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植物人听到自己要被“安乐死”时 他哭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三个多月前,42岁的法国男子文森特·兰伯特Vincent Lambert)因长期处于半植物人状态,被医生以拔掉喂食管的方式强制实施了“安乐死”。兰伯特的母亲讲,当他儿子听到自己将被“安乐死”的消息后落泪了。

兰伯特曾是一名护士,虽然2008年的一场车祸让他与死神擦肩而过,但之后则一直处于半植物人状态。他四肢瘫痪,意识微弱,医生说其脑部创伤是不可逆的。虽然他可以在没有呼吸机的情况下自主呼吸,但仍需要通过惯食和水来维持生命。

今年5月,瘫痪在床的兰伯特被告知,他有可能会“被动安乐死”(Passive Euthanasia),所采用的方法是通过饥饿任其所谓“自然死亡”。2019年7月11日,在医生取出喂食管9天后,被“深度镇静”的兰伯特离开了人世。

在兰伯特的“生存权”问题上,11年来其家人始终意见不一。他的妻子及6个兄弟姐妹主张让其“安乐死”,而笃信天主教的父母和另外两个兄弟姐妹一直努力让他活下去。他的父母表示,虽然兰伯特的知觉处于最低状态,但他依然活着。

兰伯特的母亲薇薇安(Viviane)说:“他晚上睡觉,白天醒来,我说话时他看着我。他只是需要通过一种特殊的装置喂食,他的医生想停掉这个,这样他就会死去。”

法律之争始于2013年。兰伯特父母向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提起上诉后,巴黎一家上诉法院作出了恢复对兰伯特提供生命支持的裁定。当时,薇薇安告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她的儿子听到即将被“安乐死”的消息后哭了起来,“我们对此感到非常不安,这就是我们向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求助的原因。因为《残疾人权利公约》禁止剥夺一个人的饮食。”

但今年6月28日,法国最高上诉法院作出最终裁定,允许医生重新开始5月份实施的停止给兰伯特喂食和补水的程序。最高上诉法院没有考虑支持或反对让兰伯特活下去的理由,而只考虑了下级法院是否有权对此案作出裁决。该法院裁定,巴黎那家上诉法院无权做出最终裁决。

7月15日,兰伯特的父母和他的两个兄弟姐妹宣布,他们不会再采取任何法律行动。他们表示:“如今死亡已不可避免。死亡既被强加于他,也被强加于我们。虽然我们不接受,但只能在悲伤与不解中放弃。”

尽管安乐死在法国是非法的,但2016年通过的法律已允许医生让病人进入“持续深度麻醉”状态,直至其死亡。

兰伯特的被“安乐死”和死前的泪水让众多网友震惊,他们纷纷在新闻网页和社群媒体上留言:

“这个可怜的人知道他将慢慢死去。文森特,愿你安息!”

“想像一下,花了9天时间才死去!多么残酷和不人道!如果让我们死去更节约钱财,政府就拒绝让人活下去!……”

“如今他们认为,仅因为一个人没有生产力、没有意义就终结他的生命也是可以的。我们杀胎儿,现在杀残障人……下一个是老人吗?如果我们不了解历史,就必定会重蹈覆辙。”

生命到底应不应该被实施“安乐死”?特约评论员启明表示,“人的生命是天赋的,生老病死都是天定的,人为地剥夺一个人的生命,即便理由是减少病患的痛苦,其本质就是杀生。”

启明还说:“法律是把双刃剑,既可以主持正义,也可以强奸民意。就看掌握在谁手里,以及法律的制定者的出发点是什么?”

“为什么人们敢随意实施堕胎?实施安乐死?是因为这些人考虑的只是‘活着的人’或‘健康的人’的利益,而非生命本身的价值和尊严,更忘记了神意。”

──转自《美丽日报》

责任编辑:文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