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看港人抗争意义

文:罗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21日,在香港港铁将军澳站有一名13岁男童因藏有观星笔及喊口号被警察拘捕。在场逾百名民众情绪激动,设置路障,阻止警车开走,而遭到警察用海绵弹的射击及胡椒喷雾驱散。一位50岁的中年男子腹部被海绵弹射中,当场被急救员抢救。

9月21日在香港将军澳被捕的男童。(连登社区)

自6月香港人(开始大规模)抗争至今,港警共拘捕近1600人,年龄在12至84岁之间,其中207人被起诉,受伤者无以计数。据悉,至今莫名死亡的人数已逾百名。

从短短三个多月香港人所遭遇的,可以看出中共把数十年来对大陆人使用到极致的残暴手段赤裸裸地延伸到了香港。

本文意在通过中共践踏法律和人的尊严的角度,看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镇压香港人的卑劣,从而说明香港人抗争运动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20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在大陆极为封闭的环境下进行的,用“金盾工程”封锁网络,愚弄欺骗老百姓。罪恶发生在高墙内、集中营、背地里、阴暗处。

中共一方面对信仰“真、善、忍”的人们仇恨得无以复加,集古今邪恶之大全,惨无人道地迫害修炼者,另一方用各种手段竭力掩盖其穷凶极恶的面目,至今仍然欺骗大陆民众。

而香港人在民主、法治制度的熏陶下,在良好的教育下,有素质、有追求,深谙自由、人权的价值,并能充分享受信息自由、网络开放的优势,对中共历来的所作所为一目了然。他们不被欺骗,不被吓唬,团结一心,勇往直前。

面对这样的群体,中共惶惶不可终日,同时凶狠镇压,其丑恶行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然而它仍不遗余力地垂死挣扎,蠢蠢欲动地加害港人,这是它的邪恶本性使然。

香港人的觉醒、抗争让全世界有机会清醒地认识中共的嘴脸——残暴、阴险、霸凌、欺骗、虚伪、杀戮、卑劣⋯⋯

中共是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如何对待香港人的呢?

镇压的违法性

在中共的法律中从来没有取缔过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从开始就是合法的。

作证之一:200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文件中指出:到目前为止,共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14种,其中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有7种,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有7种,这14种邪教名单中没有法轮功。

作证之二:2001年3月1日,发表了由柳斌杰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文件,其中第99条和第100条,废除了江泽民1999年“7·20”打压法轮功时发布的“禁止法轮功书籍出版”的命令。

真正把法轮功定罪的不是法律而是前党魁江泽民。

1999年10月25日,中共喉舌央视《新闻联播》播出了江泽民在法国访问时回答法国《费加罗报》记者的讲话。江泽民凌驾法律之上,宣称“法轮功就是×教”。此后,中共控制的所有媒体对法轮功进行文革式地批斗、谩骂、诋毁。

大陆著名律师、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曾指出,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前法轮功已存在了8年,从未有一个公民和单位指控法轮功对自己有什么危害,这无疑说明法轮功毫无危害性。“镇压法轮功完全是江泽民拍脑袋做出来的一个决定。”

“中国法律规定,刑事违法必须存在社会危害性,没有社会危害性就不存在刑事违法性,所以从事实上来讲,江泽民指法轮功是X教这个罪名是不成立的。”

实际上,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完全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

在中共的《宪法》中堂而皇之地写道:

第36条: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第35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江泽民不仅违背中共自己的法律,而且还在1999年6月10日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一个超越一切宪法和法律的非法机构——“610”办公室。它类似于十年浩劫中的“中央文革小组”和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法西斯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

同时,控制公、检、法、司、国安工作的最高机构——政法委,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成为主要指挥系统,实施制度性和系统性的迫害,还负责中央“610”办公室。

中共不仅违背法律,还凌驾法律之上建立非法机构迫害法轮功。

由于中共在自制的所谓法律上大玩花招、恣意妄为,并在内部下令严禁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因而在国内外极具欺骗性,更让外界误以为法轮功在中国违法,使得外媒多年来误用中共大力推销的杀伤力极强的诬蔑之词“X教”,这又给中共在国内加重迫害法轮功营造氛围、制造借口。

无疑,从一开始中共迫害法轮功就邪恶至极!它极具欺骗性、掩盖性、荒谬性,注定迫害是残酷的、丧心病狂的。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大罪,远远超过人类道德的底线,是可忍孰不可忍?

