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不抓捕曾庆红 香港不得安宁

今天的香港,正处在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期。

从6月9日反送中运动爆发至今,香港警方已发射5000多枚催泪弹,抓捕2700多人,最小的仅12岁。15岁的少女陈彦霖,被发现裸体浮尸海上。有港人到台湾控诉,一名国中女生遭4个以上黑警轮奸。据报导,已有100多人“自杀”,“自杀”案例还在不断增加。不少人被怀疑是黑警杀害后“被自杀”。

《苹果日报》时事评论员刘细良认为,每当香港局势稍稍和缓,就总有暴力袭击事件刺激局势升级,相信这不是北京中央政府的目标,而由某个政治势力操控,目的是运用“恐怖管理”手段,利用人们的恐慌心理,挟持整个香港,以便捞取更大的政治利益。

我认为,刘细良的这个分析很有道理。某个政治势力的掌门人是谁?就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

中共四中全会前故意激化矛盾

10月28日至31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在此期间,作为中共党魁,习近平肯定不希望香港出乱子。

但是,就是四中全会即将召开的敏感时刻,10月27日,大批蒙面港警发动挑衅、武力镇压和平的九龙游行,狂射催泪弹,甚至波及药房和巴士,任意拘捕大批抗争者,再度激起民愤。

英籍署理新界南总区指挥官陶辉,高调带警员走到抗争者中,随意抓人搜身,此举被认为是故意在香港刺激暴力场面。陶辉在6月12日开枪镇压香港抗争者中担任指挥官,涉嫌向警队下令开枪,受到各界批评,属于很容易刺激抗争者情绪的人物。

当天,警方暴力拘押100多名抗争者,“Hong Kong Free Press”的一名外籍摄影记者May James,只因要求警员出示委任证,被武力拘捕。警方多次要求多家媒体记者除下口罩,甚至强行扯脱一名港台女记者的面罩,一名记者左腿被防暴枪弹射中受伤,多名记者中催泪弹或被喷蓝色胡椒水。在《禁蒙面法》推出后,特首林郑月娥声称,新闻工作者经常在前线工作,被视为有需要可获豁免!

晚9时半左右,油麻地港铁站附近一个药店,被射入一枚催泪弹,药房内瞬间烟雾弥漫。一名店员在义务急救员帮助下逃离,现场有人受伤,经包扎后送上救护车。

晚11时半,在弥敦道亚皆老街,一枚催泪弹落在满载乘客的巴士旁,催泪烟顿时涌入车箱密室,车上乘客掩鼻争相逃离,司机需由急救员救治。

习近平大阅兵时故意激化矛盾

今年10月1日是中共“国庆”70周年“大庆”,习近平在北京举行了“盛大”阅兵式。这一天,中共在北京刻意制造“盛世大联欢”的假象,作为中共党魁,习肯定不希望香港出乱子。

但是,就在这一天,一个黑警举枪,直射一个18岁中学生的胸膛,子弹卡在心脏左侧3公分位置,险酿人命伤亡,震惊国际社会。这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警方第一次实弹射击抗争者。此举被视为明剃“习近平眼眉”。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脸书上发文谴责“这是谋杀”。文章说:“影片清晰可见,警察拿着左轮手枪的时候是往前行,而不是往后退,那不是自我防卫,那是攻击姿态。当你有着所有的武器,警棍,防爆抢那么多选择可以用的时候,却选择使用手枪,这不是自我防卫。”

10月1日,香港警方共发射1400枚催泪弹,900颗橡子弹,190颗布袋弹,230颗海绵弹,6枚实弹,共抓捕269名抗争者。

中央政法委多次故意激化矛盾

9月8日,香港商界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李嘉诚,到慈山寺为香港祈福。他说,香港现时面对非常大的冲击,希望香港人能够渡过这个难关,亦盼年轻人能体谅大局,希望执政者“对未来主人翁网开一面”。法律与人情虽有冲突,只要双方都为对方想一想,可大事化小。

作为香港首富,一个已经退休的91岁高龄的香港老人,完全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事,对香港乱局一言不发。但是,出于对香港的爱,对香港年轻人的爱,对香港未来的爱,李嘉诚不顾年迈体弱,说了几句希望缓和香港局势的非常平和的话,实属难能可贵。

但是,9月13日,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却发表文章,以满腔怒火,向李嘉诚猛烈开炮,称李嘉诚“纵容犯罪”,是“看着香港滑向深渊”。认为“高房价”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深层原因。在当下的香港乱局中,不少香港年轻人把房价高、租金贵的不满甚至愤怒,发泄到政府头上,也许搞错了对象。文章专门提到香港的一幅广告“收地建屋 刻不容缓”。质问道:“不知李首富看到这8个字没有”?“不知和‘李首富’一样的囤地圈钱的房产商们,这次会不会对香港市民‘网开一面’”?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出鞘,中共其他党媒一轰而上。大陆不少门户网站和媒体纷纷转载抨击李嘉诚的文章。有评论称,政法委、新华社与《人民日报》共同发声,直指香港问题的深层次矛盾:住房问题。“三个权威新闻机构同时发声,这是极其罕见的。”

中央政法委炮轰香港首富李嘉诚,实际上,是对其操控的香港警方说,连香港首富我都不放在眼里,对那些没钱没权的香港小青年,你们就放心大胆地镇压吧!

