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集中营入地20米 人囚铁笼如关鸟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7日讯】中共在新疆大举兴建集中营,被揭露关押至少百万少数民族,并普遍存在酷刑甚至活摘器官的暴行。日前再有侥幸逃脱的人员披露,部分集中营深入地下20米,将人长期关在一平米的铁笼中,还有集中营用活人进行疫苗育种

自由亚洲电台9月26日报导,被中共官方称为“职业培训中心”的集中营中,关押了众多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其中极少数哈萨克族人获得哈萨克斯坦民间组织和外交部的协助,以及国际社会的干预,从而侥幸获释,抵达哈国的阿拉木图接受治疗。

其中两名受害者,叶儿哈利•叶儿灭可和图尔孙别克•哈利通过翻译接受了采访。他们俩人都原籍新疆,此前已经移民哈萨克斯坦,但在入境新疆后遭中共抓捕,关入集中营。中共政府已将哈萨克斯坦列入26个“恐怖主义国家”之一。

图为叶儿哈利.叶儿灭可。(志愿者提供/自由亚洲)

叶儿哈利回忆,他被抓后戴着手铐脚镣、黑头套被送入拘留所,押在老虎椅上,被迫吸烟及喝酒。在审讯一周后,被送入伊宁市监狱,继续被严刑拷打,逼迫认罪。一周后,他又被转移到霍城县集中营。

他在集中营内,前六个月不准接见任何人,之后每隔3个月可以视频会见亲属一次。在集中营中一整天只能上厕所小便2分钟,大便5分钟。白天全天都得坐在椅子上不能动弹,晚上进入18个人住的30平米牢房。牢房双重门被反锁,饭从门缝送入,所有人的大小便都用一个铁桶解决。牢房中全是视频语音监控摄像头,隔三差五还被暴打。

叶儿哈利说,他所在的集中营关押了至少五千人,被关押者每天还要参加体力劳动,建造新的集中营。在霍城县有三座关押一万人的集中营和一座羁押五千人的小营。

叶儿哈利还透露,他们在集中营内被强行接受疫苗育种,他目前病情发作,在哈萨克斯坦接受治疗。

图为图尔孙别克•哈利。(志愿者提供/自由亚洲)

另一位受访者图尔孙别克,曾被羁押在他老家额敏县一座新建集中营的地下室。他回忆说,他被关押的牢房在地下20米深处,那里有很多面积约10平米的房间,每个房间有6个铁笼子,每个铁笼子面积只有一平米左右,人进去很挤。他每天从下午3点至第二天凌晨2点都被关在铁笼子里,然后又被带到审讯间,绑在铁制椅子上继续审讯。整个过程持续一周。

图尔孙别克说,在铁笼子里只能坐着,看守员拿着铁棍,看谁睡着就打醒。他的腰部、胸部及耳朵都被打致内出血。

图尔孙别克还说,他的小舅子在集中营内不堪折磨,自杀致死。他见到从小孩到80多岁老人都被关进集中营,包括企业家和普通农民。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的翻译人员,在叙述他们俩人的经历时表示,这是中共自己拍摄的日本731部队在新疆复活了,而且更为残酷。目前在阿拉木图接受治疗的新疆集中营受害者,有很多人失去了生育能力,肝脏、肾脏、心脏等都出现严重问题,还有些人颅内出血。

综合此前有关的爆料,中共在新疆集中营中看管和迫害新疆人的手段,包括写“悔过书”、“包夹(用刑事犯贴身看管良心犯)”、各种精神和肉体酷刑,甚至药物试验和活摘器官等等,和中共此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法如出一辙。甚至一些负责迫害新疆人的官员,就是当年中共“610办公室(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官员。因此有分析认为,中共之所以能够无所顾忌的迅速建立一整套系统大肆迫害新疆人,就是因为在十几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积累了“成熟的经验”。

新疆的高科技监控模式在几年内发展成熟,也是因为有十几年在内地监控民众的基础。而中共2000年左右开发第一套监控系统“金盾工程”,其主要目的也是监控全国的法轮功学员。

2006年曝光的第一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集中营,就位于沈阳苏家屯一所医院的地下。随后有军医披露,许多类似的集中营,都位于全国各地深山或地下的军用工事中。

(记者郑鼓笙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