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2.8亿中国人,只要生病,只能等死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经济快速增长,经济发达地区国民的物质生活有了明显的改观,尤其是先富起来的一小部分权贵,生活奢侈,甚至挥金如土。有人形容,“在微信朋友圈里,到处都是中国人挤满各大景点的照片;在国际航班上,每一架客机里都坐着很多中国人;在世界各地,每一个大卖场里都挤满了中国人;在欧美高校课堂里,也坐满了来自中国的留学生……”

给人印象更深的是,近年来中国人成了世界奢侈品市场的主要消费力量,2018年竟买走了全球近一半的奢侈品,其中超过七成是境外消费,以至于许多国家包括发达国家的人都觉得,中国人实在是太有钱了。中共的宣传媒体更是自夸今天的中国已进入盛世!

不过,中国人真的那么有钱吗?非也!这一点无需多说,只要大家仔细看看官方公布的收入数据就一目了然了。

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按收入水平将全国居民等分为五组,各占20%。其中

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年收入6440元,月均537元;中等偏下收入组人均可支配年收入14361元,月均1197元;中等收入组人均可支配年收入23189元,月均1932元;中等偏上收入组人均可支配年收入36471元,月均3039元;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年收入70640元,月均5887元。

什么叫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可支配收入=工资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转移净收入。也就是说,人均可支配收入就是你所有拿到手的收入。

搞清楚这个概念后,再对比上面这组数据,你就会发现,如果你一个月收入超过3039元,就意味着超过了全国60%的人;如果你一个月收入超过5887元,就意味着超过了全国80%的人。你会不会立马吓一大跳?

以户均人口3.2人计,全国低收入的20%的人口,他们的家庭年收入仅2万元!全国20%的人口规模,就是2.8亿人,这可不是小数目。注意,这里的两万块钱,是家庭年收入的概念,3个人一年的吃喝拉撒住柴米油盐醋,都靠这两万块钱。由于一个人要维持生存所必须的热量,每天就必须花10块钱购买身体必须的粮食以及油盐,以保持长期的轻度营养不良状态,低于这个支出水平,就会造成严重的营养不良,无从维持生命,这就意味着这种家庭每年要拿出超过一半的收入在维持生存所必须的食物之上,猪肉是肯定吃不起的,至于服装、教育、医疗、交通等其它各种必须的支出,动辄就是几百上千,那根本就无从谈起了。事实上,这意味着中国有高达2.8亿的人口,只要生病,就只能等死,或者随便挖点草根回来煮点水,号称中医药,作为安慰剂服用。

中等偏下收入的20%的人口,户均年收入45955元,比最惨的低收入人口也没好到哪里去,大致上也就是勉强维持生存的状态,挣扎能力稍微强点,生病了还能吃一口便宜的药,大病是不敢有的。

即便是中等收入的20%的人口,一家人的年收入也就是74205元。7万块钱出头的家庭年收入,大致可以维持温饱,但是要说这就是小康水平,那是谈不上的。30块钱一斤的猪肉,以这种中等家庭的收入水平来说,是不能每天都吃的。哪怕是每天买上半斤肉,那一年也要花5475块钱,占家庭总收入的比值达到7.4%,这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足以让这20%的中间收入群体的习惯精打细算的家庭主妇们犹豫半天了。

以下是我在知乎上读到的两个故事,足以窥一斑见全豹:

“前几年,我在医院实习。有一天夜里,急诊室冲进来两位农民工,一位用左手紧紧握住右手,鲜血直下。一位拿着一个酒瓶,瓶里泡著半截手指。不用说,手指断了。我导师说:现在接还来得及,以后手指功能基本不受影响。他问:要多少钱?我导师说:三千左右吧。他愣了一下,说:那如果截掉呢?我导师说:三百。他果断地说:截吧,不要了。我倒吸一口凉气。那一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弱国无外交,弱者无选择。’”

“记得大一的时候,同学X躲在被窝里抽泣,我们几个舍友都很不解。在我们的再三逼问下,她终于说出了原因:来上大学之前,她处理例假的方式非常原始,从来没用过卫生巾,上大学之后,她发现我们处理例假的方式,跟她自己完全不一样,但她羞于启齿问我们。就这样长时间不当处理后,她的身体终于出现了问题,所以她非常害怕。听完她的讲述后,我们几个舍友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中国竟然还有不用卫生巾的地方。’”

可见,多数中国人根本就不是很有钱,而是还很穷。

那为什么大家会觉得中国人很有钱呢?曹习华教授分析的很有道理,一是因为有钱人具有很强的发声能力,媒体也喜欢为有钱人发声,二是由于大部分生活在底层的人没能力发声,媒体也很少为他们发声。

正如一篇文章里说到的:“十四亿人口的中国人,至少有十亿从来没有坐过飞机,有5亿人从来没用过马桶,有60%的家庭人均月收入不到三千……沉默的大多数背后才是真实的社会。他们没有时间发声,为了生存需要争分夺秒。他们没有条件发声,不知道怎么对外界讲述苦难的自己。有一道无形的墙把他们隔离在我们的视线之外,让我们看见了繁华但看不见他们。”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