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公务员因修炼法轮功遭迫害致死综述(3)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30日讯】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大陆政府机关公务员系统中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37人遭政法委、“610”迫害致死或在迫害中离世。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上亿人受到波及,包括军队、政法、教育、金融系统等领域里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各阶层、行业的社会精英均遭受打压。

以下是修炼法轮功的政府公务员被迫害致死的主要案例。

接上文:政府公务员因炼法轮功遭迫害致死综述(2)

吉林市委总工会干部于立新绝食抗议被迫害致死

于立新(明慧网)

于立新,女,36岁,生前是吉林省吉林市委总工会干部,曾患九种疾病,1997年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她身上的所有疾病全部消失。

在几年的修炼中,她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好人,在单位做一名好干部,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在家庭中做一个好妻子,并把先前几乎不与她来往的婆母接到了家中。婆母高兴地说:“我的儿媳妇是世上最好的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于立新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吉林市公安局抓回当地,受到惨无人道的折磨,但她始终不放弃信仰,后被冤判5年。

1999年10月14日,于立新被非法关押到第一看守所。在这期间,于立新绝食抗议。狱警邢淑芬不但毒打她,还指使犯人对她进行野蛮灌食。

后来她被关进吉林省女子监狱,被绑在床上4个月,期间绝食4个月,生命垂危,于2001年10月份被放回家。因经常遭派出所骚扰,她被迫过上了流浪生活。

2002年3月5日,她被吉林市治和派出所警察在其租房内绑架,劫持到派出所。警察对身体瘦弱的于立新用尽了种种残酷的刑罚,坐老虎凳、上大挂……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酷刑演示:上大挂。(明慧网)

2002年3月8日,于立新又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遭迫害。在狱中,她再度开始绝食绝水,抗议迫害,被送到吉林省公安医院。当时她的血压为零,但他们仍不放人,公安医院还给她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

2002年4月5日,她在医院处于昏迷状态,有人把她的血管割开,往里打药。她在绝食绝水66天后,于2002年5月14日含冤而去。此时,她上有70岁的婆母,下有8岁的女儿。

桦甸市电业局王秀云遭迫害致死

王秀云(明慧网)

王秀云,女,47岁,吉林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生前是桦甸市电业局职工。修炼法轮功后,她曾患的严重疾病一扫而光,从此重获新生。

1999年“7·20”以来,王秀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数次、遭非法劳教、判刑,受到各种残酷迫害,于2002年12月被迫害致死。

2002年6月3日,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共8人被警察绑架至桦甸市公安局政保科,以桦甸市公安局书记王广学为首的警察,对他们大打出手、刑讯逼供,实施酷刑:上大挂、电棍、坐铁椅子,用塑料袋套头往里吹烟,用沾湿的餐巾纸糊脸等等。身体遭受严重摧残后,他们被关进桦甸市看守所。

2002年10月9日,桦甸市法院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秘密非法庭审。11月5日,王秀云被第二次庭审,非法判刑12年。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绝食抗议49天。由于长期迫害,加上绝食抗议,她的身体受到极大的损伤,出现了胸积水的病症。

王秀云几经折磨已奄奄一息,狱警怕担责任,于2002年11月末把她送进医院。

住院期间,桦甸市公安局向其家属勒索1万元的医药费。在3年的迫害中,她家已被公安部门勒索得一贫如洗(已被勒索3万余元),丈夫被迫与她离婚。

住了三天医院,在她病情没有丝毫恢复的情况下,警察将她押回拘留所。医生说:如果不继续治疗,后果不堪设想。但狱警一意孤行,将她押回看守所。

12月7日,她的病情加重,又被送进医院,那时已奄奄一息。桦甸市公安局、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不知在头一天给她打了什么药,让她精神起来。

12月11日晚,她又被秘密送回看守所;12月12日凌晨,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看守所把她匆匆送入长春黑嘴子监狱。

进去的第10天,12月22日晚上9点多,她含冤离世。

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财务处副处长张玉科被迫害致死

张玉科(明慧网)

张玉科,男,64岁,吉林省公主岭市法轮功学员、中国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简称中水一局)财务处副处长,于2011年2月15日在吉林监狱被迫害致死。

2008年3月4日早,公主岭市怀德镇派出所出动警车三四辆,警察十多人闯到怀德拉拉屯张玉科家,非法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以及存折、现金七八千元等,并绑架张玉科、于凤云夫妇,把他们先后劫持到怀德派出所、公主岭市拘留所、公主岭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张玉科拒穿囚服马夹,绝食近百天,遭到警察以抻床酷刑、灌食、打骂等迫害。

警察给他戴上死刑犯的重镣,锁在铁栏杆上二十多天;让犯人日夜轮流骑在他的脖子上十多天;当张玉科被打致休克,送医抢救时,狱警还把张玉科的四肢固定绑在床上,日夜值班看守。

