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龙小队”极度暴力 催生香港“屠龙小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30日讯】香港“反送中”运动已进入第5个月,港警无底线的滥捕滥暴引巨大民愤。近日,两名访美的“香港民间记者会”成员说,港警中有一支极度暴力的“速龙小队”,他们手中沾有示威者鲜血,从而催生了“勇武派”中的“屠龙小队”。

据自由亚洲29日报导,“香港民间记者会”两位成员应邀到美国旧金山,向出席“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颁奖典礼的民众,讲述香港的反送中抗争为什么会出现“勇武派”。

因担心报复和秋后算账,来到美国两人走进演讲会场,仍带着头盔,并且拒绝讲出自己的姓名。这里只好以“A”和“B”代替。

A表示,“香港民间记者会”其实不是一个组织:“我们是一个平台,我们就是把一些网友集合在一起去对抗香港政府和警察。比如说,香港警察每天下午4点有一个发布会,他们讲的东西跟我们认知的是不相符的,我们希望透过民间记者会从香港人的角度来说这个运动的发展,每一天我们做的事情。”

“香港民间记者会”在香港有着广泛的影响。香港特首林郑月娥10月17日所谓跟市民聊天,政府的网络直播只有40万人观看,民间记者会的网络直播有70万人观看。

A还说,港人反送中抗争一直采取多种多样的形式,因此港人把自己的抗争叫做“水”,“水”是一个不同的形态,有比较安静时,也有比较激烈时。港人有权去选他们今天想要的是什么形态。

“速龙小队”手中沾有示威者的鲜血,催生了“勇武派”。(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B表示,“勇武派”只是“水”的一种形态,这种形态是因为应对警察的暴力而产生。比如香港警察中有一支极度暴力的“速龙小队”,他们手中沾有反送中示威者的鲜血,这样便催生了“勇武派”中的“屠龙小队”。

B说,“屠龙小队”在香港抗争的勇武行为,主要是想为他们死去的手足出一口气。但他们是聪明的,知道该作什么,不该做什么。

香港地方这么小,警察基本都是示威者的左邻右舍,甚至是多年的朋友,为什么对示威者这样暴力?

B表示:“香港的警察已经成为一支军队。在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一旦他们进入了那个角色,无关他的良知或者他的身份是香港人。香港的警察是在一个更大压力的环境里,他们只能相信他们做的是对的。民间有人去劝他们,告诉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很难让他们回归正常的思考。”

B预测未来“勇武派”与警察的对峙将越来越严重,过去的警民关系再也回不去了。真的是回不去了,香港人已经彻底的仇视香港警察,我们已经放弃他们了,解散他们吧。

B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跟民主运动不会一朝一夕就完成:我们是时候想一想,把每天的抗争化为数以年计、十年计的运动,将运动延续下去,把对政府的抗争变成香港生活的一部分。

10月4日香港市民抗议港府推出《禁蒙面法》恶法,要求解散警队。(骆亚/大纪元)

香港主权移交北京之前,曾被誉为“亚洲最精良部队”(Asia’s finest)的香港警队,因为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滥捕、滥暴、滥权却不受监管备受国际舆论诟病。

香港警方在市民的重重敦促下,不但没有收敛迹象,反倒无底线的升级镇压力度。在中共“十一”开枪,及10月5日《禁蒙面法》推出后,港人的五大诉求已增加一条,即“解散警队、刻不容缓”。

10月26号晚,香港大约3000多名医护界人士,在港岛中环遮打花园举办主题为“医民同行 拒绝沦陷”的集会,与会人士强烈谴责警方滥权、阻碍示威现场的义务救援人员提供急救,甚至针对急救员施袭。

集会发起人、护士协会干事刘凯文表示,过去几个月的反送中示威活动中,警方多次无视伤患要求,甚至派男警进入被捕孕妇所在的产房,而且警方多次荷枪实弹进驻医院。

集会人士要求,要克制警权,尊重示威者就医的权利,而且呼吁不要在公立医院滥捕,让受伤的示威者不敢去就医,不得不转向“地下诊所”求医。由于示威者受伤人数激增,“地下诊所”的人力短缺。

大会还播放了一些受伤者的经历,也播放了警察暴力阻止前线急救员施救的画面。

10月26日,香港医学界立法会议员陈沛然说,迄今至少有3,000名受伤者,但超过半数的伤者担心被警方抓捕不敢到公立医院急症室求医。

港媒在10月中旬进行民调,有高达68.8%市民支持大规模重组警队,而对港警信任度方面,在10分为满分的条件下,超过半数的受访者给予“0分”。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链接:千余伤者不敢求医 港医悲叹:示威者搏命换公义
相关链接:港警鸣枪镇压元朗集会 女生遭扯上衣致走光
相关链接:港铁员工揭黑幕:破坏港铁皆为港警 旨在嫁祸示威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