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茗看世界】蓬佩奥、彭斯美中关系演讲比较与分析

大家好,我是萧茗。今天是2019年11月1日星期五。很对不起大家,我有两个多星期没有做节目了。主要是我在做一个深度报导,是关于中国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的规模,在这个背景下讲中美经济脱钩的意义和难度。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不亚于贸易战。所以我花了很大精力做那个报导,自媒体就没跟上。那个深度报导是一个系列,做完一期我也会把核心内容在自媒体 跟大家讲讲。最新一期这周就出来了。我会把链接放在置顶留言里面。

相关视频:

那今天我主要想谈的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刚刚在hudson institute 的一个演讲,我想把他这个演讲和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的演讲做一个比较。我觉得这两个演讲的不同之处透露出了一些重要信息。我会把我最近在华府参加活动的经历放在一起说一说。

首先说蓬佩奥的这个演讲。他是在保守派智库Hudson Institute做的。他不是专门为做这个演讲去Hudson的,而是hudson颁给他一个奖-Herman Kahn奖。他是在颁奖庆典上做这个演讲的。Herman Kahn是什么人呢?是Hundson Institute的创始人。他在1983年的时候已经去世了。他生前是美国关于冷战的重要学者。冷战中的重要思路,比如,对苏联的核威慑力的理论就是他提出的。在hudson初创的时候,他就指示要以非传统方式,研究美国的未来。那这次蓬佩奥在演讲中也多次提到非传统这个词。 尤其是他说,针对中国问题,美国必须用新的、非传统方式处理。

所以蓬佩奥是去领奖的,按常理他发表的演说应该是一个获奖感言,是吧?应该讲讲自己的理念,生活经历,对世界的看法。但蓬佩奥没有那样做。他在这个发表获奖感言的场合发表了一篇讨共檄文。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认为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中国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另外一个,我认为他是在彭斯发表了关于中国的演讲之后,要发出一个和一周前彭斯不太一样的声音。一个对中共更强硬的声音。而他这篇演讲不是在国务院那么正式的场合做的,所以和彭斯比较的意味就更澹一些。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专门的考虑。

他的这篇演讲,时间不太长,大概18分钟。最核心的内容可以总结成一句话。“美国和全世界要正面对抗中共所有的挑战”。这句话是整篇演讲的核心论点。然后他讲了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做基本上就是罗列中共长期以来在国际舞台上,在中美关系上所做的那些不能被容忍的行为,以及美国这么多年对中共的误判导致的对华政策错误,对美国的伤害。这些内容大家在过去美国鹰派政治人物的演讲中都听过,比如:美国如何错误的认为只要让中国经济发展,民主自然会发生。美国企业如何为了在华市场而屈从于中共,在任何中共认为有争议的问题上都和中共保持一致,从而发展出了一个中共在美国的永久说客集团。还有,中共媒体如何一贯歪曲美国的政策和意愿等等。还有一个小小的地方。他在演讲中提到习近平的时候说的是习总书记,而不是习总统。彭斯在上个星期演讲的时候用的是习总统。蓬佩奥称他习总书记,是要强调他共产党党魁的身份。这一点和彭斯也有区别。

蓬佩奥的演讲中有好几处对中共措辞非常严厉的地方。比如,他说“今天,我们终于认识到了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和美国价值仇视的程度,他们更糟糕的言行以及给美国带来的影响。”

这是非常决绝的一句话,这不是说给既竞争又合作的伙伴说的,这是在把对方认定为敌人之前说的定性的话。 而彭斯副总统在他的演讲中是重提川普在2017年的国家安全战略中说的,美国现在认定中国是美国的战略和经济对手。蓬佩奥的说法和彭斯的说法勉强可以说是在一个级别,但毫无疑问,蓬佩奥的用词更坚定决绝。对共产党的定义也更清晰。

