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三郎奇遇记

明末清初有位官员周亮工,根据江阴地方关帝君祠祠石上所镌刻的诗文,写成文章《书戚三郎事》,收录于《虞初新志》卷七。文中描述在战乱中,戚三郎祈求关帝托梦,几经波折,离奇地找到他失散的妻子,其间充满人间道义与人性光辉。兹将文字浅白化并稍作节录,分享如下。

关帝保命 托梦指引
明末在江阴,戚三郎和王笃夫妇俩虔祭关帝君祠,二十年如一日。战乱城陷时,戚被兵捆绑刀刃加身后推到大马路上,眼见妻被兵掳,呼救无援,路过帝祠,不支倒地,气息奄奄,兵弃他而去。

戚默求关帝救命,夜晚捆带忽然断裂,得以用手转正摇摇欲坠的头。次日,邻家老夫妇发现血肉模糊的戚,带回去喂食,两天后老夫妇未再出现。戚渐能起身,看到室内哭泣的五岁孩子,而屋中竟发现邻家老夫妇的遗体,惊吓之余,悟到是关帝救了父子俩的命。

戚勉强起身,到帝祠谢恩,并找来三名工匠为老夫妇做棺材。戚四处寻找食物后,回到室中不见工匠,却看到五口棺材,很纳闷,到帝宫却发现三名工匠的尸体,吓坏了。这时兵已远去,避难的人们陆续回来,戚找人帮忙将他们埋葬。

戚身体渐好转,又到帝宫谢恩,并求关帝示其妻所在。当晚梦中获指示,速往数里外渡口,有舟等著,若过这月十四就没机会见妻了。天方亮,戚立即带着孩子赶去,果然有个成三郎的舟等著,成的妻室被掳到南方,成正等著失去伴侣者结伴同往,戚并说出关帝托梦之事。

结伴寻妻 阴错阳差
到达升洲,戚在城内大通道贴告示:“江阴戚三郎觅妻王。能为驿骑者,予多金。”成也照样贴告示。某看到戚的告示,表示给钱就照办。戚表白城陷家破哪来钱?并说出关帝托梦之事。某心生怜悯,但说若没钱给武人,他肯还你妻吗?某得知戚会写字,告知某公正找人书写百部《首楞》布施四方。戚将孩子托付成,赶紧随某去见某公,某公见戚字迹工整,又怜悯他,就赏他十金。

某带着戚赶到某标(注:军事编制)郝总旗(注:官名)处,郝已外出,郝妻确定有江阴王氏,戚欣喜给钱,郝妻进去久久才出来,却说这里没有王妇,她也没拿钱,就把他们赶出去。戚哀怨地与某返回渡口,成气愤地说明天要去理论。

次日,戚携子与成同往。成生气地向郝说出原委,并说若不还戚妻,就死给郝看,说着拔刀要自杀,郝赶紧制止,并进去询问妻。戚与成随即听到打骂声,在外跪求不要再打了,还妇来就好。郝气冲冲地出来,说钱拿去赶快走吧。成叩头说,戚急要的是妻而不是钱。郝说,义哉!为友以死力争。戚所持钱必不足以赎妇,但见你人品高尚,不计较了,妇还给你朋友。

郝呼叫王氏出来,戚紧盯觉得不像,瞬间却见成与妇抱头痛哭,原来是成之妻。话说当时成妻被掳到南方,经过官邸,写字于墙上:“我江阴成三郎妻王氏,为某标郝掳。见者幸以语吾家。”日久,“成”字剥落为“戊”,某看见了误为“戚”字,就慌张地报告戚。

卖身相助 追寻线索
郝见成三郎以死为友争妻,不料争到的却是己妻,太不寻常了,天要成全你,你就赶紧回去吧。成说,戚的钱未还,若离开,岂不变成我为自己争妻?郝问,怎么办?成说,我和妻甘愿在这里充当仆役,偿还戚二十金,让他去寻妻。

