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最邪恶最愚蠢的中国共产党

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20年。

20年来,中共花在迫害法轮功上的钱有多少?可能在数千亿元人民币以上!

20年来,中共花在迫害法轮功上的人力有多少?包括从中央到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各级610办公室官员,中共公、检、法、司数量庞大的警官、检察官、法官、狱警,中共各级党政军学民机关的所有官员,城市最基层的居委会主任,农村最基层的村委会主任。

20年来,中共花在迫害法轮功上的物力有多少?中共所有的宣传机器,遍及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各级各类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内的一切设施,等等等等。

20年来,中共白白浪费了中国纳税人数不清的血汗钱,只为害人害己害子孙!

20年后的今天,中共倾举国之力,把古今中外所有最流氓的手段全都使出来了,包括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但是,中共没有“战胜法轮功”。相反,法轮功洪传到了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有许多在中国大陆受到残酷迫害、九死一生的法轮功学员,到了海外后,照样坚持修炼法轮功,照样坚持向世人讲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

这里,只讲两个案例。

1995年5月,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须寅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5年7月,须寅获博士学位,因品学兼优,被留校任教。

修炼法轮功之后,困扰须寅多年的失眠症一夜之间不翼而飞,校医院再也没有他看病的记录,身心越来越健康。同时,他严格按照法轮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做好人,获得过清华大学“先进工作者”、“优秀教师奖”,北京市“教育教学成果(高等教育)一等奖”,“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教育部颁发的“在促进科技进步中作出重大贡献奖”等。

有个学生在评语中写道:“须寅教授是我从中学到大学以来遇到的最好的老师。”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清华大学有11个炼功点。清华修炼法轮功的人包括教授、副教授、讲师,博士生、硕士生、本科生,人数最多时,可能有500多人炼功。1998年,清华大学各系免试直接读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的12名研究生中,9名是法轮功学员。须寅亲眼见证了许多人修炼法轮功后的奇迹。

2006年3月13日早上,须寅像往常一样,送女儿上学后,回家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突然,十多个警察闯到他的家中,没出示任何法律证件,就翻箱倒柜,翻出几本法轮功的书籍。然后,将须寅和他的妻子一起抓走。不久,须寅被非法“劳动教养”两年,理由是他坚持修炼法轮功,家里有法轮功的书籍。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利用一切强迫命令手段,包括上百种酷刑,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即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

须寅被押解到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后,被单独关在一个“小号”里长达8个月,只许1/3的坐在一个30厘米高的小凳上,一整天面壁,不许动,不许闭眼睛,因为凳子又小又矮,且坐的受力面积小,时间一长疼痛难忍。这是一种软暴力,表面上,警察没有打你,骂你,但是,长时间这样坐又小又矮的凳子,会令身心遭受巨大痛苦。不要说在严密监控下坐8个月,就是坐8天,就会令人痛苦万分。这是一个极端邪恶的酷刑折磨方式!

在肉体和精神承受巨大痛苦的情况下,须寅与劳教所的警察展开了一场“转化”与“反转化”的较量。他回忆说:“我尽量用他们能明白的话讲,特别我是个学理工科的教师,我用严密的科学思维逻辑与警察那种中共流氓式的政治逻辑抗衡,我从自然科学角度给他们证明法轮功是非常好的功法,他们无法推翻我用的自然科学逻辑,警察也觉得我是个思维理智的人。和他们一谈就是很长时间。就这样,一个自称‘全国转化水平最高’的警察也理屈词穷了。用他的话讲,‘我们这里的警察没有一个能说服你,我们这里的录像和书对你根本没有用’。再后来,他们谁也不愿和我谈话了。”

2008年3月13日,须寅走出劳教所。警察对前来接他的清华大学领导说:‘和没进劳教所一样,回去还得看紧’!”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另一个极端邪恶的手段,就是“从经济上截断”。凡是坚持修炼法轮功的人,一律不许在中共控制下的一切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或开除公职,或辞退,或不签聘用合同,把你的饭碗砸了!