面对这样一个魔鬼政权,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无所畏惧,20年来风雨无阻,向人们讲述真相,揭露中共暴行,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和帮助。中共企图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早已彻底失败。

香港人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流氓、独裁、暴虐的政权。

撕开面罩 公然毁约

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前,中英双方于1984年12月19日发表了举世瞩目的《中英联合声明》,确立了《香港基本法》,明文规定香港保持“一国两制”、50年不变。

如今20几年已过,其间中共不间断地对香港腐蚀、蚕食。《送中条例》曝光其狼子野心,欲加速把香港变成党港。

9月24日,国际特赦组织发表题为“北京在香港的红线”(Beijing’s Red Line in Hong Kong)的报告,指出:中共近几年来对香港民众的言论、集会和结社等方面的自由施加越来越多的限制。

该组织东亚区研究主任罗助华(Joshua Rosenzweig)表示:“多年来,中共当局与香港领导人联手剥夺了香港有关人权保护方面应该享有的特殊地位。”

他还说:“对于今年夏天走上香港街头的数百万人而言,《送中条例》只是中共攻击其人权的冰山一角。”

终于,香港人对中共违背《基本法》的恶性忍无可忍,爆发了百万人大规模的抗争运动,已顽强地坚持了一百多天。

中共驻英国的大使却对外大言不惭地说,《中英联合声明》现在已经过时无效了,不具现实意义和约束力,香港属于中国,外国不得干预内政。

如果说中共迫害法轮功是践踏自己的法律,偷梁换柱、肆无忌惮,那么镇压港人则露出狰狞面目,毁坏国际条约,霸凌欺世无度。

此举遭来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表示,希望支持一个稳定的繁荣的香港,支持香港的“一国两制”。

9月6日,正在中国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表态:“香港人的自由与权利当然应该得到保障。中英1984年联合声明依然有法律效力,它所带来的一些权利应该得到尊重。”

G7峰会8月26日结束时,成员国发表了联合声明,其中指出:“G7重申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的存在与重要性,呼吁避免暴力。”

9月24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讲,强有力地说:“全世界完全希望中国(中共)政府遵守其具有约束力的条约(中英联合声明)……(并)保护香港的自由、法律制度和民主生活方式。”

中共不仅在众目睽睽之下毁约,还竭力打压香港人对自由、民主、法治的追求,极尽造谣诽谤之能事,混淆视听。

香港人背水一战,义无反顾的抗争获得全世界人们的支持和称道。

9月2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下辖的外交委员会分别表决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国会议员夏波(Steve Chabot)在发言中说:“我们看到在香港发生的对基本人权的侵蚀,反映了中国共产党的本质,这就是共产党……它们统治下的人民根本没有自由,这就是共产党想要的,不仅是在(中国)那里,还想让世界其它地方都在它的枷锁之下。我们一定不会让它的野心得逞。”

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

中共在践踏法律的同时,还践踏人的尊严,用暴力、酷刑对待民众。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一场对信仰的迫害,只要你信仰法轮功,就成为被无情打压的对象,哪怕是孩童、耄耋长者。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用这个邪恶的迫害政策,中共对法轮功悍然发动了灭绝性的迫害。

一场浩劫在20年前就拉开了序幕,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是灵与肉的双重迫害。

“610”在各地开设所谓的“转化班”(洗脑班/黑监狱),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即放弃修炼。逼迫他们听看诬蔑法轮功的录音、录像;逼写所谓转化的“四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被刑事犯人24小时监管、任意打骂、羞辱;剥夺与家人的会面权等等。

把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者转化到“假、恶、斗”上去,如此邪恶的转化,无疑是对修炼者最残忍的精神折磨,甚至超过身体的痛苦,因为那是对灵魂的扼杀。

如果拒绝转化,面临的就是上百种酷刑折磨、超强度奴役等,以达到“转化”的目的。

电刑、火刑、水刑、冻刑、铐刑、坐刑、饿刑、抻刑、毒打、性虐待、药物迫害、堕胎、活摘器官,使用动物摧残⋯⋯无所不及。

中共使用抽人的刑具就有皮带、铜丝条、钢筋条、荆条、全竹竿(带刺)、橡胶棍、狼牙棒、电棍、皮管子、镐把、钢丝锁、藤条、棍棒等。

中共使用的部分常见酷刑示意图。(明慧网)

河北省雄县葛各庄村小学三年级的刘倩,因得了白血病无救,走入法轮功修炼。7天后,医院检查说她一切恢复正常。校长却以开除学籍逼她停止修炼。小倩不解、拒绝而被开除。5天后,抑郁而死。

2005年8月,黑龙江省绥化市法轮功学员张宪臣被绑架到青龙山。警察对他实施“大劈腿”,两脚之间用木棍支住,还让其弯腰90度,逼他放弃修炼。顿时张宪臣大汗淋淋。警察放一个水壶接汗,说:“啥时把汗接满,啥时才算完事!”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明慧网)