此前,9月1日凌晨,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发文威胁说,“离月圆之夜还有几天,暴徒们该自己掰着手指算一算了”,这个所谓的“月圆之夜”,就是9月13日中秋节。

中央政法委背后的“黑手”是谁?

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是曾庆红的表外甥。郭声琨太太的姨奶奶,是曾庆红的母亲邓六金。正是凭著曾庆红的关系,2012年,郭声琨成为公安部长。2017年,成为中央政法委书记。

2013年1月起,习近平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打虎运动,目的是从江泽民、曾庆红手中夺权。2002年至2012年胡锦涛当政十年,只是一个傀儡,实权都在“太上皇”江泽民及其“军师”曾庆红手上。5年下来,习查处了440多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江、曾提拔的,级别最高的是江、曾的亲信——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虽然习近平打掉了一些政法高官,但是,对政法系统的清洗很不彻底,中共政法最高层,除中央政法委书记外,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司法部长傅政华,都是江、曾的亲信。

一方面,拿下周永康,令江、曾对习近平恨之入骨;另一方面,中共政法最高层实际掌控在江、曾亲信手上,使之成为给习搅局最大的祸患。

中央政法委操控香港警队,主要有两个方式:一是通过公安部驻香港中联办警务联络部,现任警联部长李江舟,是郭声琨的亲信,原公安部国保局局长李江舟;二是将香港警队高层变成“自己人”,香港警务处高层都曾到北京、新疆等地接受洗脑。

中央政法委背后的“黑手”就是曾庆红。

今天的中共实际上有两个中央

今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前,从3月19日至4月14日,有海外中文媒体接连不断发表文章,催促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强推23条立法。这些文章口口声声说“中央”如何如何。

4月4日的文章《中共对23条立法不留空间 消息人士:为林郑任内首务》称,“近日接获权威消息透露,中共视第23条立法为林郑月娥今届任期内的首要任务。”“中共中央最高层……希望尽快为纠缠了十多年的第23条立法划上句号。”

4月8日的文章《中国人大酝酿释法 基本法23条立法或有重大进展》称,“从多方权威消息获悉,为避免《基本法》23条立法继续拖延下去,中央正部署更为主动的做法,其中一个最震憾的方案是人大常委会主动为23条释法。”

4月14日的文章《香港应有23条立法的政治自觉》称:“若有人以为可以再拖延,是绝不恰当的,而那些以为中央放松了23条立法的时间表,可以任由港府自行决定的想法,也完全是误解。”“坦率说,在23条立法上,留给香港主动立法的时间窗口已经不多。”

上述文章中的“中央”是哪个中央?是习近平的中央吗?显然不是。至今为止,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习近平中央要求林郑月娥尽快启动23条立法。

即便启动“送中条例”,也不是习近平的旨意。6月12日,中共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专访时表示,“中央从未指示香港修例”。这个中央毫无疑问,是“习中央”。作为曾经中共体制内的人,我深知,外交官责任重大,授权有限。作为中共驻英国大使,没有习近平授权,绝对不敢就“送中条例”这样表态。

上述3篇文章中,左一个“中央”,右一个“中央”,到底是哪一家的“中央”?

去年12月1日,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川普就中美贸易问题达成妥协。第3天,12月3日,还是这家海外中文媒体,立即发表《极左撕裂中国 习近平应负责任》。旅美学者何清涟发推文说:“国安派系外宣媒体疑似吹响倒习号角”,“文章列举习的几大罪状,将倒习看作党与政权的生死存亡大事。该刊总部在北京,这样做,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准备鱼死网破,二是认为己方有胜算。”何清涟是研究中共大外宣的专家。她所说的国安派系外宣,就是指以曾庆红为总后台的外宣。

上述文章中的“中央”,属曾庆红的“中央”无疑了。

“曾中央”为什么要搞乱香港?

第一,报习近平反腐打虎时大造抓捕“庆亲王”的舆论,让他惶惶不可终日之仇;

第二,报习抓捕江、曾的亲信,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之仇;

第三,报习抓捕江、曾的亲信,他们着意栽培的两个接班人——十七届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十八届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之仇;

第四,报习拿下几百个江、曾亲信的仇;

第五,在习被中美贸易战搞得焦头烂额之际,再烧一把火,把习放到火上烤;

第六,迫使习出兵镇压、血染香港后,在国外制裁、国内外人的痛骂声中,把习赶下台,甚至要了习的命,然后,换上自己人。

江泽民、曾庆红本是一体的。由于江已经93岁了,只差咽最后一口气了,江、曾人马,真正在背后折腾的总指挥,就是曾庆红。

中国古书《左传 闵公元年》讲:“不去庆父,鲁乱未已。”

曾庆红就是当今香港的“庆父”,曾庆红不被抓捕,香港还会有更多无辜者丧生!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