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集会追究警暴 有路人头部中弹 近百人被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8日讯】香港尖沙咀、深水埗、旺角等多个地区的民众周日再次自发上街集会,抗议警方滥用暴力镇压示威者。警方出动大量警员,动用水炮车、催泪弹和橡皮子弹驱散抗议人群,并逮捕了近百人。有消息指在警民冲突的过程中,有路人被子弹击中头部,也有记者腿部中弹;警方曾将催泪弹射入药局、餐饮店以及巴士。期间,香港半岛酒店开放,让民众入内避难。

当地时间10月27日,香港民众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园举行了“追究警暴,守护民众,与记者同行”的集会,期盼以和平方式追究警方暴力行为,呼吁国际关注日前清真寺遭港警以蓝色水柱直射,并追究警方的各种暴力行为。

这是一次未向警方申请的民众自发性质的集会。当天逾百名防暴警察早早就出现在滨海附近街道戒备,并在交通枢纽弥敦道上进行截查。

从下午大约1点便陆续有黑衣市民在尖沙咀太空馆旁的梳士巴利花园聚集。2点后,现场市民越来越多,有人播放示威歌曲并呼喊反修例,保护穆斯林,保护记者和人民的口号。

一位名叫Billy的年轻商人在活动现场接受路透社的采访时表示,他前来参加集会是出于对警方10月20日水炮喷射清真寺的愤怒。他说:“香港人民,不管其信仰如何……我们来到这里就是要对专制政府说不。”

另一位名叫Cindy Chu的退休护士则对路透社表示,香港警察以前是好的,但现在却镇压人民。她愤慨的说:“他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做?这里是香港,不是中国。”

Chu女士表示,她上街参加示威活动是为了表达对记者的支持。她说, “如果香港人连这样做都害怕,那不会有好的结果。”

随着参与集会的人群规模越来越大,警察开始搜查参加示威的市民,现场气氛骤然变得十分紧张。民众与警方对峙时,一些抗议人士大骂警员是黑帮“三合会”。

下午3时许,警方开始在梳士巴利花园的示威现场释放胡椒喷雾,试图驱散聚集人群。有抗议者被搜查身份证并被带走。三点半左右,防暴警察占据梳士巴利道、弥敦道后,向示威者发射了多枚催泪弹驱散人群,并曾动用水炮车在向么地道发射水炮。

晚间港铁以油麻地站外正进行公众活动为由,宣布关闭油麻地站;荃湾线及观塘线列车均不停旺角站。

据香港,《立场新闻》报导,晚间近7点时,旺角的镇暴警察向集会民众接连施放催泪弹并发射胡椒球,该报社的一名记者腿部中弹倒地,暂无生命危险。

大约20分钟后,弥敦道上被指与“福建帮”关系密切的“优品360”遭不明身份的人士破坏,店内起火、货物散落一地。消防人员随后到达现场灭火。警方则在发射催泪弹和胡椒球驱散示威者的同时,还抓捕了至少10人,有人鞋子和衣服在警方逮人过程中飞脱。

8点以后,警方曾再在弥敦道银行中心对面施放多枚催泪弹,期间有警员强逼着现场采访的媒体记者脱下防毒面具,同时检查记者的证件,并警告记者不可以再戴上防毒面具。

据台湾《自由时报》报导,27日晚9点半以后,香港速龙小队在弥敦道逮捕多人。期间曾发生警方发射的一枚催泪弹击中灯柱后被反弹回警员堆中的意外情况;还有催泪弹被射进了药局,整个药局内当即烟雾弥漫,有店员被义务急救员救出,事后在店内的货架上,发现了烧焦的催泪弹弹壳。此外,有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路过弥敦道时,头部遭警方射出的子弹打中,被送医治疗。

当晚10点左右,《立场新闻》的记者在旺角花园街后巷发现一滩未干的血迹。现场有人表示,有员警曾将被捕人士带到该位置“有所动作”,并以身体、盾牌和强光阻挡他人视线。最后,该名人士被警方架离现场。

另据《发声社新闻》报导,27日晚间10点左右,旺角有员警要求1名女记者出示记者证,该名记者则要求员警出示委任证,警员拒绝出示委任证并将女记者逮捕。随后香港英文网媒Hong Kong Free Press的创办人在推特上证实,遭逮捕者为该媒体旗下的特约记者。

《香港电台网站》则报导称,该台一名摄影师在采访期间遭警方推撞,甚至被强行脱下防护面罩。

截至当晚零点以后,香港警方在 尖沙咀、深水埗、旺角、土瓜湾、黄埔多区共逮捕将近百人。

此外,据脸书粉丝专页“LadyKylie in Germany”透露,在警方开始施放催泪弹后,香港半岛酒店开放民众入内避难。该帖子特别指出,这是半岛酒店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首次成为民众的避难所。

该粉专指出,“二战时期,日本偷袭珍珠港后数小时突袭香港启德国际机场,香港正式被卷入二战。由英联邦(加国及英国为主)军人、本地欧裔及港裔、混血儿组成的香港义勇军、印巴籍英兵旁遮普、拉吉普等兵团集结成“香港守军”,顽抗18天后沦陷。沦陷后,当时的港督杨慕琦(Sir Mark Aitchison Young) 在半岛酒店与日军将领签署投降书,杨幕琦签纸后随即成为战俘。”而1945年日本帝国战败后,也是在半岛酒店与当时负责管理香港的英国签的约。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