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余伤者不敢求医 港医悲叹:示威者搏命换公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6日讯】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在中共与港府的血腥镇压下,示威者誓死抗争,受伤人数不断攀升。26日,香港医学界立法会议员陈沛然说,迄今至少有3,000名受伤者,但超过半数的伤者担心被捕不敢到公立医院急症室求医。

香港医院管理局10月初称,从6月以来的逾400场示威当中,有1235名伤者到公立医院急诊室求诊。但实际受伤人数应该远不止这些,因为这个统计数据,不包含到“地下诊疗室”求医者,更不包含强忍伤痛而不就医的示威者。

香港苹果日报26日报导说,医学界立法会议员陈沛然说,基于在冲突现场担任义务急救员的观察,有超过半数伤者不敢上救护车或到急症室求医,相信他们透过不同渠道寻求治疗,估计至今有3,000名伤者。

公立医院张医生(化名)两个月前主动接触Telegram群组,希望协助治疗不敢正式去急症室的示威者,发现部分示威者像打仗时的士兵,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有人手部持续数周不能活动,苦苦相劝都不肯求医。

张医生说,对示威者们来说死不是问题,皮肉痛楚更不能磨灭他们的意志,这真的好悲哀……或者他们觉得,他们的生命就是要拼搏,甚至牺牲,去换取其他人可能会得到的公义。

近几周以来,受伤示威者的人数暴增,伤势严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部分伤者视死如归 苦劝不肯治疗

近两个月张医生透过Telegram群组,隔空回答不敢正式求医的示威者伤势问题,做初步诊断及提供简单护理建议,他说自己当初接触Telegram群组就是希望为这些示威者,从其他渠道提供治疗。

然而,张医生渐渐发现,部分伤者视死如归,有伤者手部持续不能活动数周,可能是骨折,但多次苦劝也不肯治疗,他只能透过Telegram了解伤者伤势有否恶化。

张医生形容有的“小朋友”对受伤置之不理,他们心里也知道,做这件事基本上没什么希望,死都不是问题,受伤更加是小事。所以一些伤者不肯求医,要由“家长”代为联络他,询问伤势的严重程度及如何自行疗理。

有一次他已约好伤者诊治时间,但伤者临时“甩底”。他说,这真的好悲哀,好多都是小女生小男生,其实他们有大把前途。这种像打仗时士兵甘愿为国捐驱的心态,出现在香港一个个活生生的年轻人身上。

至今张医生已经接获10多个来自Telegram群组,及“朋友的朋友”有关伤势查询,包括被打伤、被布袋弹射中身体、足踝扭伤、脚趾骨撞伤致骨折。

在问症过程中,张医生只会询问与治疗直接有关的问题,不会问伤者被谁打或被谁推跌,希望获伤者信任提供治疗。随着暴力不断升级,伤者越来越多,他作为医生心里很痛。

张医生说,示威者他们抗争不是为个人,他们是为香港社会好,只不过他们的声音、做的好多事都无人理,“好无助、无奈。”

近几周以来,受伤示威者的人数暴增,伤势严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MOHD RASFAN/AFP via Getty Images)

年轻人对香港社会制度已失去信任

最初能让张医生走出医院帮助受伤示威者,源于8.31晚警察在港铁太子站内恐怖袭击示威者,都已经打倒在地下了,警察还一棍一棍的殴打,一定会骨折的。

张医生表示,他无法坐视不理,年青人为这个社会受伤,自己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去跑,可以做些微不足道事,就是提供医疗帮助伤者。

他深信公立医院医护人员会保护病人私隐,若见到有警务人员在医院内,有侵犯病人私隐的行为,一定会阻止。可惜年轻人对社会制度已失去信任,只有猜疑,连运用基本人权到医院求医也不敢。

张医生表示,当人们看到警察的所作所为,或者不断出现的浮尸案,大家都不会也不敢轻易相信官方讲的话了。

10月初,《美联社》(AP)报导披露,许多香港医生组织“地下诊疗室”,为受伤示威者提供义诊,他们处理过的患者至少300至400人左右,原因包括骨头断裂或错位、伤口裂开,还有人因吸入催泪瓦斯而咳血等。

报导说,由于香港社会信任度很低,想要统计受伤人数及医护人员的人数十分困难。不过,根据访谈结果,私下接受医疗救治的规模可能远远超乎想像,而这也代表示威者拥有一定程度的社会支持。

一位在大型公立医院的黄姓实习医师说,她的主管并不知道她参与“地下诊疗室”。她通常在结束轮班后,透过“地下诊所”的联络网联系医生,并安排示威者接受进一步的问诊及治疗。

黄姓实习医师也曾为手臂骨折的22岁伤者安排治疗,还有其他两名患者需要进行缝合手术。

在反送中示威刚开始时,黄姓实习医师在前线提供医疗援助。7月底开始,她因意识到示威者的伤势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所以决定透过Telegram协助组建“地下诊所”。

近几周以来,受伤示威者的人数暴增,伤势严重程度也在急遽增加。(大纪元)

示威者不信任政府 忍痛不就医

黄姓医师表示,示威者在不信任政府的情况下,为了不被抓捕,常常是选择强忍伤痛不就医。

一位18岁的抗争者在10月1日被催泪瓦斯罐击中,她到“地下诊疗室”求诊时说:“我无法相信政府,他们会用尽各种手段找出抗争者。”

一名22岁示威者的手臂被警察打到骨折,他到非官方的医疗院所照X光,他说,他的许多朋友在就医的过程中遭到警察逮捕。

10月6日的抗争活动中,一名19岁的示威者说:“公立医院都有警察。”他之前遭橡胶子弹伤及右侧腋下,也是透过Telegram找到一间私人诊所。

一名19岁的孕妇因参与示威被捕,而她在香港屯门医院的孕妇病床就诊时,旁边有两名警察在看守着她。

这样的例子似乎验证了示威者对于在公立医院就医的疑虑。

支持“地下诊所”的医师们说,眼见示威者不顾性命捍卫自由,他们被感动而决定投入志工行列,为示威者提供协助。

一名中医师表示:“这些孩子在为整个时代的自由拚命,而对跟我一样不敢上街示威的香港人来说,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治疗他们的伤势。”

在现场冲突,医学界立法会议员陈沛然经常听到有人说:不要上救护车。他说:“你在现场做一次急救员,你就知道有多少人没有上救护车了。”

一名以往曾在冲突现场爆肺的示威者,突然呼吸困难,急救员担心再爆肺,而为他召救护车,但该示威者担心送入公立医院会被捕,没有上救护车。

陈沛然说,现场所见被布袋弹等射中身体,而导致皮下出血的大有人在,相信他们不会到公院求诊。官方伤者数字一定低估了实况,每晚至少有20、30人受伤,3,000名受伤应该也不止。

仅10月1日一天之内,公开报导中就有100多名示威者受伤。

中共“十一”大阅兵的当日下午,港人在六区进行游行抗议,港警对示威者实施了更为血腥的镇压,当天港警不仅出动创纪录的警力,发射约1400发催泪弹、900发橡胶弹和6发实弹,造成100多人受伤,并且近距离枪击一名16岁高中生,令国际社会震惊。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链接:探密:香港示威者的“地下诊疗室”
相关链接:通灵阿婆曝太子站冤灵:多个穿黑衣 哭得泣不成声
相关链接:乔装港警恐袭示威者 中共刑警国安手段凶残露馅
相关链接:美权威机构:中共派人冒充港警 性侵灭口示威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