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中共法西斯暴政滥用国家公权力报复残害本国公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02日讯】编者按:我们这个栏目只是给网友提供一个发声的平台,无法核实事件的具体情况。

新唐人网站近日收到网友投稿,全文刊登如下:

控诉中共法西斯暴政滥用国家公权力报复残害本国公民

我是上海公民倪天英,因我十几年来在网络发表普世价值和反中共暴政的言论,向境内外控告中共公检法对我长期政治迫害,遭到中共公安滥用国家公权力的残酷报复迫害。

2019年9月21号19时左右,我在上海万象城进电梯时,对方当事人向电梯门方向横向移动阻挡了我进电梯的线路,为防止他们碰撞我,我用左手挡了一下不慎碰到他们小孩,对方青年男女立刻冲进电梯对我围殴。

1:他们先动手殴打我。2:对我头部、肩部、背部、胸部、腰腹部、手臂、屁股等全身部位拳打脚踢。3:把我从电梯里打到电梯外。4:对方男子四、五次把我打倒在地。5:男子用身体压在我身上骑在我背上,用手按住我头颈部使我趴在地上不能动弹。6:我的眼镜镜片被打爆掉,镜架变形不能折合。7:对方女的抢走我的眼镜不还,还否认拿过我眼镜。8:我是60岁弱势老年人,他们是30岁左右的身材高大魁梧威猛的年轻人,我正当防卫也无力抵挡他们的殴打。

闵行分局虹桥派出所警察把我和施暴男子带到派出所,当在电脑里查出我是重点维稳对象时,所长亲自带头对受害者身份的我进行一系列疯狂的报复残害:

一:我不断向警察要求拘留施暴者,但警察不但无视施暴者殴打他人、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的事实,反而否认我的正当防卫行为,诬馅我的正当防卫属于打架。警察说正当防卫必须不能还手,只能躲避,还手就不属于正当防卫。我辩说江苏昆山于海明反杀案于海明不仅还手,还拿刀杀死了攻击他的人,公安不是认定于海明属于正当防卫吗?我60岁老人如不还手对他呵阻,就会被对方打伤打死。

二:警察无故对我施暴。我告诉警察不要因为我过去控告过闵行公安,现在就包庇施暴者对我报复迫害,当我提出要记下警察的警号时,在所长授意下,四、五个警察立刻把我带到一个阴暗的角落,脱光我的衣服,拿走我口袋里所有物品和皮带,给我上老虎凳。他们把我双手反拧到背后,把我右手大拇指用力反向扳压弯曲,使我大拇指手掌区域全部淤血红紫肿胀。

三:在派出所里警察几次威胁要拘留我。

四:侮辱我的人格和尊严,几次骂我是狗。警察几次叫我姓名时不叫我倪天英,而是叫我倪天狗、美国狗,朝我脸上吐吐沫。

五:所长亲自参与和指导做我的笔录。做笔录的民警说:我们就要迫害你,随便你告到哪里都没有用,过去你告有用吗?你告到公安、法院、检察院都没有人相信你。

六:我多次提出要求看万象城监控录像,要求按照监控录像来处理。但遭到警察拒绝,说我无权看监控录像。

七:我要求传唤参与殴打我抢走我财产(眼镜)的女子到派出所接受调查,遭警方拒绝。

八:对我验伤时,警方勾结武警医院,对于我几次要求对我身体左侧部位和右手进行验伤和拍片,警察始终拒绝,只拍了我头部一张片子。

九:故意对我体罚虐待。我是被打的受害者,60岁老年人,但警察十几个小时把我关在小黑屋,把我双手双脚拷在椅子上剥夺我睡觉权利,并且开很低的冷气使被扒光上衣的我受冻。而殴打我的施暴者不但没有拷他的双手双脚,还让他晚上躺在长凳上睡觉,我要求和施暴者一样的待遇松开我的双手双脚,辅警说这是上面对你特殊的安排布置。

十:在警察要我交出手机时我关闭了手机电源,但后来警察要我说出手机密码,我拒绝说密码,其实我未设手机密码,只是设置了微信密码,后来警察打开我手机发现我未设密码就检查我手机里的信息和隐私,我抗议警方侵犯我的隐私权,警察说公安有权检查公民手机里的信息和隐私。后来警察不断要求我说出微信密码,我拒绝提供。

十一:做笔录时警察故意䵵改和遗漏我的陈述,只要是我的关键陈述,警察都故意不打入到笔录中,说电脑坏了字打不进,我口头对笔录作出三遍修改,但重新打印的笔录还是未作修改,最后我只能在笔录上插入几十处手写字。

十二:第二天警方对本案处理时,我向新的处警展示和申诉被警察扳扭而红紫肿胀的右手以及未对我两处部位验伤和拍片,并要求拘留施暴者,处警说如果拘留的话双方当事人要一起拘留,否则就调解解决。由于我遭受公安十几年的报复迫害,深知我是政府的维稳对象不可能得到公正处理,我担心公安滥用权力来决定拘留谁,而不顾谁是谁非,担心被拘留后会被公安体罚虐待迫害,更担心心脏搭过两个桥的87岁老母亲受到刺激,因此只能屈辱而无奈接受调解处理,只让施暴者出了一千元的眼镜损坏费和拍片验伤费,警方还要我写保证书才能获得通过。

我十几年遭受公安的报复迫害证明中共无法无天,毫无法治,毫无人权,中共公安的权力是全世界最大的,香港民众因为害怕被送到中国大陆遭受公检法迫害所以才有多次数百万人反送中大游行和五大诉求,因此中共人权白皮书全部是谎言。在公共场合对我大打出手,警方却不拘留违法者,而对我受害者进行十几个小时的报复虐待迫害。

我要求中共当局以滥用职权、报复陷害、体罚虐待、侮辱恐吓、故意伤害、侵犯公民隐私、违犯老年人权益保护法等罪名严惩闵行公安分局局长、虹桥派出所所长和所有参与对我体罚虐待侮辱恐吓残害施暴的警察,并对我作出经济补偿。

由于我过去十几年在中国控告无门,例如2011年三名凶手踢断我三根肋骨致我轻伤,闵行公安十次拒绝我验伤的要求,并包庇三名凶手用犯罪手段处理该案,我向中共各级政府和各级公、检、法、司、监、纪委、信访局、人大及各位中共国家领导人控告了8年,但所有机构都不予理会。

中共网特还联手向推特诬陷我导致我的实名账号被推特封杀。中共国保还侵入我的126、163邮箱窥探隐私并塞入大量垃圾信息,并封杀我几十个QQ号微信号,整个国家政权在对我进行恐怖主义迫害,我一个弱势老人无法与整个暴政机器相抗争,因此我请求新唐人把我的遭遇和诉求进行报道来告知中共政府,要求中共政府调查本案解决我的诉求,并把我的遭遇转告美国国会和各大人权团体,让各界督促中共处理本案。

再次希望新唐人为我伸张正义。(中共过去对我的迫害详见去年6月1日“中国爆料革命全球协调中心”和“中国冤假错案曝光台”第十期对我的采访《上海倪天英遭中共公检法长期联手打压迫害》和美国的博讯网、禁闻网、万维网、维权网、新唐人电视台等媒体的报道)

控诉人:倪天英 2019.9.25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