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贺卫方微信号被封 传播“恶性谣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天网上有消息说,9月26日,大陆知名法学专家、北大法律系教授贺卫方的微信账号被永久封号了。网上流传的截图显示,被封原因是“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封禁类型属于“限制登录,不可解封”。

尽管近年来,被封号的微信用户越来越多,但对于封号究竟是怎么回事,仍有许多网友不明白。

据我所知,微信账号被封有两种情况,一是暂时被封,比如三天,到期后就会解封,账号还能继续使用。另一种是永久性封号,就是这个账号被彻底废掉了,不能继续正常使用了。比如贺卫方先生这次的微信账号被封就属于永久性封号。微信账号被封的常见原因是“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尽管按规定,微信账号被封后可以提出申诉,但实际上你提出申诉也不会有人理睬你。

大陆独立记者江雪曾在“微信个人账号被封记”里叙述过她被封号的具体经过。

她说:2018年“2月27日清早起来,我习惯性地打开手机,想浏览一下微信,却发现自动退出了。

“没想那么多,我输入密码重新登陆时,页面上却跳出一句:‘该微信账号因涉嫌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被永久限制登陆,由于你的账号存有财产,可轻触‘确定’进行财产提取或转移。’

“因为账号里还有几百元‘财产’,所以我还能够根据提示登陆上去。我发现,还有人在留言给我,我却无法像以往那样回复。我发不出去自己的话。那感觉,如同自己被关进了一个盒子,能看见外面,外面的人却看不见你。我就这样体验到了一种短暂的虚无感。”

微信账号可不可以封?我认为,如果确实传播了“恶性谣言”,封号没问题。但关键是什么是恶性谣言,它的标准是什么?中共网管封杀个人微信账号的恶劣之处就在于,说你“传播恶性谣言”,却不告诉你传播了什么“恶性谣言”, 即便你去询问,也不会有答案,只能自己去琢磨推测。而且,也不会告诉你什么是恶性谣言。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从被封账号在被封之前的言论里找到可信的答案。

据如雪披露,“从25日爆出“修仙”(即中国修宪)的信息后,我转发的消息,全都和这个消息有关。但毕竟我只是转发啊。26日这天,我也只不过是转发了李大同、赵小凌、王瑛三位老师的反对声明而已。是的,我甚至没有勇气,直接表达自己的反对。可我,就这样被封号了。”

今年8月5日,北京家庭教会信徒徐永海的微信账号也被封了,原因同样是“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具体是什么内容呢?他回忆说:“那一段时间,在朋友圈里、群里,多次重复一个消息;说在瑞士银行里,有不少中国人的存款;其中前1百名中国人的存款,有上万亿。

“连续看到了几次后,我想这可能是真的。我们中国早就不穷了呀,那么多工人(尤其是农民工)在创造财富,我们国家不应当穷呀。虽然很多中国人(尤其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依旧很穷,但是我们中国是有不少富翁的。这些富翁,这些很富的人,是很有钱的,一个人有个几十亿、几百亿,加在一起有个上万亿,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呀。于是,我就将一个‘写有这方面文字’的图片,转到了一个中学同学群——只有9个人的小群。

“刚转完,在微信上就来信息了,说是‘禁封类型:限制登陆,不可解封。被封原因: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

类似的例子我就不再举了。从这些例子里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所谓“恶性谣言”不外乎批评中共和现存体制以及揭露被官方竭力掩盖的社会真相的言论和信息。显而易见,把这类言论和信息说成是“恶性谣言”,纯粹就是欲加之罪。不仅是对言论自由的非法践踏,也充分暴露了中共的虚弱。要说真正的恶性谣言,当局封号时所栽赃的“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那才是真正的恶性谣言呢!

贺卫方是大陆著名的自由主义公知,其言论一向以敢于批评时政著称,为此他的博客和微博之前就曾被当局多次封杀过。由此不难想像,导致他这回被永久性封号的“恶性谣言”究竟是什么。

一位网友说的好:“自由派知识分子在中国已没有了空间。贺卫方等这些年已经几乎不发声了,当局还是不放过他。沉默都不行,必须歌颂,必须吹捧,必须做狗才让你活。中国已到了毛死后最黑暗的年代”!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