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科大生坠楼案疑点重重 目击者详述细节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06日讯】22岁的科技大学二年级学生周梓乐,4日凌晨于将军澳尚德停车场高处堕下,术后情况仍然危殆。警方5日晚在警察总部召开记者会,讲述事件最新调查进展,否认伤者被警员推落楼。但港媒访问多名目击者,发现事件疑点重重。

11月5日晚,香港警方在警察总部召开记者会,东九龙总区高级警司(行动)傅逸婷说,科大学生坠楼案已交由东九龙总区重案组跟进。

警方称,当时有大批示威者在停车场,警方发射44枚催泪弹、11发橡胶子弹、3枚布袋弹及1枚海绵弹,目的是驱散示威者。

但傅逸婷否认伤者被警员推落楼的说法,她声称,警员当时在看到急救员为其急救始得知事件。并指警方当日于凌晨1时完成驱散行动,拘捕两名男子。

22岁科大男生周梓乐,10月4日凌晨于将军澳示威活动期间,在尚德停车场堕楼头部重创命危。5日,周梓乐疑出现脑死亡迹象。

4日晚,大批科大学生的身穿黑衣在校园集会“声援受伤学生”,并请求校长史维以个人名义“谴责警暴”。但学生们的请求遭史维拒绝。

5日晚10点起,又有大批示威者聚集广明苑,部分人戴上电影《V煞》面具,高喊“血债血偿”等口号。约300名防暴警及速龙小队到场戒备,其间放催泪弹清场。

截止目前,科大学生坠楼案仍在发酵中。

堕楼现场,伤者疑从三楼跌落二楼平台,现场留有血迹。(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科大学生坠楼案疑点重重

《立场新闻》访问多名目击者,尝试重组案情细节,发现事件疑点重重。

多名目击者证实,事发后救护员约半小时方到场。有目击者质疑救护车被警方阻挠未能驶进,延误救援导致伤者情况更严峻。

目击者:警察阻止救护

事发当日,警方与示威者于尚德邨外的唐明街、唐俊街交界对峙。约凌晨1时警方发射多枚催泪弹,十字路一带烟雾弥漫。

将军澳街坊Ricky是最先发现周梓乐倒卧的人之一,他说,当时正与另一中年男登上停车场2楼欲躲避催泪弹。凌晨1时许,一名黑衣少年呼叫“要FA(急救员)”,二人遂往察看,发现周倒地、面部朝地,地上有大量血。

3名没有装备的消防员其后途经现场,立即上前替周检查。Ricky指当时周头、手及脚无表面伤痕,但有抽搐及失禁症状,消防认为伤势极严重,立即经电台要求增援及召唤救护车。

7名带备急救装备的消防员及3名义务急救员约1时10分到场急救,抢救10分钟后救护车仍未抵达。10多分钟后,Ricky见到有一批约20至30人的防暴及速龙经过堕楼二楼位置,并举枪指向Ricky及另一急救员,当时Ricky向警员呼叫:先救人,此时警员发现有消防在旁,才放下长枪离开。

Ricky之后听到消防员与救护车对话,称因十字路被警方封锁,救护车未能驶入,有救护员称,警察阻止入内。

Ricky形容,由消防员到场至救护员抵达之间相差近半小时。由于他在过程中不时拍照、拍片,所以可在相片纪录中得知较为确实的时间。

三楼电梯口有闭路电视。(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急救员激动痛哭 Alan

事发当时,Alan 听到有街坊呼叫需要急救员,他立即跑上停车场二楼,当时已经有消防员包围着伤者。他上前协助,发现其昏迷指数(GCS)只得“311”,属严重昏迷。

他们检查过伤者,认为他没有表面伤口,地面血迹相信是内伤呕血。Alan 判断伤势严重,义务急救员及消防员难以提供太多协助,只能一直监测情况及提供氧气等。

Alan到场后至少等待了15至20分钟,期间伤者情况不断恶化。另一名义务急救员走到地面,希望为救护员引路,但未成功,他说“下面block了,不让十字车入”。

Alan忆述当时无助的感觉时,一度激动痛哭:“我们个个也很焦急…但我们完全做不到什么…”

目击者:居民麦先生

麦先生居住在广明苑广宁阁,家中向外望可以见到堕楼现场。事发时,他和女儿在家中用望远镜一直观察著现场情况。他说救护员当日最少25分钟后方到场。

消防处回复传媒查询时称,凌晨1点11分接报有人受伤,其间两度有车辆阻塞救护车现场为伤者急救,1时41分将伤者送往伊利沙伯医院。

将军澳民生关注组叶嘉荣呼吁车主提供车cam。(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周梓乐堕楼起因众说纷纭

除了救护到场时间之外,周梓乐为何会从3楼堕至2楼?事发时3楼发生过什么事?他是失足堕下,又或是有人将他推下?

其中一个主流说法称,周是为躲避警方的催泪弹而堕下,也有称,他是被警方追捕时堕楼。

有将军澳广明苑的居民在脸书上说,自己住的地方对面就是尚德停车场,4日晚停车场那个学生不是因为躲避催泪弹跌入楼,而是被黑警追着打,他后面有很大的烟,是他自己跌落还是被人跌落下去就没看到,不过,肯定不是为躲避催泪弹而跌的,那里的围栏很高,一定是警察造成的。

另有网民说,如果周同学是被人打晕后再掉下去,一切疑问就简单很多,人如果逃生会有反射动作来保护头部,一层楼高度约两至三米,如果有意识都会做保护动作,最多手脚骨折,断不会是盆骨和头部重创。从现在受伤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被人扔下去时就已经晕了。

目击者的说法及记者现场观察同样找不到证据显示现场曾有催泪弹痕迹,警方发射催泪弹位置亦与堕楼位置相隔120米,而堕楼处石栏高达1.2米,要失足堕楼也不容易。

《立场新闻》记者5日到事发现场观察,发现3楼堕楼位置旁边,有通往后楼梯的防烟门。后方有马路可以退回2楼。如果只是为了躲避催泪气,跳往下层明显不是最佳选项。

停车场通风良好,而非密封式设计,相信不会构成催泪烟未能消散的问题。

3楼石栏约高1.2米,对一般男子而言石栏高于腰部。失足跌下2楼的可能性并不大。石栏上累积了大量灰尘、雀屎,伤者衣物没发现被抹到的明显痕迹。

报导说,要还原事件最终真相,就要寄望现场的闭路电视及车cam画面。但警方称闭路电视没有拍到伤者堕下的片段。

不过,有机会拍摄到事发经过的,还包括是停车场内的“车 cam”。5日将军澳民生关注组叶嘉荣已经在停车场各车辆挡风玻璃上贴单张,呼吁车主提供车cam,但至今仍未有消息。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