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中共大限将至 党员忧心忡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3日讯】2019年中共适逢“逢九必乱”魔咒及“七十大限”,在中共“十一”大庆之际,美国著名学者裴敏欣教授说,中共政权面临一连串内忧外患,要维持一党专政,恐怕危机重重,如今中国共产党已经大限将至

日前,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克雷蒙特麦肯纳学院(CMC)教授裴敏欣在“评论汇编”(Project Syndicate)网站撰文说,中共政权面临一连串内忧外患,同时应付与美国的贸易和科技冷战,以及国内经济成长放缓、政治风气封闭等衍生问题,中共要维持一党专政,恐怕危机重重。

“中共正处于毛泽东时代以来,最接近统治瓦解的时刻”。“中共政权过去能够从毛主义的灾难中走出来,并能在过去40年繁荣发展的条件,很大程度上已经被不利因素所占据,甚至可以说被一个更具敌意的环境所取代。” 裴敏欣说。

文章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中共抱有信心,但中共党员却对其党的前景忧心忡忡,除了近代许多独裁政权均逢“70大限”,如苏联共产党统治74年、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宰制71年、台湾国民党掌权73年,中共当前处境比过去40年险恶,更是主因。

原因之一,美中冷战态势逐渐确立,严重威胁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毛泽东之后的中共领导阶层,多在国际舞台上保持低调,避免与外国冲突。但到2010年随着经济实力加强,中共开始追求更强势的外交政策,促使美国从合作走向对抗。

而美国凭借优越的军事、科技、经济效率,以及坚实的同盟伙伴关系,将有更大机会在冷战中获胜。

原因之二,中国经济状况正迎向强烈“逆风”,过去的所谓的“中国奇迹”是由庞大而年轻的劳动力、快速的城市化,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市场自由和全球化推动,所有的这些积极因素都已经减弱或消失。

也许选择激进的改革,包括将效率低迷的国有企业私营化,以及在贸易手段上舍弃新重商主义,或许能支撑经济。

但中共仅做出口头承诺,不愿付诸实行,反而在越加坚持奉行有利于国有企业的政策、并以牺牲私人企业家为代价,以便巩固其一党专政的经济基础。所以中共领导人,突然接受激进的经济改革的希望很渺茫。

原因之三,中国国内的政治趋势也令人担忧。在习近平治下中共已抛弃务实主义、弹性的意识形态和集体领导制,严格要求遵从特定意识形态和组织纪律,奠定以恐惧为本的强人统治,使得做出灾难性决策的风险大增。

中共权力受到威胁后,开始煽动民族情绪,并加强压制异议。然而,此策略无法挽救中共专制政权。一旦暴力政权无法持续改善人民生活,将因经济低迷、抗争蔓延、维稳成本上升和国际孤立而付出代价。

裴敏欣表示,不管中共怎样的民族主义姿态,都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自毛泽东时代终结以来,中国共产党的统治瓦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

对于中共领导人来说,2019年是最麻烦的一年,经济增速已降至27年最低水平;送中条例引发的香港政治危机,正令中共统治面临螺旋式失控危险。而不断升级的美中贸易战也标志着一场开放式冲突的开始,如果冷战重演,也将威胁中共专政。

面对危机四伏、风雨飘摇的困境,习近平在年初,已经向中共高官警告2019年将面临的7大风险,警告未来可能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

西方智库早前也警告,中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全世界都为中共倒台做着准备。2019年,一切皆有可能!中共丧钟已经敲响,中国巨变在即。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 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