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中共恐吓香港人的三种方式

在这个周末的时候呢,香港中文大学一个姓吴的学生,在与校长在对话当中,公开站出来作证,作为证人作证。自己在8月31日太子站被抓,被抓之后呢关到了新屋岭,遭到了性暴力、性伤害,而且指控其他更多的人遭受了,甚至遭受了那种不分性别的性虐待,男女都有。

我们看到已暴露的视频当中,有关警察施以暴力的视频当中,同样是奔下三路去, 男女通杀。所以这是一个在中国的历史当中,你可以看到,在任何一个朝代完结的时候,鬼上身之后人们会自然的反应。拥有公权力的人,利用自己的权力,自然的反应,这是一种生命的表现。

所以在一个星期,大概两个星期之后,路透社说驻港部队兵力增加到1万5。从那之后,香港警察出现了很特别的变化。你会在街头看到很多类似这样,一组一组的蒙面的没有任何分号的,没有任何委任状的警察。在此之前不是,在此之前有任何一队警察出来,都有明确的指挥,现场的警司指挥,那现场警司指挥通常不蒙面,执行任务的警察蒙面。而现场的警察当时大多都穿,一线警察穿蓝衣服。

现在不是,全都没了,全是绿军装,深蓝色的警服不见。而现场指挥的警察,你比如说有3个比较有名的高级警司是英国人,那3个英国人在8月31日之后没人了,不见,永远不见了,在现场表面哪儿都看不着。

而你看到的就是这么一群一群的土匪,讲著普通话,极其暴力的手法,施加于香港的抗议者,那我们刚才看到的就是这段故事。啥意思,这是今天中共跟林郑月娥拿出来的政策。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恐吓,要把香港人吓尿了,吓出屎。那恐吓的手段是什么,强奸,性污辱与强奸和性虐待、轮奸,是最好的恐吓方式。

另外一个恐吓方式,以这样的概念出现香港街头,告诉香港人今天在香港的警察都是大陆的。那香港警务处的高级官员,就是奴仆,打死他,他也得替我们遮掩,因为他不替我们遮掩,上头能让他脑袋落地。

从9月4日开始一直延续到10月分,在香港的海上出现了太多的浮尸,没人知道他们是谁,死人。另外就是从高楼上掉下来的摔死的,星期五有一个人摔碎了,就是你很难想像人从楼上掉下来摔碎了,胳臂、手离体了,没人知道他们是谁。

那最新的知道一个,大概在9月16日死了一个女孩子,是裸尸,15岁。实际她是个游泳健将,她是学跳水的,结果在海上弄出来的。香港就是个岛喽,如果说人说那警察如果抛尸的话人会看到。在海里头你上哪儿看到,第一个;第二个 警察拥有公权力啊,那香港警察的他有水上警务队,第二个;第三个,解放军驻香港兵营大概十几个,很多靠海边的。

那为什么不让这些人消失,非要让尸体出来?吓死香港人。他让尸体出去,香港警察不会破案的,那被吓的全是香港人,所以杀人的是习近平,这是第二个。所以他有三种恐吓喽,强奸、街头的狂躁暴力,和死尸的即时出现,这是采取了三个方式。而蒙面法就会给抗议人带来更大的难处,会给警察带来更大的暴力的这种权利,会营造更大的社会层面的恐吓。

——摘选《石涛评论》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