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述】香港示威者背后“黑势力”是什么人?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8日讯】【今日点击】 (3579-1)

石涛评述

提要
香港示威者背后“黑手”究竟是谁?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今天是9月29日,我们先拍的,但我们不知道28日、27日,28日它有集会,我们不知道在香港发生了什么,但这些东西在我个人眼睛里都是表象,就是我们节目中一直跟大家讲是表象。如果表象大家理解上有所差距的话,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秉性,而秉性的本身,其实里面包含着一种类似使命的东西。这个人的性格是这样的,是他在生生世世转生中,在他的过程中塑造了恩怨其中,给他塑造了今天他的秉性。而另外的有些有使命的,他的秉性是有着,就跟他的灵魂的那个概念就更深刻,更深刻。他来得更高一点,会影响到他现实环境中的行为。

所以有些人你会看到他很绅士,但他不是生长在一个绅士的环境中。他对很多内容、文化并没有说,他没学过,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举手投足就会给你的感觉,就是说满有教养,而且很有深度对吧。就是在我眼睛里,如果一个人他的看问题的基点,在尽可能的减弱他个人肉身的欲望,他就可以达到这一面。反过来说,人的欲望与红尘在中的滚滚尘尘,直接同样表现出另外一面。有些人无论他怎么去打扮怎么去礼貌,你旁边你就这么看着,这是个小人。什么叫小人,利益上的思考,利益上的思考,得失上的思考,而他不是从人性道义上去思考,他讲的所有的道理都是为了自己的获得。

所以在当大批的人,以这样的角度去讨论的时候,说在人间主持正义,不存在。正义的里面包含的利益太高,所以为什么在人间主持正义不存在,反过来说,为什么香港人可以走到今天,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已经不是利益了,天灭中共是真正的,普通的人当讲出这话的时候,他是生命的境界。香港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是与神同行,里面,这句话,包含着很多主观者的利益之心。万劫不复已经认得命运,天灭中共没有个人的任何恩怨,是一种随着时代,这天地间大改变的过程中的一种变化,都是香港人在街头做出来的。

周末的时候华尔街日报登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说,它的开头就是:你并不孤独,用了这么一篇文章写的,文章写得非常长,非常感人。讲了今天的在香港街头抗争的那些义士,他们大多都是,在经济方面非常的窘迫,大多是学生,很多人是背着家里出来的。而这个年龄21、22岁,30岁往下,17、18岁往上,16、17岁往上。这些年轻人正是有着一种逆反心态的生理期,所以跟家里面的交往很少。在过去的时间里,第5个死去的人就是跟家里,因为这件事情讨论,自杀的。

7月22日,跟李鹏是一天。所以这批人就失去了,在相当程度上失去了家庭的环境,他们背着家里面走上了街头。那谁去支持他们的日常的生活?

那篇文章就引述了7月26日当时,和你塞,就是来他们要占领机场,结果警察配合港铁,全面封锁机场,那次运动就没做成,不太成功。而更可气,更令人愤怒的就是,在这个港铁关闭了,从机场到这个香港港岛本岛的快线,地铁快线。

这个距离20多公里,有山峦,人们要徒步回家,几千人,上万人。结果在香港呢有一个网络上的一个小组,那个小组大概有10万人,全是在香港有正式职业,有着相对稳定收入的,有自己的房子,中产阶级。香港的街头,交通太狭小,所以能有自己的车辆呢那是不错的,因为它相应的费用满高的。

当港铁关闭这个地铁之后,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到1个小时之内,几千辆,接近上万辆的私家车,整个占满了整个,从港岛到机场的高速公路,完全塞满了,另外一侧没车。它当时的说法叫,叫什么爸爸接孩子回家,家长接孩子回家,这个组织就叫家长,把学生叫孩子。在香港有将近10万人,每天下班之后,这些人有自己的富裕的生活,安稳的生活。他们都走上街头,站在这些抗议者的背后,提供钱财,提供吃喝,提供他们所用的必须的用品。那必须的用品,你比如说他们用的头盔、眼罩、口罩,一套下来要50美金。在香港街头,在大概7月分的时候,这些东西就已经没得卖了。但在我们看到,就是和你塞这件事情出完之后,在整个抗争的前线,距离前线不远的地方都有大批的物资,没人知道这是谁掏的钱。

所以中共一直讲说美国是背后的黑手,那港府的高层和那些利益者,也认为美国是背后的黑手。美国用B52轰炸机运来的,不是,是香港本地的中产阶级。乃至有一个富婆,就叫富婆啦,她住九龙塘。在记者在写,采访她,她说你就给我写一个D,我的字母叫D。那这D如果是姓的话你就不好说啦对吧,姓邓也是D, 姓董也是D,她说我就住在九龙塘,住在九龙塘就意味着她是富有者。

这个女士呢4、50岁,满手都是大钻戒,她就在九龙塘进行募捐。拿的钱,孩子们不好意思要钱,她就去到外面,去买这些各个餐馆的餐券,买这些地铁的那个叫八达通。然后一份一份的包好啰,让他跟她有联系的那些示威者、年轻人把它发下去。半天的时间她就募捐来2万5千美金。那九龙塘按照说就是就相当于,就相当于纽约的第五大道,那是富豪区,这是今天在香港出现的场面。

另外一个人是世界五大,五百强的大公司的亚洲区经理,亚洲区的老板。下了班穿着西服开着自己的车,就跑到这个,跑到这个抗议的街头,去给那些孩子去,缺什么他买什么。后来他形容他说在6月12日的时候,那是包围立法会,迫使立法会没能进行二读。那包围立法会的时候,他意识到警察一定会动手,他就跑, 他跑在立法会,就是金钟广场附近的所有店铺,把所有雨伞都买走了。那抗击这个胡椒水的话,那雨伞是防雨的嘛,那是很好用。当他买雨伞的时候,他说那个店主,大家不太解释,那店主一看他把所有雨伞买走了,就给他打半折,知道他不是自己用,对吧,他们之间没有话。

而在所有这些抗争的现场,几千人上万的孩子,那我们看到很多人,这个港铁都关闭了,但是几千人上万的孩子,在这种平凡的冲突中,警察抓人,你看他抓起来很费劲的。那些孩子跑到哪去?在抗争的现场,距离他很近的周边,有很多私家车,他们叫校巴。这些中产阶级,抗争的孩子走在前,他们把车停在背后,警察一来,带着这些抗议的人就回家了。全民反迫害,这是在香港出现的场面,全民反中共,全民反中共,全民走在了一个概念上,一定是天灭中共。这是今天香港当走到今天,现在,10月1日之前我们看到的故事。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