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广明:公然“砌生猪肉” 必须解散无耻警队

——解散警队 刻不容缓

大约一个多月前,有人和我讲,解散警队,我有一种好特别的感觉,因为我是退休纪律部队的主任级人员,算是中层管理的一员,看到当时警察部的一切,一定是坏了,但也未至于要解散。那刻,我还认为,只要由处长开始,接受社会上对他们的指控,更由特区政府认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将部分警察作出处理,无论是刑事检控或者内部处分,也未至于要解散。但荃湾枪击事件,看到公然将一枝由中枪的学生手中的胶通换成一样削尖了的铁通,此刻我认为警队必然要解散重组。

当日,10月1日在荃湾枪击事件,全程都有多方面的镜头影到,无论是警察被打倒在地上,被班示威者追打,再看到这位时蒙著面的士沙近距离开枪,更在学生中枪后的处理,直到救护车到场,整个过程都给电视机旁的观众看得非常之清楚,我从网上看了,再看到某大电视台的新闻片段,再组合其他高级官员的发表,这件事比7月21日更令警察部蒙羞,更不客气的说法是卑鄙无耻。

当晚,警务处长卢伟聪出来见记者,在未能有确定的过程之前,已经说了开枪是合法和合理,这个说法是有违警察通例的做法,因为,所有开枪而引致有人受伤或者死亡,简单而言是有人中枪,是必须要停止工作,并在二十四小时内交一份初步报告,更会安排见心理医生之类,在这二十四时之内,仍然是等著初步调查才会发表,但卢处长就有不足十小时之内就公布了,更将中枪位置含糊,这个是要由医院方面交到警方的报告最清楚。

再到了翌日四点钟的记者会,再由“未来一哥”邓炳强再讲述一次经过,清楚的告诉大家整个事情的经过,更很肯定的说是伤者手持铁枝插向持枪警察,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他便向示威者开了一枪,从片段看到,这个警察应该是开了两枪,其中一枪是射向天,而警察未及时等伤者反应就向伤者开第二枪。最重要就是,当伤者倒下的时候,可能他们都不懂急救,看到他们应该知道事情大了。

在处理伤者过程中,也是令我无法接受的一幕,就是见到一名便衣警察拿着铁通行近伤者身边,而另一名警察就收拾伤者物品,此时,并将便衣警察拿的铁通一拼拿着,相信意思就当作是证物,也让邓处长所讲的铁通,这种做法,就是我们以前称之为“砌生猪肉”,由于案件已经提上了法庭,因此,我只能描述到这个程度,相信未来上到法庭,也应该不能说得清。

我没有资格去评论做差人如何如何,但我永远都忠告当差的人士,一定不能“砌生猪肉”,但好不幸,警队升级是读“功绩”,所谓“Merit”,越拉得多,机会就越大,因此,“砌生猪肉”已经成风,最近也有几名警员被控类似罪名入狱。我不是讲仁义道德,若果被砌者是心甘命抵,愿意接受被砌的话,无话可说。对于很多无辜的人来讲,是一种重大的伤害。

在另一方面,警察部用无后顾之忧给予警察一些违反通例的做法,就是没法辩认警察的身份,从最初指是另一名警员,到上到法庭才清楚知道,谁是真正开枪的警察,这个也是一个无法接受的情况。无论是警察通例,法庭指引,清楚要警察出示或者显示编号,阶级,就算是便衣都要出示委任证。

解散警队,刻不容缓。相信从这件事上看到,一点也不为过,竟然从处长到开枪的现场的警察合力做了一场这样无耻的行径,这样腐败的做法,真的无法令社会接受。至于如何解散,如何重组,这个不是一个大问题,因为就如当年警廉事件一样,用最快时间换血,相信这样才可以有真正的香港。

六大诉求,缺一不可!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香港人加油!

——转自《作者脸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