不但拒绝还钱,还威逼白航线不许再来寺庙要钱!

2017年2月份,郑式坤在佛慧和高飞的带领下到西安长安区丰峪口观音禅院拜见了果宣师傅。果宣亲口给郑式坤介绍说“乾县弥陀寺东沟树葬工程是乾县重点工程,并列入乾县政府工作报告内。寺院工程资金绝对有保证,不会拖欠一分钱工程款,你们大胆去干!以后还有大量的工程给你们做!具体和我的徒弟祝赵勇(佛慧、成功法师)去谈,我已经全权委托他全面负责寺院景区建设了”等。

2017年2月26日,郑式坤正式和佛慧签了施工合同并开工建设“树葬工程”,佛慧向郑式坤借款17万元!在施工过程中佛慧以各种理由迟迟不付工程进度款,诱骗郑式坤继续垫资建设!在郑式坤发现弥陀寺没有任何建设手续被果宣、佛慧、高飞等师徒欺骗时,已经投资了130万元!后郑式坤和弥陀寺多次交涉,在2018年2月11日佛慧承诺从3月起在9月15日前按照工程本金分多次结清!但是,至今一分不给!

2017年初,侯忠选在人介绍下认识了果宣弟子佛慧。佛慧让侯忠选给寺院装修办公室,装修涂料、油漆和二十多人的工资总计二十一万元,完工后,佛慧拒绝按照施工合同付款,只付给了两万元。施工期间,高飞带侯忠选去长安区丰裕口的观音禅院见了果宣师傅,果宣也答应完工后一次付清装修款,果宣先后四次打电话要侯忠选尽快施工。但至今寺院不再给侯忠选付款,果宣反而打电话让侯忠选滚出寺院,否认她让侯忠选给弥陀寺装修办公室之事!

2017年初,崔涛在朋友张进京介绍下,在长安区丰裕口的观音禅院做了彩绘、油漆、木工、铁艺护栏、古门楼等总计32.6万元的活,到2017年9月完工时果宣只给16万元人工工资。果宣给催涛说:“师爷不差钱,师爷出去一趟就有钱给你了,你这点钱还叫钱?”等等。

2017年11月份果宣又让催涛去陕西乾县弥陀寺干活,让她的弟子佛慧和高飞安排做弥陀寺孔雀明王殿和九个福塔的彩绘壁画。催涛按照果宣和其弟子佛慧的要求设计了多个方案,果宣认可了其中一个,总造价219664元。施工期间佛慧和高飞让催涛开车不断拉着他们在外面跑,花费很大,但是佛慧和高飞不但不给钱,还要催涛管他们两吃住和零花钱。

2018年2月份,果宣回到弥陀寺,让催涛加急施工,说:“你这点钱算什么,弥陀寺活多着呢,够你干很多年,师爷不会亏你钱,以后师爷直接给你工钱”等等。但是在催涛东借西借钱垫了十几万时,果宣不给钱!五月份工程完工后,工人急着回家收麦子,在多次催要下果宣只给了几万工钱,其他钱拖着不再给了,催涛陷入极端困难中,孩子上学都是问题!现在果宣不但不给钱,还给催涛打电话威胁不许再要钱,让催涛等著,有人会收拾催涛! 扬言再敢要款就打死崔涛!

1999年任金平在乾县弥陀寺跟随果宣,果宣让任金平去山西高平市金峰寺大雄宝殿做了十八罗汉和三个大佛,果宣只付给任金平不到一万工钱。后任金平去弥陀寺找果宣要钱,被弥陀寺的四个打手手持钢管撵出寺庙,任金平媳妇吓哭,任金平说自己惹不起果宣就不敢再要钱了。

1999年胡新民(现陕西人大代表)经人介绍认识果宣,带十二个工人给果宣在山西高平市金峰寺做了塑像等活。果宣哄骗着让胡新民垫了工资和材料费十几万元,但是果宣只给了一万两千元后,就不再给钱,让寺庙的打手把胡新民等人打出寺庙!胡新民气愤的说:
据调查,1999年在山西高平市金峰寺,果宣诈骗人数很多,涉及被骗资金一千多万!同时代的阿里巴巴公司创业起步资金五十万元是几十个人凑齐的!可见果宣诈骗钱财的手段多么厉害!据悉果宣不但欺诈了众多施工单位的钱,还连累坑苦了高平市政府!