2008年5月,公主岭市公安局、法院、检察院串通一气,对张玉科、于凤云夫妇各非法判刑4年。两人被劫持到吉林监狱,因张玉科身体状况极差,监狱拒收。公主岭市狱警多方运作,通过吉林市司法局、劳改局办理强制执行手续,强行将张玉科关入吉林监狱。

2009年5月,吉林监狱对在押人员进行采血,照相立案,张玉科拒绝而被关进“小号”,加戴背铐脚铐53天。

2010年6月,监狱有文件规定,60岁以上的在押人员刑期过三分之二的可办假释。张玉科拒绝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以得到假释,而是要求无罪释放,并以绝食抗议。第六天,他又被狱警关“小号”。

2011年2月15日上午,张玉科吃饭时突然抽搐,晕倒在床,抬到医院已不治,当日被迫害致死。

沈阳市和平区园林管理所王金钟遭酷刑被迫害致死

王金钟(明慧网)

王金钟,男,48岁,大专程度,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园林管理所职工。

2004年5月20日下午,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兴顺派出所警察跨区将王金钟在工作单位劫持,对他进行酷刑折磨后送进铁西看守所。王金钟于2004年6月14日下午被迫害致死,死后送医大二院,院方诊断:王金钟被送来医院之前已死亡。有关人员于15日上午通知其家属,没说清死因。

王金钟的遗体惨不忍睹,全身裸露,萎缩弯曲,只穿一条内裤;肋骨根根可见,腹部、小腹深陷,盆骨支起;双腿向上蜷曲,双臂平放在身体两侧,四肢枯干如木棒;皮肤呈黑红色,犹如被烘烤过一样;太阳穴凹陷,颧骨突起,双面颊塌陷发黑,没有一点肉;眼窝淤青深陷,眼睛睁著,浑浊无光;嘴大张著,颈部喉结支起皮肤,人瘦弱不堪。

王金钟,生前身体非常好,1.78米的个儿、160多斤重,忠厚、朴实、实干、善良,被公安抓去20天,就不明不白地被害死了。

王金钟离世后,单位开会宣布他绝食自杀死亡,并且吓唬职工,不让大伙去他家。同事们都很气愤,好好的健康人抓去20天就不明不白地死了,大家都明白他是被迫害致死的。

辽宁省大连船舶检验局毕代红遭大连劳动教养院迫害致死

毕代红(明慧网)

毕代红,女,37岁,在大连船舶检验局工作。1996年她开始修炼,之前患有的头痛、腰椎间盘突出等因而痊愈。

在1999年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她多次去北京上访,却被非法抄家、罚款,后被单位强迫失业,失去了工作和生活来源。

2003年1月,毕代红在讲法轮功真相时,遭到旅顺龙王塘派出所绑架,在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在旅顺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在大连劳动教养院,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刚到教养院的第一天,毕代红因拒绝脱光衣服蒐身,被劳教所狱警指派的一群普教在一楼男厕所外将她的衣服扒光,七八个人殴打她,打得她全身伤痕累累,耳朵和两眼被打伤,大半个脸呈青紫色。

她被打倒在地后,普教赵辉用脚向她嘴上狠狠地碾去,致使她嘴唇破裂,牙齿全部松动,最后又将她送到“小号”折磨。

3个月后,毕代红开始发烧、咳嗽,闭经,腹痛,病痛折磨得她常常整夜不能休息,人明显消瘦衰老。警察却视而不见,从未给其检查身体,还让犯人24小时看管限制她的自由。

后来她的家人在探望她时,发现她身体不适、脸色不好。在家人多次强烈要求院方给予检查的情况下,毕代红才被带去检查。

毕代红被医院检查发现患卵巢癌晚期,教养院怕承担责任,急切地通知她的家人给她办了解教。医院告知其家人她最多还有二三个月的时间。2005年9月1日,毕代红离世。

大连港务局于力遭大北监狱铁棒子毒打致死

于力(明慧网)

于力,女,60多岁,大连港务局退休职工,1995年走入法轮功修炼。得法修炼前,她曾患严重的冠心病;修炼后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后来于力做了大连一法轮功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

2001年的5月份,于力接到母亲电话,得知她生了病,就去了一趟金州的母亲家。当时她并没想到警察已做好了绑架她的准备。她母亲听到敲门声后,听到是对面房老太太的声音,就放松了警惕开了门,隐藏在暗处的警察蜂拥而至,将于力绑架走。

于力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几个月后,被非法判刑,投入大北监狱遭迫害。

大北监狱是一座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然而各种酷刑丝毫不能让于力放弃修炼。监狱使用更残酷、更狡猾、更隐蔽的手段,用裹着一层胶皮的铁棒子狠打于力。遭这种酷刑折磨后,从外表上看没有伤,但是五脏六腑都被打坏了。

