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习近平韩正见林郑 一国一制已启动?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07日讯】主持人: 观众朋友好,欢迎观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6号星期三,本周习近平韩正先后会见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外界分析这些会面传递出北京将对香港更加强硬的信号,另外,就在今天星期三又发生了香港亲共议员何君尧被刺事件,香港局势风云变幻,是否真如专家所言,中共已经开启对香港的一国一制,何君尧被刺是否真的会是自导自演呢?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解读一下:香港事态的最新发展。

二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二位好!

来宾: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大家好!

主持人:

好!谢谢二位。好的,那也欢迎观众朋友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谈谈您的看法,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是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好,破空先生想先请您来解读一下,我们知道这一周习近平韩正先后会见了林郑月娥,那么习近平是在周一晚上见的,它基本上媒体报导头条都是说什么高度信任,但是它的主题是说现在香港首要任务还是止暴平乱,它说止暴治乱,您觉得习近平跟林郑的会面是发出什么样的讯号?另外外界分析说:之前英国媒体说林郑月娥有可能在明年三月被撤换,是不是现在习近平这样一番表态说明这个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呢?

陈破空:

这个习近平会见林郑月娥,他有一个借口,就是:有一个第二届进口博览会在上海举行,刚好林郑月娥也去出席这个博览会,习近平也在那里出席这个博览会,所以本来事前的报导是“林郑月娥要上京去跟主管港澳政治局常委韩正述职”,那么先到了上海跟习近平见面,那么见面的时候,习近平是有公安部长赵克志在场,而公安部长本身在那里搞这个所谓的“进博会的维稳”,但是这个公安部长在场显示了一个强硬的信号,因为本身就有至少二万到四万中共的警力,或者可能是二万的国安、二万的公安,进入香港,有的扮演警察在公开的对付人民,有的是扮演地下的一种,所谓地下执法在对付人民,用残忍的手段对付人民,所谓的严刑峻法。那么习近平会见林郑主要的就是高调力挺林郑,和高调力挺强硬路线,就是极左路线,就是对港人的镇压路线。所以他说的话什么高度肯定、充分信任,尽快止暴治乱,还有所谓的恢复秩序。这些话基本上没有提到什么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些软性的话,这是五个月来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公开做这个表态,那就证明在过去五个月来对香港的强硬路线实际上是在习近平的主导之下。

主持人:

横河先生您怎么看它发出的信号,另外您觉得就是有关明年三月林郑会被撤换的这样一个传言,是否已经被证实说:不会发生了呢?

横河:

这个见面,我觉得主要是做一个姿态,最为一个姿态是表示:中央政府在全力支持林郑。但是您要说它是为了破除谣传的话,我觉得还达不到这一点,因为目前情况下,他不可能说是“临阵换将”。

主持人:

或者是说:不可能做出不支持她的姿态?

横河:

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的香港局势要求就是:中共只可能去强力支持林郑,不可能有其它的方式。但是这个并不表示:在这次会面当中却跟林郑讨论或者授权她怎么怎么做,因为不存在这个问题。香港最近这几个月特别是后来这二、三个月的情况,很可能就是在香港,林郑已经对香港的镇压,已经不起主导作用了,就是做为特首她已经失去对港警的指挥权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相信是中央一直在主导香港整个镇压和整个过程,所以这里不存在说:中央给她授予机密或者是跟她商讨办法。

主持人:

或者近一步,鼓励她这么做。

横河:

这就是一个公开支持的技巧,但是这并不表示,因为在这之前,我们记得董建华和梁振英也都是谣传要换将的时候,中方高级领导人出来挺他们,然后很快地就换下去了。就是说,中共只是说比以前在现在这个情况,不会去换她,但是并不表示中方不准备抛弃她,中共不准备抛弃她。因为这个事情,香港事情闹到今天这样子,对中共来说是很没面子的,不管是从哪个角度考虑,就是总有人要为此倒楣,当然在中方呢,他自己有他自己的人,但在香港也得有人最终为这个负责任!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想主要是一个姿态。因为当初最早的时候是Financial Times金融时报报导出来的,这种就是属于精准放风。就是以前放风是找香港的媒体,但现在香港事大了怎么办呢?就找西方媒体,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几年时间了,就找西方一些比较有背景的而且是大家都比较认可的那些杂志或者是报纸去放风。