我上面说了,这篇蓬佩奥演讲的核心是“美国和西方世界要正面对抗中共的所有挑战”。然后他讲了为什么要这样做,第二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共在全球的野心。说白了就是中共要改变整个二战之后建立的以崇尚民主,人权和自由为主体架构的国际秩序,要取代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位置。蓬佩奥在演讲里说: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核心目标是斗争和争夺世界主导权。 他说:北京正在积极创造自己的国际空间,并参加国际组织以验证其极权体系并扩大其影响范围。 而我们在美国,包括哈德逊学院的的这些好人是希望维护美国帮助建立并继续领导的现有自由和开放的国际秩序。

这就是中美两国在全球层面对坑的核心。一个要改变现有的国际秩序,削弱另一方,并取代另一方的世界领导地位。另一方是要维持现有的国际秩序,不让中共成为世界霸主。

说到这里,我想差开说一件我最近在华盛顿DC保守派智库联邦党人社会举办的一个活动上的经历。那个活动邀请美国商业部部长罗斯来发表关于中美贸易的演讲。那是在中美刚刚宣布要达成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之后。罗斯演讲完了之后,有一圈讨论。我问了在场的商业部助理部长Jeffery Kessler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想知道川普政府是否真的相信中共会做那些结构性的改变,因为这些改变对于中共来说,意味着要改变他们运作中国经济的方式,运作国家的方式,统治的模式。这不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吗?第二个问题是关于香港的。我下期节目再说。先说这个问题。助理部长回答的大意是说,他认为中共可以对它的经济作出结构性的改革,因为他们以前也那麽做过。虽然最近几年他们没有进一步开放,但是还有可能回到从前的道路上。之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前主席也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美国从来没有拒绝和极权国家,或者非市场经济国家进行贸易往来。这和制定什么样的互惠的贸易规则是两回事。我想他的意思是,美国可以和集权国家贸易,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制定互惠的贸易规则。

这就和上面我提到的蓬佩奥说中共的全球野心有关了。美国确实在和很多集权国家做生意呀,比如沙特阿拉伯就是美国在中东的盟友,美国从它那里购买石油。但问题是,沙特没有寻求改变国际秩序,沙特也没有要在改变国际秩序的情况下削弱美国,取代美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还有,美国和沙特以及其他集权国家的贸易关系很简单。经济融合度远没有中美经济大。所以在中美经贸关系中的很多问题都不会出现在美国和其他集权国家的贸易关系中。即便如此,美国公司自己制定的公司原则中很多都有要保护人权,不和有人权迫害记录的公司和个人做生意的规定。

再回到助理商业部长的回答,他说中共会作出结构性改革,我觉得他没有给出足够的证据。首先,中共从来没有对它的经济体制作出根本性的改变。中国一直到现在也不能被称为真正的市场经济。而这一点正是因为它一直无法对政治体制进行改革。因为真正的市场经济,它不只是一个经济制度。它的实现需要有一个坚实的政治制度做基础。这个制度就是民主,法制,对人权的尊重。在民主制度之下,private sector,就是属于个人的公司,企业,他们的权益才能获得全面的保障,他们才能免受政府对他们的各种干预控制,他们才能在这个环境中蓬勃发展。对人权的尊重是民主制度的一部分,而根本上来讲,这个理念有一个宗教信仰的渊源。 就是创世主创造了人,赋予人不可被剥夺的权利。就是天赋人权。它是这么来的。 只有对人权尊重,才会尊重私有产权,尊重知识产权。只有在完善的法制之下,才能对知识产权进行强有力的保护。所以,一个繁荣的市场经济的背后,是一个坚实的民主制度。中共只改经济不改政治,注定经济领域的改革也是半吊子改革,还在生出无穷无尽的问题。而现在在中国和美国的经济高度融合,大量交往的状况下,川普政府要求的中共做结构性改革实际上就是要动到中共管理中国的方式,要动到它的政治体制。

我为什么要说一大堆这个呢?因为很可能川普内阁中的很多人,包括我提问的助理商业部长,在应对中美贸易战的时候,对中共的判断上可能都缺失了这样重要一个环节。就是结构性改革和中共的统治模式,和它命运的关系。这是一个很核心的认知,不一定一直要被挂在嘴上,但是观察美国在贸易战中的做法,就可以知道他们是否心中有这样的认知。 而从彭斯副总统的这次演讲中,我也没有感觉到他对这个因果链条有特别清晰的认知。所以这就导致他在后面的演讲中给人以立场不是特别清晰的印象。