狱警把年已六旬的于力吊起来之后,狠命地挥舞著铁棒子打她,直到将她打得昏死过去。为了验证她是否还活着,再把她放下来,用滚烫的开水往她身上浇。于力的前胸后背被烫得不成样子,但缓过气的于力仍然不屈服。2003年10月份,于力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从大北监狱回来后的第一个大年三十晚上,于力因吐血险些丧命;2005年9月末的一天晚上,她又一次严重地吐血,三天之后便离开了人世。

大连市邮政局金州分局曲萍因遭迫害离世

曲萍(明慧网)

曲萍,女,51岁,大连市金州区亮甲店镇人、大连市邮政局金州分局亮甲店支局营业员。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五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次2年。

2004年10月10日,曲萍返回亮甲店自己家中。后在镇上的商店里(同行的还有她的姐姐)被亮甲店派出所警察当众绑架劫持,当时在场的民众很多,曲萍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尽力向在场人员讲清真相。

曲萍先被非法关入金州看守所,后再次送往马三家教养院遭迫害。

曲萍被劫持后就开始绝食抗议,同时坚持对警察讲清法轮功真相,在被送往马三家的路上一路唱着《法轮大法好》、《为你而来》等法轮功真相歌曲,令警察非常震动。有的警察背地里说她真是好样的。

曲萍在马三家做所谓“接收”前的体检时,因尿已经成稀粥状,被拒绝接收,被送回了家。这之后,她又被亮甲店警察多次骚扰,因长期遭受迫害,于2006年5月22日凌晨6点去世。

大连市西岗区工商局公务员顾群被姚家看守所迫害致死

顾群(明慧网)

顾群,男,50岁,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西岗区工商局公务员。

2008年3月16日下午,顾群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天津街派出所绑架,次日被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

顾群以绝食抵制中共人员对他的绑架与非法关押,遭到野蛮灌食,身体严重受损。4月6日,看守所将其押往大连中心医院打点滴,随后又押回看守所内“医治”。

4月7日,大连姚家看守所狱警将顾群押往大连市第三人民医院看病,院方根据病情决定留他住本院治疗;但看守所警察坚持说送他去公安医院去治疗,然而连公安医院也没送去,而是押回看守所内“医治”。

4月8日上午9时,顾群又被送入大连第三人民医院。其实此前,人已死亡,此举仅是走过场,推卸责任,掩人耳目而已。

4月9日下午2点多,其亲属被告知他的死讯。看守所加紧组织伪证、极力掩盖真相、封锁消息。

顾群从遭绑架至迫害致死,前后不足23天。其间,中共企图再次对顾群非法劳教1年半。他尚未被押送到劳教所,已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哈尔滨市某机关办公室主任孔晓海遭灌食迫害致死

孔晓海(明慧网)

孔晓海,男,34岁,又名孔德易,黑龙江大学本科毕业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某机关办公室主任。约在2000年初,孔晓海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而被非法劳教,被投入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遭迫害。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对不转化(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利用刑事犯进行包夹,即两名刑事犯包夹看守一名法轮功学员,无论睡觉、吃饭、上厕所,一天24小时都看着。“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他们就会得到减刑的奖励。

法轮功学员被奴役劳动一天,直到夜里12点才能睡觉。值夜班的警察还要分别找法轮功学员谈话,第二天法轮功学员干活打瞌睡时,就会被打。

2000年5月24晚,在劳教所四大队里的全体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抗议警察的这种迫害。

5月25日上午,四大队停产进行“整顿”,强迫全体劳教人员反复学劳教所的所谓规则。警察分别找法轮功学员谈话,下午1点开始给他们灌浓盐水和生玉米面。

卫生所的马大夫分别给法轮功学插管,给孔晓海插管时,先插他的右鼻孔,插入后用手抽拉两下胶管(当时胃像反出来一样难受),随后又抽出胶管,再从他的左鼻孔插入。

当时绝食人数多达80多人,灌食现场像屠宰场一般。劳教所临时从机关抽来一些人员,在几个医生护士的“指导”下分两组给法轮功学员进行灌食,灌的是盐水、玉米糊。

灌完食后,孔晓海脸色灰白、吐痰带血、无法站立,由法轮功学员闫善柱架回宿舍,第二天早晨王教导员说:“你们不是能绝食吗?都给我上外面打篮球去!”

孔晓海被背到外面,在篮球架子的废水泥楼板上躺着。有人报告王教导员说孔晓海情况危险,王教导员却说:“没事,不用管他。”紧接着又有人说孔晓海已不行了。

孔晓海被人背到卫生所,之后又送到哈尔滨二院抢救,5月27日中午,孔晓海遭迫害致死。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

(文字整理:大纪元记者李洁思/责任编辑:王安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