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盆清水里变出莲花的神僧

天下第一神僧”——佛图澄 文/孙书香

他能使人起死回生、役鬼神、唤风雨、眼视千里之外,闻塔铃之声可断凶吉,没有一次不灵验的。

他就是位列《高僧传‧神异》之首的“天下第一神僧”——佛图澄

显神通法力 被奉为“国师”

佛图澄(232~348),本姓帛(也有史料记载本姓湿),西域龟兹人,出身王族。9岁出家,精进修习,诵经数百万言,先后两次到罽宾(今喀什米尔地区)求法问道。他深明佛理,学识渊博,善诵神咒,能役使鬼神,彻见千里之外,又能预知吉凶,兼善医术,能治痼疾,为时人所崇拜。

晋怀帝永嘉四年(公元310年),志弘佛法的佛图澄到洛阳时,已近80高龄。他本想在洛阳建寺,恰逢永嘉之乱,帝京动荡,于是他隐居草野四年,静观世变。

后来西晋灭亡,北方政权落到石勒手里,是为后赵。佛图澄被引见给石勒。

佛图澄知道石勒不信佛法,就动用了道术。他用饭钵盛满水,然后念动咒语,一会儿工夫,钵中便长出一朵洁净的青莲,闪耀着五色的光芒。佛图澄还当场治愈了许多人的顽疾。震惊的石勒从此信服了佛图澄。

生性多疑的石勒想要试探佛图澄。一天晚上,石勒身披铠甲、手持尖刀,全副武装坐在大帐中。然后让人去问佛图澄。使者到后,还未开口说话,佛图澄便先问道:“平安居处,无敌无寇,为什么要中夜持械?”

佛图澄连显神异,使石勒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称之为“大和尚” ,奉若神明。他把儿子都送到佛寺中教养,军政大事,必定先要请佛图澄预卜吉凶,以决行动。

而佛图澄只要有机会,便劝导石勒多施德化、少行杀戳、不为暴虐、改革弊陋。当时将被杀戮之人,很多经佛图澄的劝解而豁免。

石勒死后,石虎自立,他比石勒更尊敬佛图澄。每当朝会,石虎让常侍以下官吏为佛图澄抬轿,并由太子诸公扶之上殿。其时,只听主者喝一声“大和尚”,满殿鸦雀无声,众臣都肃然起立,恭迎佛图澄。石虎又派司空李农代自己早晚向佛图澄问候,而太子三公则五日去拜见一次。

虽佛图澄在石赵被奉为“国师”,备受礼遇,但他依旧严守戒律,过着“酒不逾齿,过中不食,非戒不履,无欲无求”的僧侣生活,以此作为身教,为僧团立下良好的传统。

佛图澄不重形式,劝勉朝臣励行慈济。当时石虎的尚书张离、张良家里非常有钱,造大塔奉佛,佛图澄却说:“为人如果贪婪吝啬,应该受现世现报,还能有什么福分!?”他也告诫石虎:“恣意虐杀,残害无辜,即使花很多钱去做佛事,也不是解脱灾祸之道。”

下面是佛图澄大显神异的几个故事。

以水洗肠

佛图澄左乳房旁边有一小洞,直通腹内,他用棉絮把小洞塞住。晚上读经时,就把棉絮拔掉,洞中发出的光亮,遍照一室通明。逢斋戒之日,佛图澄就来到河边,把肠子从洞口掏出来,用水洗净,然后再装入腹中。

闻铃断事

前赵初十一年(公元328年),刘曜进攻洛阳,朝廷内外无不劝谏石勒,勿亲率出兵。石勒心意不定,求问佛图澄。佛图澄说:“刚才法轮上的铃声说:‘秀支替戾岗,仆谷劬秃当。’这是两句羯族语,意思是说,军队出征,刘曜必擒。”

于是石勒留下长子石弘和佛图澄镇守襄国(邢台),他亲自率兵,直指洛阳。两军交战激烈,刘曜军马大败。落荒的刘曜,乘马落入水中,石勒之子石堪趁机活捉了刘曜。

此时,佛图澄用麻油胭脂掺合,涂在掌心,见掌中有许多人,其中一人被绑缚,脖子上束著朱红丝线。于是告诉石弘:“刘曜已擒。”佛图澄相告之时,正是刘曜被擒之时。

龙岗咒水

佛图澄在邢台时,襄国大旱。当时,虽有数处水源,都已干涸,干裂如车辙。石勒问佛图澄如何解除。佛图澄说,水泉源头,一定居住着神龙,现在我去劝告它,就会有水了。

佛图澄带弟子数人来到泉源旁,自己坐于绳床之上。他烧香念咒,如此三日,水开始一滴滴流下,一条长五六寸左右的小龙 ,就随着涓涓细流游出来。然后水流越来越大,隍堑皆满。

