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法医:爱泼斯坦喉头伤可疑 更像他杀而非自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01日讯】美国富豪性侵犯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今年8月在狱中蹊跷上吊身亡,官方验尸报告确认为自杀,但死者家属聘请的资深法医本周三却在电视节目中披露,爱泼斯坦的喉头伤势可疑,在自杀案例中极其罕见,更可能是遭他人绞杀所致。

美国大富豪爱泼斯坦因涉嫌长期性侵未成年少女和成年妇女并唆使她们从妓而被囚于纽约监狱。如果他被指控的罪名被证实,最高可被判处45年监禁。但这位现年66岁的大富翁却于今年8月10日被发现死在囚室之中,现场情形疑似上吊自杀。由于该案存在诸多疑点和异常情况,令外界高度怀疑这位知名富豪之死另有蹊跷。但美国司法部最终公布的验尸结论却仍然是自杀身亡。对此,爱泼斯坦的亲属难以接受。

本周三(30日),爱泼斯坦的兄弟雇用的前纽约市医学检查官、知名法医迈克尔‧巴登(Michael Baden)告诉福克斯新闻,根据他所掌握的验尸情况和从业50年的经验来看,爱泼斯坦很有可能死于他杀而不是自杀。

巴登解释说,他在旁观爱泼斯坦尸检的过程中发现,死者的喉头左右两侧有两个骨折,在喉结上方的左舌骨也有骨折现象。他说,这三处骨折在上吊自杀的案例中是极为罕见的,在他人绞杀的案例中却比较常见。现年已85岁的巴登说:“我50年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上吊自杀情况。”

巴登进一步解释说:如果一个120磅的人,头重10磅,那么在上吊时脖子上会有110磅的压力。但是如果有人同时用手挤压脖子,那可能会使脖子上的压力变成二倍甚至三倍,从而造成上述骨折的情况。

此外,验尸中还发现,爱泼斯坦的眼睛中也有出血,这也是在他杀案中常见的现象,而在自杀中则罕见有这种情况。

不过巴登也审慎地表示,他的观察并非最终定论,他的独立调查目前尚未完成,他和爱泼斯坦的家人也不知道联邦警方调查的进展情况如何。他说:“调查工作要等到所有信息都进来后才能完成。”

此外,爱泼斯坦被指是将牢房里的纸毯子扭成绳状后,再将其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上吊身亡的。对此巴登指出,如果有人参与了杀死爱泼斯坦,在毯子上也许可以找到证据。他说:“无论是谁,他们的DNA都会沾满整个结扎绳。我们还没有这些结果,应该迅速报告这些结果,以避免太多的臆测。”

但负责给爱泼斯坦进行尸检的纽约市法医芭芭拉‧桑普森(Barbara Sampson)仍然坚持自己原有的结论。她对福克斯新闻发了一份声明称:“我们调查得出的结论是,爱泼斯坦先生的死因是上吊,死亡方式是自杀。我们维持这决定。我们继续与爱泼斯坦先生的家人,他们的代表和他们的病理学顾问分享有关医学检查的信息。”

她还说:“原来的医学检查是彻底而完整的。我们的办公室没有理由再进行第二次医学检查。”

据公开的资讯,迈克尔‧巴登在过去50年中曾参与过多起引人注目的验尸案,包括肯尼迪总统、马丁路德‧金恩的暗杀、足球明星OJ辛普森、唱片制作人Phil Spector及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明星亚伦‧埃尔南德斯(Aaron Hernandez)等知名人士的案件。在他的职业生涯中,验尸超过2万次。

死者爱泼斯坦现年66岁,其生前与美国和英国的一众政要、富豪及名流多有往来,但其个人的私生活却极其淫乱。早年间,他就曾因性侵多名未成年少女而被起诉,后因与检方达成和解协议而获得轻判。

今年7月初,爱泼斯坦再次被指控涉嫌贩运未成年人卖淫与共谋犯罪的罪名,最重可能判45年徒刑。爱泼斯坦本人则否认犯有被指控的这些罪行,但被囚禁在纽约监狱的单人囚室中等候明年的审判。

爱泼斯坦在死前两周(7月23日)就曾被发现蜷曲在监狱牢房的地板上,脖子上有伤痕。狱方当时判断他试图自杀,并一度对爱泼斯坦安排了严密的自杀观察措施。不过相关的观察措施仅执行一周后即被撤销,狱方把爱泼斯坦换到了另一个可关押两人的囚室中。

蹊跷的是,在爱泼斯坦被发现上吊身亡前,他囚室中的室友恰恰被带走了,只有爱泼斯坦独自留在囚室中。而且据巴登形容,事发当天,监狱的保安程序也“彻底崩溃” :“他们发现,该区两个警卫本应每30分钟去巡视,但他们据称都睡着了,超过3小时没去巡视。”囚室外面的两个安全摄像机也凑巧发生故障,没有录下是否有人进出牢房的影像。

爱泼斯坦死后,纽约监狱长暂被调离,两名看守被暂停履职。美国司法部长巴尔(Bill Barr)随后宣布,联邦监狱局(Federal Bureau of Prisons)领导层将大换班。前监狱心理学家索耶(Kathleen Hawk Sawyer) 将替换在职仅15个月的赫尔维茨(Hugh Hurwitz)担任局长。索耶曾于1992至2003年领导过联邦监狱局。

巴尔表示,监狱对爱泼斯坦的监视工作上存在“严重的不轨现象”,司法部将对爱泼斯坦的死亡背景做“彻底调查”。

(记者竺颖综合报导/责任编辑:东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