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广明:和勇武派的爸爸妈妈聊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有时,和一些勇武孩子的爸爸和妈妈倾计,你会知道,作为父母并不是那么简单,当然,我认识的大部分都是偏黄的朋友,也有浅蓝的朋友,做父母绝对是两难。但我相信,这种是良知的教育,也是对社会的不公在两代人之间得到共识。大家可能无想像到,今天走上街头的银发另一个意义真的是保护自己儿女,也真的感受到他们的想法,这场运动才走到没完没了。

2014年,我曾经提及过,黄爸和蓝爸的点滴,再回看,到了今天又出了变化。一个多月前,一位认识我多年的女街坊,她是一位嫁来香港的女士,儿子十四岁,当一讲起儿子,她的眼泪很快就掉下来,当然,我这个非专业的辅导员,希望她能简单告诉我原因,其实,好多时做父母对孩子所担心的事情确实不少,例如读书成绩,行为,和交朋结友,后来原来这位女士的儿子,参加了这次反送中运动,可能刚好是暑假,她好像真的没有办法。

后来,我给了她我的电邮,希望她能用文字告诉我,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讲两句就流眼泪,后来,她就将她的想法告诉了我,主要就是她是从大陆来,想法就是,香港人怎能斗得过共产党,简直是送死。但当我问及,她对这次运动的看法,她似乎好像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场运动,更加告诉我,她的老公是支持儿子出去。两公婆好多时都为这个而有意见。我听完之后,我只能给她意见,就是两公婆都跟着出去看看,后来,她有点明白,原来孩子长大了,看到他在游行时,好开心,她觉得反而有点放心,但当然怕他被捕和被打。

以上可能是一个小故事,算是微不足道,我再想想,好多我认识的旧伙计的孩子都参与2014年雨伞运动和这次反送中运动,但他们的态度就有所改变,可能真的是劝不来,也阻止不到。事实上,有在职的警察孩子都有在前线出现,这个是根据法庭的纪录所得知,当然不会太多。

我讲这些是想回应中国大陆媒体和某些亲共人士指香港的父母应该有责任去劝孩子不要出来,这个是国情,因为我所知道,在大陆会用连坐的方式处理,记得当年大贼的家人遭遇,更有朋友在广州撑广东话的事情,看到当地公安如何处理,也想到今天那些人走出来指责父母的责任。当我听到这些人的指责,我就想到完全是时空和地域的关系,就如某女教授常常指中学生不应谈恋爱一样,我怀疑她真的没有青少年的青春期。

谁人无父母,做父母当然希望每个儿女都能够成龙,成凤,最少都出个律师或者警司,这个想法真的不少,但好多时,物先腐其后虫生,作为人家父母,你真的有尽了做父母的责任,你真的用良知来教育下一代吗?

(文章授权转载自Eddy Ng脸书专页)

——转自作者脸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