喷酒灭火

一次,佛图澄与石虎共坐于中堂谈论经法。佛图澄突然说:不好,幽州城起火了!随即拿起一杯酒,含酒入口,朝幽州方向喷洒。过了一会儿,佛图澄笑着对石虎说:“幽州的火灾已经救灭了。”

石虎将信将疑,派遣使者前往幽州验证。使者回来对石虎说:“那一日,幽州城突然起火,火从四大城门烧起,火势猛烈。本来晴朗的天上,忽然就从南方飘来一朵黑云,随后天降大雨,扑灭了大火,雨中还闻到了酒的气味。”

起死回生

石虎有个儿子叫石斌,深得石勒的喜爱,一天石斌忽然暴病身亡。死后第三天,石勒在悲痛中忽然想起了什么,喊来近臣说:“朕听说虢太子死后,扁鹊使他复生。大和尚国师不正是圣人吗?快去请他施法,让斌儿复生。”

佛图澄到后,取出杨柳枝,对着石斌开始诵咒。过了许久,只听见石斌一声呻吟,豁然从床上坐起,惊讶地看着众人。自此,石勒便将自己的幼子们都送到佛寺中养活,每到四月初八佛诞,石勒还亲自来到寺院,香汤浴佛,为儿子许愿。

预言国运

一日,石虎梦见一飞龙由西南方降下,问佛图澄,佛图澄说:“将有灾祸发生。过不了十天,佛塔以西,此殿以东,会有血流之灾,您一定要小心。”

两日后,石虎的儿子石宣果然派人在佛寺作乱,并欲杀石虎篡位,因石虎有准备未能得逞。石宣被抓后,佛图澄劝石虎:“都是您的儿子,您忍怒而发慈悲,赦免了他吧。这样还可以有六十年的国运。何必祸上加祸?”石虎拒不听劝,最后还是杀了石宣。

不久,佛图澄就在邺西紫陌上自建坟墓,回寺院后,再不与人交谈,他对弟子交待:“戊申岁祸乱已生,己酉岁石氏当灭。趁著祸乱未到,我先走了。”

石虎听说后,赶紧到寺庙里探望,佛图澄对他说:“国家兴修如此繁盛的寺庙,本应享受福祉,但你杀人太多,违逆佛旨,如果你不肯改变,终不能享受福祉。若是你肯改变,国祚自会延长,我死后也就没有遗恨了。”

入寂以前,佛图澄还曾对石虎说:“人的肉身有生必有死,这是世间规律;寿数短长,都有原因,不是想延长就可以延长的;如果重道行善,勤勉修持,即使肉身衰亡,魂灵也是不灭的。我不愿违背天意延长寿数。”后赵建武十四年(348)十二月八日,佛图澄卒于邺宫寺,年117岁。

后来,有僧人从雍州来,说见到佛图澄向西入关了。石虎遂掘佛图澄墓,但见墓中只有一块石头,没有尸体。石虎黯然道:“石头,不就是我吗!”第二年,石虎就死了。

佛图澄深知石勒残暴,难达深理,才显神通法力。折服石勒后,佛图澄不失时机,巧言劝谏,弘法行道。乱世之中,百姓有倒悬之苦,佛图澄观机施化,使许多汉人及百姓纷纷皈依佛门,当时出家为僧,成一时风气。石虎也因佛图澄的影响,继续推行佛教。

佛教在汉明帝时传入中国,但仅在民间,影响并不大,佛图澄在石赵弘法期间,使佛教在中国历史上首次被最高统治者作为“国教”所崇奉。

凡佛图澄所到州郡,无不建立佛寺,全国多达893座,他成为汉传佛教早期极为重要的弘扬者。一时投拜的弟子接踵而来,门徒中高僧辈出,为佛教在中土兴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参考资料:

《神僧传》
《晋书‧佛图澄传》
《敦煌县志》卷5“人物”《仙释‧佛图澄》。
《法苑珠林》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