如此,被果宣使用极其无赖手段欺诈的企业和人员多不胜数,相关管理部门多年收到无数举报,当地派出所给弥陀寺出警和收到的报案不下十次!甚至有人因为被果宣欺骗后想不通上吊自杀,有人因为要被骗的钱被果宣安排的打手打伤住院两个多月,有人因为被果宣骗取一千多万哭昏在咸阳宗教局等等!

当我们了解到果宣这么多的斑斑劣迹,我们仍然苦口婆心的劝告高飞佛慧尽快还钱,不要扩大事态,名石董事长因轻信他们白白损失了价值150万的房子!

2018年10月9日,经名石公司多次举报和政府管理部门的多次干涉下,在乾县宗教局会议室召开包含陕西佛协秘书长宽严师傅、弥陀寺果宣、乾县宗教局李伟和名石公司等四方协商会议。会议前李伟和宽严师傅不问是非曲直,要挟名石公司签署诬告果宣的承诺书才能还款!为尽快解决问题,名石一再让步,签了有限承诺。

会议中,经过协商果宣当场归还名石公司借款,责成会议后由她的徒弟佛慧和高飞负责协商解决名石公司后续其他款项以及损失。李伟局长当场扣押名石公司十万元威逼名石公司人员和他一起去省宗教局和省统战部解释此事!但是事后李伟却迟迟不来处理,而佛慧公然猖狂谩骂污蔑名石公司总经理,扬言让寺院的法律团收拾名石公司,佛慧恶狠狠的给名石董事长打电话不许再联系他等等。

从此,佛慧高飞失踪,李伟局长也推卸责任,不要再找他了!李伟局长竟然当著名石公司总经理的面说他管名石公司的事纯粹是多管闲事等等,李伟局长和弥陀寺把和名石公司的四方协商等同儿戏!

我们,这才彻底醒悟:我们大家都陆续掉进了弥陀寺深不可测的陷阱和圈套!果宣、佛慧、高飞等师徒三人紧密配合、精心设计、编造事实、利用信众对佛教的虔诚和尊重、以弥陀寺景区工程和40万福位建设等为诱饵、巧妙设局、不择手段的公然诈骗,其用心歹毒残酷,失去基本的人性!更谈不上出家人的慈悲!

就在我们准备联名举报揭露释果宣时,果宣对外声言她让东北的黑社会弟子带人已在赶往弥陀寺途中,让要钱的我们等著被收拾!

2019年2月28日,咸阳和乾县政府定性弥陀寺景区建设为非法行为,下令限期拆除!多年来,各级政府官员不断去弥陀寺视察施工进度和看望施工人员,那么,到底是寺庙和政府联合欺骗我们?还是果宣欺骗了政府和我们大家?我们被果宣以景区建设名义骗的钱财该谁来负责?

果宣仗着中国佛协理事、陕西佛协付会长、咸阳佛协会长、多届当地政协委员,仗着骗取来的社会声望、仗着乾县当地政府重点项目的庇护、扬言中央部委有人等等的名义,为非作歹、狂妄自大、恶贯满盈!更为严重的是在国家新宗教条例公布执行之后,在国家严肃处理中佛协主席学诚的风口上,还敢继续打着寺庙建设的名头大肆诈骗!

质问陕西佛协、职能管理部门为何让这类人担当佛协主席和当地政协委员?试问相关管理部门多年来有如此之多的投诉举报和报案、为什么就没人出来管管?请问政府相关部门有没有官僚主义、渎职和共同利益的嫌疑?再问到底是谁给了果宣等人如此大的胆量和权利、是谁在给果宣等人站台庇护?是谁在纵容果宣几十年来打着佛教的名义一直在为非作歹?!敢问陕西佛协系统为什么会黑暗到如此程度?

我们强烈要求严查果宣、佛慧、高飞等弥陀寺僧人打着佛教的名义、披着慈善的外衣狼狈为奸、欺骗敛财、藏污纳垢、勾结社会人员做打手、败坏佛教声誉!影响极其恶劣!要求归还我们被骗的钱财,弥补我们损失,严厉追究弥陀寺果宣、佛慧、高飞等人一切经济法律责任!

真相和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不归还我们被恶意诈骗的钱和损失,我们决不罢休!绝不停止举报!我们关注事态发展并通报新闻部门、抖出果宣更多的黑幕资料!彻底撕破陕西佛协副会长果宣的丑恶嘴脸,公开一切事实真相,讨回我们的公道!还信众一片净土!还陕西佛教一个清明!

(声明:对以上实名举报,我们承诺完全属实,并提供一切证据资料!
举报人:黎永冲 郑式坤 白航线 孙卫红 侯忠选 刘小平
崔 涛 任金平 胡新民 郭亚明 王 修修)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