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枪港警秘密搬家 躲追杀三周不敢出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03日讯】香港反送中抗争持续至今,警方暴力不断升级,开真枪已成为常态。日前,一名香港警察向美媒透露,他对示威者开枪后承受极大压力,愤怒的民众将他个人资料在网路曝光,甚至有人出价50万港币追杀他。他为此恐惧地立刻秘密搬家,三周不敢踏出房门。

开枪港警被追杀

如今的香港被指重演1989年六四天安门惨案,香港警方已开始对示威民众开真枪,至少2名中学生中弹入院,其中一名中学生被警察近距离开枪射中左胸口,差点丧生。

不过,这些被中共当局及港府充当暴力镇压工具的警察,也势必要为自己的暴力行为承担后果。香港示威群众严厉谴责警方滥权滥暴,5大诉求之一就是要求进行独立调查,追究暴警责任。

近日,一名曾对示威者开真枪的香港警察Jacky(化名)接受彭博社专访时坦言,他为此承受了极大压力,开枪后仅2天,愤怒的香港民众就将他及家人的资料在网路上曝光。

随后,不断有民众打电话谴责他,有人诅咒他全家去死,甚至有人出价50万港币追杀他。而且他的女儿也遭池鱼之殃,在学校的桌椅被涂鸦、破坏,迄今仍无法返校上课。Jacky出于恐惧立刻秘密搬离警察宿舍,而且三周都不敢踏出房门。

这名港警坦言,在一次抗议活动中,在与示威者前线对峙时,警方无法驱散示威民众,令他感到害怕,于是对示威者开了真枪,“这是我第一次感到,不这样做我一定会死。”

报导指出,Jacky是匿名受访,他不愿意公开案发细节,包括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开的真枪等。

警察内部分化 不愿当作炮灰“送死”

这场反送中抗议活动将香港变成示威者与警察的战场,港警在抗争中沦为市民口中的“黑警”,而一些警察则将示威者称为“蟑螂”,警民之间出现前所未有的对立情绪,且愈演愈烈,社会裂痕日益加深。

这场抗争也使警队内部出现分化。早在7月份,就有超过200名香港警察家属向特首林郑月娥发出联署公开信,要求港府“政治问题政治解决”,不要将警察当作人肉盾牌。

还有不少警察抱怨道:“政治问题是要政治解决,政府无能,警队高层不断把我们推去‘送死’。”

港警披露:部分警察已失控

曾在香港警队工作了11年的邱汶珊说,“我觉得政府好像是躲在了警队后面”,“好多警察在下班脱下制服后,都是普通的香港市民。我们都是香港公民,但政府似乎并不在乎街上发生流血事件。”

6月16日的2百万人大游行,邱汶珊被派到现场监视示威者,抗议者从她身边经过时大声地叫她“黑警”。那一刻起,她开始觉得自己可能“站错了阵营”。

更令邱汶珊失望的是:7月21日,一群身穿白衣的暴徒在元朗火车站无差别地殴打抗议者,而警察——她以前的同事们,就站在一旁。

36岁的邱汶珊在7月已辞职,并公开批评港府。她认为,部分警察已经失控,警方使用了过分的武力。“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警官,我知道他们的行为并不完全合法。”

“你看到很多画面,警察身上很多装备,他一手就可以抓到那个人,那人都站不稳了,你还要打他,我觉得太过分了。”

中共邪招在香港上演

《大纪元》报导说,中共近百年积累的整治人的邪术,正在香港上演。中共邪招是:煽动仇恨,让警民、港人互斗,制造恐怖,达到让香港各界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恐怖和社会乱象时,“跪求”中共出手平暴的目的。

不愿透露身份的警员Tom表示,他是警队中少见的支持“反送中”的。他认为,反送中造成今天的困局,始作俑者是政府。警队也是被政府摆上台的。

另一名警员Peter在警署负责后勤执法工作,他赞成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他认为,整场风波源于政府处理不当,却让前线警察成为箭靶。他们二人都表示打算辞去警察工作,甚至萌生移民念头。

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7月15日曾对媒体表示,前线同仁(指执勤的普通警察)的怨气很大,他们成了港府与市民矛盾的“磨心”而左右为难。

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代表了香港警界最基层的民意。该协会在7月14日也发表声明称,应确保执勤人员在行动中的安全,不应指派人员执行可能引致受伤的任务或到危险的地方执勤。

随后,一位警察家属李某在香港网路电台节目中表示,“警察队员佐级协会”的声明不可轻忽,那相当于是为香港广大基层警员发出的“求救讯号”。

这位警察家属表示,当权者就想要在冲突中闹出人命,而且最希望有人能入浩园(专门安葬殉职公务员的墓地),以便借此机会将民意倾向翻盘。

她呼吁前线警察,不要忘记自己保护市民的初心,更不要变成一具尸体被他人踩着上位。

8月25日,港警家属冒雨举行“还警于民”集会,他们提出的诉求,包括成立全面独立调查委员会,呼吁警队高层重定行动手法,恳请前线警察克己自律等。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链接:港警内部分化拒当炮灰 警嫂上街反送中
相关链接:香港警察被“缴枪”?高层失权内幕曝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