他实际上把两面的话都说了。一方面说美国要坚守自己的价值。另一方面说中共只要好好守规矩的做生意,中美之间就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他具体是这么铺陈的。首先他用了大量篇幅讲述了中共在各个领域不遵守国际规则,违反人权,破坏宗教自由,对周边国家武力威胁,美国企业被它胁迫和收买,成为中共的说客。 最后说到,川普总统在为美国而战,为美国人民,美国的工作机会而战,绝不退缩。

然后,口风突然一转,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虽然如此,但川普总统非常清晰的表示他并不寻求和中国对抗。他寻求的是一个公平的竞争场地,开放的市场,公平的贸易和对美国价值的尊重。可能是觉得听众对此理解还不深,所以他又进一步解释了一下。他说:美国不寻求压制中国的发展。美国寻求和中共领导人的建设性关系,就像我们几代人一直和中国人民保持的关系一样。中国完全可以和美国开始一个新篇章,只要中共停止长期以来在贸易方面占美国便宜的行为就可以。川普总统就会愿意和中国开始一个新的篇章,就像我们过去做的一样。

所以,这个逻辑是不是这样:美国要坚守自己的价值,中共做了很多坏事。但中共只要在经贸方面守规矩改好,美国就愿意和中共开始一个新篇章。

这个逻辑深究下去,是有点让人担心的。只要经贸方面改好,就会有一个新开始。那别的方面都不管了吗?人权,宗教自由都不管了吗?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呢,这也是一个自相矛盾的逻辑。如果美国在和中共的交往中只要求中共在经贸方面改好?美国怎么可能坚守自己的价值呢? 是吧?实际上,这个做法是行不通的。

当然,可能很多朋友会想到,你解读的不对呀,美国在保护人权和信仰自由方面都有作为呀! 比如最近把28家违反人权的企业和机构都列在实体名单上不就是美国坚持自己的价值,对中共惩罚的例子吗?川普总统不是自己也说,如果中共不人道的对待香港,中美之间是很难达成贸易协议吗?是这样的。这两件事,一个是蓬佩奥领导的国务院基于美国的价值观,所做的一个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和理念的举措。川普总统也是基于美国的价值观,还有多方反馈,作出了对香港那样的表态。但是,从根本上,它并不能代表川普总统对中美贸易战核心逻辑的理解。 而这个核心逻辑,就是我上面说的:中共没有可能在不进行政治改革的情况下遵守国际秩序,做到美国要求的结构性的改革。

前者基于美国价值观去做事,是比较松散的,可多做也可少做的。而后者是一场战争中对对手的核心判断。这个判断时刻都不能离开对战争每一环节的部署。有了这个核心判断,再加上坚守美国的价值观,这才是完整的对抗中共的战略。

而对于这个核心判断,川普总统从来没有这么表述过。他内心怎么想,我不知道。我的判断是,他可能不是特别清晰,或者他有些回避,不愿意从这个角度去想这个问题。因为就像我上次说的,川普总统是想通过一场贸易战来纠正中美之间不平等的经贸关系。他的初始目标并不是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更不是推翻中共。所以,一场为经济利益而打的贸易战,最后成败的关键却落在了让中共做政治改革,甚至让它不存在。这个认知上的转变,对于川普总统来说是需要一个时间和过程的。

如果川普将来真的意识到中共不会做结构性改革的话,我认为他会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中美经济必须要脱钩。 大家想想这是不是唯一的道路? 因为美国不可能再维持这个不公平的经贸关系,中共又不会做关键的改变。那还能怎么办?剩下的路只能是脱钩。(视频中, 大家想想……)

