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申请网路禁制令获准 议员:中共“防火墙”进香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01日讯】香港高等法院周四(31日)颁布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网路论坛及通讯软体上,发布任何“促进、鼓励或煽动其他人士威胁使用暴力的言论”。港府此举再度引发社会各界反感及批评。被点名的“连登”(LIHKG)讨论区管理团队呼吁政府聆听市民诉求。有香港议员表示,港府此举无异于把中共“防火墙”引入香港,实行言论审查政令。

综合多家港媒报导,香港高等法院周四傍晚紧急开庭,审理并通过了一项由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提交的临时禁制令

该禁制令要求禁止任何人在网路论坛及通讯软体、包括连登Telegram,发布任何可促进、鼓励或煽动其他人士威胁使用暴力的讯息或言论,包括非法伤害他人及损坏任何财物,或协助及教唆他人作出相关行为。

临时禁制令立刻生效,有效期至11月15日上午10点半案件提讯。

针对上述禁制令,香港“连登”讨论区管理团队呼吁港府“聆听市民诉求,勿以打压方式解决提出问题的一方,损害香港国际声誉”。

(网页截图)

有网友表示,连登和Telegram的服务器都不在香港,到底律政司可以如何实际禁止网友的行为?也有网友质疑,律政司申请禁制令,是否代表港府不敢以《紧急法》直接“禁网”?还有网友讽刺港府不知如何处理目前局面,只是一味禁止,就像“废老(废物老人)不知道怎么教小孩”。

港府未经民间讨论而单方面向高等法院申请临时禁制令的做法,也令一些政府议员及教育界人士不满。

香港立法会资讯科技界议员莫乃光批评指出,港府连连“偷袭”的作法极度危险,“基本上是将中国(中共)防火墙绕过社会讨论去执行。”莫乃光担心,政府今次透过禁制令限制网络言论,日后甚至可再动用《紧急法》立法,迫使网路供应商过滤言论。

香港泛民派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表示,禁制令涵盖范围模糊,市民有可能因不理解或混淆而误坠法网。他举例说,如果市民在社群媒体分享(转发)号召示威行动的“香港人日程表”,甚至分享与暴力事件相关新闻,是否会被视为违反禁制令呢?

独立评论人协会召集人、浸大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批评港府通过颁发禁制令制造“白色恐怖”,因为条文中“煽动”、“教唆”等字词某种程度上任由官方定义。他认为,禁制令等同变相落实《紧急法》的禁言,限制网路上只能有官方允许的言论。

吕秉权担忧,未来香港可能像中国大陆一样,只因在网路上发表言论,就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这相当于变相逼迫香港人选择噤声。而当前的执法环境对香港的一些媒体工作者非常不利,但禁令条文中却没有说明媒体报导是否有可能触犯禁令。

香港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表示,此次禁制令似乎是“禁网”前的预备动作,由于“禁网”的难度较高,所以先申请禁制令,禁止市民的言论。

方保侨批评港府试图通过禁制令制造“寒蝉效应”及“白色恐怖”,却会影响香港资讯自由的国际形象。

(记者萧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