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紧急法开启极权时代 香港国际金融地位动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06日讯】香港特区政府宣布在香港实施《禁蒙面法》后,外界普遍担忧香港或将从此堕入极权统治的沼泽之中。周日香港民众发起“反极权反紧急法大游行”,数万民众参与了游行示威活动。政治经济学专家纷纷表示,法治和言论自由是奠定香港作为国际金融重镇的基石,《禁蒙面法》撼动了这两块基石,必将严重打击投资者对香港未来的信心。

香港政府宣布启动《紧急法》赋予的权力,决定从10月5日凌晨起开始在香港实施《禁蒙面法》。港人和全球金融市场都担忧港府此举或将成为香港极权时代来临的标志。当天港股急跌,最差曾跌近500点,击穿最近一周的最低位。

《禁蒙面法》开始实施的第二日,香港民众发起了10月6日的“反极权反紧急法大游行”,并提出港岛九龙“双响炮”的路线,口号为“九龙革命,港岛起义”,呼吁“维港两岸一齐行”。大约有数万民众参与了这次的大游行,再现了满城皆是蒙面人的壮观场面。

英国《卫报》5日报导称,自1997年以来,虽然“一国两制”允诺香港在50年内可以继续保有公民自由,但近年来人民明显感受到基本权利日渐被侵蚀,而港府启动《紧急法》将加速这个过程。

这篇报导就香港当前的局势采访了多位政治经济学者。其中香港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的政治学退休教授郑宇硕(Joseph Cheng)表示,《紧急法》为港府绕过审验与制衡而无限制扩张权力大开绿灯,在很大程度上标志着专制极权的开始。这意味着当局对民众抗争行动的镇压再也没有妥协的空间。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Ho-fung Hung)也指出,港府通过启动“紧急法”,已开了以政令作为立法的先例,可以想见,未来香港将会出现有更多行政权与立法权结合的例子。

他说:法治和言论自由是奠定香港作为国际金融重镇的基石,然而港府现在的作为,已严重削弱投资者对于香港法治和言论自由的信心,甚至已经到了濒临危险的边缘。

法国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Po)国际研究中心的荣誉教授白夏(Jean-Philippe Béja)则指出,港府为了让人民感受恐惧,正试图营造战争的肃杀氛围,而不少港人将《禁蒙面法》的通过视为港府对香港民意的“挑衅”。白夏认为,港府此举无异于火上浇油,只会致使香港民众抗争的怒火焚烧得更猛烈,扩散的范围更广。

一位匿名的示威者接受《卫报》的采访时表示,启动“紧急法”后,可以预料宵禁、中共军队派驻香港,以及通讯监控等更加苛刻的钳制措施都可能陆续出台。为此香港的勇武派将会为“焦土战略”做好任何准备,包括不惜背水一战、玉石俱焚。

事实上,就在港府宣布开始实施《禁蒙面法》后,香港网路社交平台上有网民迅速于10月5日发文指出,《禁蒙面法》既没有经过立法会的立法审查,也没有经过征询民意、讨论、投票表决的程序就“瞬间出台并立即实行”,关键就在于港共祭出了殖民时代的《紧急法》。而这个,《紧急法》赋予港府无上权力,可以不受制约、为所欲为。

这意味着以后港府以《紧急法》为依托,随时还能够出台各种各样荒谬的法例并宣布立即实行;甚至港府还可以随意抓捕任何人,并无限期羁押;征用、没收任何机构和个人的财产;禁止任何人出入境;任意编造罪名,大肆捕杀民众等等。

文章称,“一个可以为所欲为而没有制约的政府,其危险性和不可预知性无限大。民众把自己交给这样的政府,等于任人鱼肉。”

文章指出,启动了《紧急法》的港共政府,已经是一个极权专制的政府,与中国大陆的“共匪政府”无异。“当政府走向极权,人民为了自保,只能起义,宣布政府非法!”

该文呼吁香港民众:宣布港共政府非法,不接受其政令,拒绝向其纳税,乃至采取行动进行广场制宪、成立民间自治组织、成立民兵组织等。文章称,“这些都是天赋民权、顺理成章。”

台湾《信传媒》则引述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兼副秘书长张宇韶分析称,实施《禁蒙面法》或甚至可能颁布宵禁等作为,恰恰凸显出港府的治理无能,并让港府自身陷入了“骑虎难下、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状态”。

张宇韶说,在和香港的朋友沟通过后,他们都强调,不会因《禁蒙面法》退让,甚至会加剧民众的不满;尤其日前,香港学生遭港警以真枪实弹击中后,对港人没有威吓效果,反而让他们更加愤怒,可见政府强硬的作为也难以解决社会冲突。

张宇韶表示,中共政府低估了香港民众的反抗能量,以为透过拉长阵线、分化、收买、软硬兼施等手段能够迫使港人屈服,但事实并非如此。到如今香港社会冲突已经到达“临界值”,港府已经“黔驴技穷”,而中共中央则陷入了既无法退让,也不敢轻易下令香港戒严的两难之中。最终北京当局会以什么方式来收尾,难以预测。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