须寅回到清华后,立即面临被“经济上截断”的问题。校领导要求须寅必须写认错、不炼功的声明,否则,就不续签教师合同。须寅不愿昧著良心写这样的虚假声明。就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动摇,这个深受学生欢迎的好老师,最终不得不离开中国。2008年8月27日,须寅一家三口,飞抵美国中部城市芝加哥。

须寅抵达美国后发表声明说:“我爱我的工作岗位,我爱我的学生,我爱我的亲人。我不愿离弃生我养我的那片中华大地,我不愿离开我熟悉的课堂和学生期待的目光。但是,在信仰与利益相互矛盾时,我要为我的学生做出示范:我为讲真话,为揭露中共的迫害,为唤醒被中共邪恶谎言迷惑的民众,我只能放弃我所热爱的一切,离开中国,到我能讲真话的地方表达心声。”他说:“我要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的学生和全世界的人:中共有罪。”

王为宇是我在北京市前进监狱第一分监区的难友,也是我见过的少有的天才学子。

在清华,王为宇照样品学兼优,曾获得过优秀学生奖学金、优良毕业生奖章、中国仪器仪表特等奖学金(首次授予本科学生)和飞利浦奖学金等。1996年本科毕业后,因成绩优异,免试直接攻读博士学位。

王为宇当过班长、团支部书记、系科协副主席、系团委副书记、97级本科生辅导员。就因为坚信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王为宇一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有8年半,是在中共的非法监禁中度过的。

2002年8月12日,正在一家外企打工的王为宇,在出差途中,被中共国安当“小偷”给抓走了。从此,直到2004年初,长达一年多的时间,王为宇被“人间蒸发”。期间,王为宇有半年多被关押北京天堂河一个无法无天、却被称为“法制培训中心”的地方。这是一个高墙电网围着、武警24小时看守着、对法轮功学员实行肉体和精神双重折磨的人间魔窟!

王为宇在这里经历了他有生以来最刻骨铭心的酷刑。他回忆说:“我经历过一晚上的电刑。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被电过。十个手指头全部被电过,他们把电棍放在我的脖子上,直到它放完电,最后来不及充电,直接插在220伏电压的插座上电,电的满屋子都是肉皮的焦糊味,直到电的昏死过去!”

然后,王为宇被秘密判刑8年,被押解到北京市前进监狱。这是专门关押被判刑的北京籍法轮功学员的人间魔窟,王为宇在这里也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一次放风时,他的右腿跟腱被踢伤,前脚掌不能着地,拖了3个半月,狱方没有安排任何检查和治疗,不仅如此,还强制他完成每天所有的体力劳动!

中共对天才学子王为宇的残酷迫害,令王为宇一家人对中共彻底绝望,最后,一家人全部逃离中国。

2013年,王为宇逃离中国,与家人团聚。一到美国,王为宇立即投入到法轮功的修炼中。只要有时间,就坚持学法,炼功,积极参加法轮

功的各种活动,他的身体迅速恢复健康。作为嘉宾,王为宇参加了新唐人电视台拍摄的《细语人生——清华大学博士生的人生经历》(上、中、下)。链接如下:

【细语人生】清华大学博士生的人生经历(上集)

【细语人生】清华大学博士生的人生经历(中)

【细语人生】清华大学博士生的人生经历(下)

现在,王为宇在美国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工作。在中国大陆被迫与他离散8年半的妻子,与他在美国团圆。现在,他们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20年间,饱受磨难的王为宇一家人,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变化。只有一个不变,即坚持修炼法轮功不变!

如果没有这场邪恶的迫害,王为宇可能成了一名优秀科学工作者,须寅可能成为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家;如果没有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国修炼法轮功的群体中,会涌现出多少重德向善的杰出人才?然而,中共却以最邪恶的方式迫害他们!

这些最优秀的中华儿女,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之后,来到有信仰自由的海外,都把法轮功视为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珍宝,坚定实修,重新焕发生命的活力,重铸生命的辉煌。

也就是说,在中国大陆,中共用了20年时间,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强迫他们放弃信仰,到头来,全部白费。尤其可悲的是,中共还在继续浪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迫害法轮功。

天底下还有比中共更邪恶、更愚蠢的政党吗?

法轮功的伟大体现在许多方面。比如,在神州古国,重新唤醒了人们对于神的信仰与敬畏;比如,其净化身心的奇效,受到超越国界、党派、种族、性别、年龄、职业、语言、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的各阶层人士发自内心的推崇。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与中共镇压法轮功靠强迫命令相反,法轮功洪传于世,从未搞过任何强迫命令。

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反复强调:“谁也不能强制你去修,那等于是在干坏事。谁能强制你转变你的心呢?”

11月1日,我在大纪元发表了《习近平在善恶间面临最后选择》。我写道:“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抓捕江泽民,解体中国共产党,是神多少年前早就安排好了的事,谁也挡不住。”

“如果不想成为齐奥塞斯库第二,习近平真得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了。”

本文谈到的两个案例中的当事人,都是习近平的清华校友。希望习近平能够认真看一看,静心想一想。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