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一”敏感时刻 政治局罕见要求爱国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5日讯】中共窃政70周年的“十一”临近,北京日前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加强所谓“爱国教育”。有评论称,中共和当权者从不爱国,而且是中华民族最大灾难的制造者。中共目前面对内忧外患,重新祭起“爱国主义”,试图愚弄民众,以维持中共的红色统治。

中共官媒报导,9月24日,习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促加强新时代所谓“爱国主义教育”。海外中文媒体的评论文章称,当前中国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战狼烟四起,香港反送中运动如火如荼,中共试图用爱国主义愚弄民众,让老百姓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

文章直言,中共的当权者从来不爱国,他们既是爱国主义教育的号召者,爱国主义标准的制定者,又是爱国主义的最大破坏者,是中华民族最大灾难的制造者。

文章举例说,如果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爱国,他就不会在中国老百姓没饭吃时,向越南、阿尔巴尼亚、朝鲜、非洲各国、东南亚、巴基斯坦、埃及等国家撒几百亿、近千亿美元。毛泽东统治27年,以饿死四4千多万中国农民的代价,向全世界宣布他仇恨中国。

如今,北京当局通过所谓“一带一路”疯狂在海外大撒币,即将举行的十一大阅兵将耗资300多亿,但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广大民众却是冷漠和不屑一顾。中国大陆目前仍有上千万贫困人口,他们连基本的温饱都无法保障,得了重病只能等死。

2016年8月24日下午,甘肃康乐县发生一起惨案,28岁的杨改兰,亲手杀死4名年仅3岁至8岁的子女,然后自己服下农药自杀。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料理完妻儿后事,9月2日离家出走,两天后他被发现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服毒自杀。据报导,杨改兰一家是贫困户,家徒四壁,孩子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全家仅有一头猪、三头牛。

那么谁是真正的爱国者呢?文章以郑念女士为例,称她是真正爱国者。郑念1915年生于北平,后留学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获硕士学位。1949年,她和博士丈夫带着唯一的女儿从香港回到上海。1957年到1966年间郑念曾在英国壳牌石油公司上海办事处任职。

1966年文革爆发,郑念遭到迫害,被关进上海市第一看守所6年。1972年出狱后,才得知女儿已在文革中被红卫兵杀害。1980年郑念离开中国定居美国。

1986年她出版了英文自传《上海生死劫》,该书被译为多种文字在各国出版。书中结尾写到:“我将永久离开我出生的故国。这真是万念俱灰的最后一刻。苍天可鉴,我曾经如何竭尽对祖国真诚。但是我全然失败了,罪不在我。”

郑念直至2009年去世再未回过中国,她说只要独裁者毛泽东的画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她就不会再踏上中国的领土。

西南民族学院伦理学副教授萧雪慧在她的《“爱国主义”辨析》一文中指出:专制国家的当权者祭起爱国主义这面旗帜时,自己勿需付任何代价,却可收获由它带来的一切好处。

比如,他们既可以在自己已经丧尽人心,统治不能照旧进行下去时利用爱国主义口号来蛊惑人心,摆脱困境,又可以把自己打扮成民族代表和英雄,煽起民族主义狂热,让人民心甘情愿为自己的野心卖命。

在专制者的爱国主义口号背后透著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而需要流血的正好是那些被煽起狂热,把仇外排外当爱国主义的普通民众。

当权者还可以利用爱国主义的蛊惑在需要时拿人民作人质,作人肉盾牌。有鉴于此,当代一位思想家把当权者挂在口头的爱国主义视作政治流氓手中最后一张王牌。

评论指出,如今,中共面对内忧外患,重新祭起爱国主义的旧法器,愚弄民众。试图将爱国主义演变为爱共产党和当权者,从而维持中共的红色帝国。然而香港青年的勇敢抗争,为自由民主拚死一搏,他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爱港者。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