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大庄家村法轮功学员张致奎,被关在长春市净月潭山上的秘密刑房里,全身遭电击、烟头烧全身,一次次昏迷。警察将其生殖器用电棍电穿,见他仍不屈服,就拿起铁棍,砸其生殖器。顿时他昏死过去……

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高蓉蓉,于2004年5月7日惨遭连续7个小时的电击,完全毁容,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震动。在被法轮功学员从医院中营救出来后,她再度遭绑架。2005年6月6日,她被关进沈阳医大;十天后,被活活饿死,年仅37岁。

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中共警察电击前后的照片。(明慧网)

这只是冰山一角,罄竹难书⋯⋯

只因为这些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只有本性最邪、最恶者才能如此丧心病狂地害人。香港人也不能幸免。

对港人实施酷刑折磨

邪恶的中共早已把魔掌伸向了香港,如今,它把对付大陆无辜的民众、对付法轮功学员的暴虐手段娴熟地运用到香港人身上:造谣诬陷、妖言惑众、栽赃陷害、嫁祸于人、制造恐怖、杀人害命,凡此种种。

起初,香港人只抗议香港政府出笼的“送中条例”,而港府对诉求不仅置之不理,还把抗议冠以“暴乱”;港人愤怒,要林郑下台,遭来的是白朗逾百名白衣人的棍棒相加,港警姗姗来迟,不作为、不制止,被质疑与黑帮勾结;港人提出五大诉求,其中要求港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港警恶行,被拒。

路透社曝光林郑的内部讲话录音,她流露出身不由己,没有机会辞职的处境。港人已看清,林郑只是个传声筒,港府只是个傀儡,港警已被中共牢牢操控。

据悉,大陆警察、军人已大量潜入香港,混入港警队,他们说普通话、广东话。

更有消息报导,中共在内地招兵买马,入港“平乱”,充当“暴徒”,甚至让港警“殉职”嫁祸于人等等。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中共。难怪聪明的香港人已打出“天灭中共”、“驱逐共党、光复香港”的标语。

被中共掌控的港警做出的伤天害理的事,比比皆是,让港人义愤填膺。

8月31日,警察在港铁太子站发动恐怖袭击,大打出手,车厢内一片狼藉,甚至一名儿童被打致头破血流。香港人持续不断地向警察索要真相,民间收集的众多线索表明当晚有多人被暴打致死。

2019年9月7日,港铁太子站外,港人持续沉痛悼念死去的冤魂,“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口号声不绝于耳。(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9月8日,市民手举各式标语由中环遮打花园出发游行至美领馆。晚上,防暴警察在铜锣湾抓人。(宋碧龙/大纪元)
大量被抓捕的示威者被关押在香港“新屋岭”拘留中心。传说,那里已有人被打死。(谷歌地图)

近日,国际特赦组织发表报告,谴责香港警方滥暴,并强烈要求对警察行为做出公正及独立调查。该组织对38名受访者进行调查,采取面对面访问的方式,并有律师、医护人员或社工做佐证。

其中21人在抗议中被捕,他们曝光了警方在拘捕及审讯过程中滥暴行为。超过85%(18人)因被殴打致伤而送医,住院时间从一日至一周多不等。

被捕人士遭到暴力导致手臂多重骨折、脸上骨折、头部的伤口需缝针;甚至有人被捕时神智不清,有人眼睛被警棍击中后,再被胡椒喷雾喷眼。

一名被捕者说自己胳膊受了伤,要求去医院。警察过来,狠狠地抓住他的痛处,问:“是这里吗?”

一名被捕者说,他看到警察强迫一名男孩用镭射笔照自己的眼睛,长达20秒钟。

8月份在深水埗被捕的一名男性抗争说,抓捕他的警察要他打开自己的手机,想查看里面的内容,遭其拒绝。警察恼怒,威胁说,要用电棍电他的生殖器。他害怕什么事都会发生,不得已打开手机。

一名女性抗议者被女警强迫裸体蒐身,遭受侮辱。
⋯⋯

曾经是香港人的骄傲、被评为亚洲最佳警队的香港警察,如今已名副其实地沦为中共魔掌下的打人工具。

据《华盛顿邮报》消息,2018年12月,香港警察前去中国西北的新疆,研究新疆反恐模式。

香港保安局副局长区志光曾带领警队反恐部门,参观新疆五天,研究反恐措施等;保安局长李家超于2019年1月带队前往北京和云南省西南部进行类似活动。

面对这一切,香港人持续抗争,站在民主、自由与极权统治对垒的最前沿。

“这是争取民主的抗争、争取人权的抗争,而最重要的是,这是争取普世价值和自由的抗争。”9月17日,香港歌手何韵诗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如是说。#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