郝说,义哉!我这里不需人手,但有位张将军正找差役。于是戚跟随郝与成一起去找张,成与张签了合同,并将拿到的二十金给戚。戚说,你基于道义,卖身来成全我夫妻,可是去哪寻妻?说着两人都伤心落泪。张说,你姑且拿去吧,若有线索,我会帮忙找。

戚见张位高显赫,必有办法,于是叩头说,我不过给成十金,成却售身,又加倍给我钱,我怎敢接受。我辈如此落魄,等不及找到妻,这点钱随手就会用完,辜负了两公的义气。不如将钱留在公所,公为我觅妻,找到后,不但了成的心意,成加倍给的钱,也用之无愧了。张点头收下钱,并令戚也得去找线索,不能全靠我。

远在天边 近在眼前
过两天,成三郎清洗马桶后,经过损坏的墙,墙内妇人多操乡音,心想,或许戚妻在此,于是以家乡话问,戚三郎嘱托我找妻子,在此可找到吗?戚妇听到,碍于受人监管,不敢回答。晚上如厕时,在墙缝留纸条,并用家乡话说,纸塞在墙缝里留到明天用。成远远听到,等人们入睡,前往取纸条,上面写着:“戚三郎妻王氏,即今在此,君急语我夫。”成大喜照办,戚带着孩子,恳请郝同往。

戚见张,即跪曰,到处找妻,听说妻就在府中,请怜悯我们。张询问并呼王氏出来,果然是戚妇。戚见妇,惊愕下,竟不知所措。孩子则急奔母亲怀里,仰头大哭,戚妇俯视孩子也痛哭失声,戚至此血泪并落。戚、成跪张前,戚妇也遥跪听命。张说,你妻子姿色少见,被选为妇首,约值五十金,你还不够一半金,怎望得妇?戚拉着郝跟张说,城陷家破,哪来金啊,请将军怜悯!并讲了关帝君保祐托梦之事。

义感动天 柳暗花明
张说,这赎金一减价,如何对待以后来的人?张坚决不许。戚说,成夫妇卖身,才得这金,却又苦不足,天啊!怎么得金呀!戚大哭,妇哭,孩子哭,郝哭,张的仆役哭,环屏内的姬妾也哭,张也跟着落泪。在一片哭嚎声中,张突然跳起来说,停停,我还汝妇,不须赎金。城陷家破没钱,又重伤未死,若非帝祐,不至于此,你必是个善人。我不仅还你夫妇,也还成夫妇。成三郎为你售身却留此,即使不怨你,然而你何以回报他?这二十金就当成你们的旅费吧。

张接着讲,可我有话要说,你也不要违逆我。我老了,没有子嗣,你的儿子秀而慧,惹人怜爱,何不让我收养?我会善待他。戚顿时不知所措,妇忽然趋前对戚耳语,随后大声问戚,孩子还需要喂奶吗?戚于是跪着向前,感谢将军的成全与不嫌弃,表示乐意孩子让将军收养。将军大喜,急忙向前抱孩子,孩子跟将军也很亲昵,不再恋眷父母。将军更加高兴,招呼戚夫妇坐下,以亲家礼相待。

将军抱着孩子入室,逐一拜见所有的亲属,孩子再出来时,已是衣冠焕然一新,神采奕奕。宾客仆役都围过来拜贺,庆祝将军得子。戚、成两对夫妇拜谢将军而去。合计离戚初见将军日,正好是关帝所示的十四日内。人们都认为是戚虔敬关帝所感应之福报。

祖上积德 福荫子孙
戚回到家乡,安置家室后,又遇见某公,在经塔下书写经书三个月后,有了机会去探视孩子,将军多所馈赠。后来将军病逝,留下很多家产,亲族子辈想占为己有,都以戚子有自己的父母,非我族类,而怂恿他回家。戚子因而离去。然而母辈们憎恶族子所为,竟将所有家财都给了戚子。戚子因而拥有丰厚资产,至今仍为江阴巨室。成也依靠戚直至命终。

儿子回家乡后,戚整新帝祠,江阴知名之士都为文纪念此事,戚将之全部镌刻于祠石上。@*#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