那么,我把一切都系于这一点,就是中共无法做结构性改革,基于这个做所有的沙盘推演,这一点又有多实在呢? 中共万一能做结构性改革呢?我确实不能100%的保证未来将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只能根据历史,使用理性进行分析。我现在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包括中共内部的人都在说,结构性改革将是中共最难以接受的条件。

说到这里,我还想提一句,我最先提到美国要求中共进行结构性改革,不太可能的时候,大概是一年以前了,那时候我还没有听到别人在说这个事情。但是后来,我看到美国鹰派的言论中越来越显示了他们对这个问题的认知,也是基于此,他们赞成中美经济要脱钩。现在,我们看到中国那边也明确表示了结构性改革是最大的障碍。我最近看的一片彭博社的文章引述一位前中国商业部官员周小明的话。他说:如果美国要求的太多,例如坚持要让中国做所谓的结构性的改革,这些改革要改变中国的经济模式,那在川普的第一任是不可能达成完整协议的。如果美国不坚持的话,中国倒是愿意尽快达成协议。另外,一个完整的协议中是不可以给中方施加任何惩罚性关税的。

所以中共那边有两条底线。一个是中共内部的意识形态压力不允许习近平接受一个所谓屈辱的协议,也就是说,如果惩罚性关税还在,习近平就不敢签完整的协议。实际上第一阶段的协议现在也开始有些不确定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第二,结构性改革不能接受。我认为中共只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经济危机已经严重威胁到统治安全的时候,才会表面上接受结构性改革,但是实质上还会想尽办法不执行。所以,川普那边就一直要把关税这把剑悬在中共头上。执行的不好,关税就一直不取消。那中共那边又认为这成了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绝对不能接受。所以,贸易谈判最终很可能就会陷入死胡同。

所以,川普越早认识到中共不可能做结构性的改革,就越早会走向两国经济脱钩的道路。实际上,贸易谈判陷入死胡同,表面上是中共在承受更大的压力,但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变量,就是美国金融界一直在给中共输血。就是我最近做的中国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的规模的深度报导。如果这些输血继续进行,那么,中国经济就依然受到美国的支持,更严重的是,中国公司的盈亏就关系到了美国人自己未来的经济安全。那时候,中美经济就没法脱钩了。川普要对中国经济进行的任何惩罚,例如关税,也会在国内受到更大阻力。那些限制美国基金投资中国的法案,就可能很难通过。所以,中共只要能拖下去,让中美经济在金融领域进一步融合,那最终赢的就是中共。

所以,川普总统意识到中共不会做结构性改革,尽早走上中美经济脱钩的道路,这是整盘棋中的关键一步。

但这次彭斯演讲中说,川普不是让中美脱钩,他想让中美经贸关系重组后,两国重新融合。川普总统现在还认为北京希望和美国达成贸易协议。

也就是说,川普总统还抱有希望。希望几乎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正能量词。但是这次,川普总统的希望可能承载了巨大的代价。

说到这里,我再最后说一下蓬佩奥的演讲。蓬佩奥国务卿的这次演讲和彭斯副总统的上次演讲比较相似,和彭斯的这次演讲相比,少了那些立场不太坚定的部分。虽然他也提到川普总统和中共达成第一阶段协议表明美中两国还是可以找到共同点,有机会合作。但是这部分一笔带过,感觉上像是说的场面话。他这篇演讲的核心意思,就是美国要非常清晰和把中共当成敌对对手,全面对抗。不仅是美国,还要联合全世界。他虽然没有直接提到我上面说的那个对贸易战的核心认识。但是,他如果有这样的认识我也不会惊讶的。

另一方面,我觉得川普总统在维护美国利益方面是不含煳的。这次击毙ISIS的头就是一个例子。川普总统不让美国深陷中东战争,但是要保存美国在中东的必要利益,在这个前提下,能痛击敌人的时候绝不手软。所以,只要川普总统想清楚了,并且接受了中美贸易战里面的这个核心逻辑,那剩下的事情就比较好办了。

好,今天说的太长了。就先到这里。如果您喜欢我的节目,请订阅和传播我的频道,并且别忘了按订阅旁边的小铃铛。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