主持人:

他为什么要放风呢?如果他必须得强硬的支持林郑月娥的话。

横河:

这倒不一定是说是中央哪一个作为整体放风,就说在这个问题上:肯定是有不同意见。那不同意见其中可能就带有相当大的势力,要求把林郑换下来!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通过这个放风,也试探一下看看大家的反应怎么样。所谓“放风”就是还没有做最后决定。但是肯定是有这个计划才会这样做,所以这个计划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看到已经彻底消失,没有被否定。

主持人:

破空先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陈破空:中共的一般做法是:即便特首没有换的头一天都会表示坚决支持。这是他们的人、他们的魁儡!就跟横河讲的那个其他的人:董建华到后来的这个梁振英,这些人都是如此,到林郑。所以这并不意味着“不换”!反而有可能,就是“换”,换的时候“前”叫做“回光返照”!要强势抵一下才会换下去。但是我觉得习近平会见林郑这个动作,是显示他政治上的笨拙和不明智、不智慧。通常来说一个会做的领导人自己要去扮这个白脸或者往后退一点,其他人来唱黑脸。你比如说:本来是韩正政治局常委主管这个事务,那就韩正去唱这个黑脸就行了,然后习近平应该去唱这个白脸。但是习近平在这个事上表现却是个莽汉的作风。非常的“横”,也就是把自己这个内心的横表现出来。一种专横的横,北方人说的话,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来说,可以说是犯了一个大忌!因为这样表态自己很难有退路和很难收场了,本来过去五个月他没有露面没有表态,对他反而来说,是有多种选择的余地。他这样一表态之后,等于把港人的深仇大恨集中到他身上去了,这是最为一个领导人最不明智的地方。

主持人:

您说到政治上的笨拙,我想到外界也有在讨论这个问题。就是之前大家都觉得说,林郑月娥要在6号见韩正。很多人都没有预料到她会在4号见习近平,那么有人就说:通常比较更高的领导人都是后见,表示在最后我一锤定音。那么最高领导人先见了,那么后见了这个人是说明:她后见的这个人,比先见的还更有权势呢?还是怎么样?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陈破空:

这有二个问题:按常理来说,她去北京述职,先见级别低的官员,再见级别高的官员。这是一个顺序,就是说按照政治局常委:先见韩正,再见习近平是正常程序。但为什么这次会出现这个情况呢?我想有二个原因,除了习近平在上海、韩正在北京,这个时间和空间的错位以外,客观形成了一个东西。最重要是“四中全会”后续的影响。四中全会应该是习近平重新回到集体领导的格局,就是重新回到过去的七龙治水、九龙治水的格局,也就是总书记只是个班长,从四中全会的公报,从整个动态来看和官媒对习近平的降级宣传来看。降级宣传不再什么“京聚”啊!所谓定于一尊、一锤定音,在今年五月份就终止了这个信号。

主持人:

所以您觉得,他更受集体的制约了?

陈破空:

对!在今年五月份开始习近平丧失了拍板权,所以他在中美贸易问题上很多问题上没有最后拍板权。所以由于四中全会的延续呢,应该是韩正作为一个政治常委的一个专人、专制,专管,应该是韩正管。第二点就是说:习近平还是有点不甘心,有一点不甘心,所以抢先去表一个态,表示自己还在主导港澳事务,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看恐怕是如此。

主持人:

横河先生,还有一个问题,刚才破空也谈到了,习近平在见韩正的时候,赵克志在现场,外界注意到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和中联办的王志民都不在。但是在韩正见林郑的时候另外二个人在,赵克志不在,我不知道这中间您觉得有没有什么值得解读的?另外外界之前也有传闻说:港澳办和中联办可能会换人,您觉得从这些迹象是不是有可能发生呢?

横河:

先讲一下北京、上海的区别。从林郑来说的话呢,她很可能去上海的时候不知道习近平要见她,但习近平是有备而来的。因为除了赵克志以外还有其他人在场。,中办主任在场、还有王毅也在场。如果中办主任其实是往往坐镇北京,不大会跟着总书记到处跑的,要跟着他跑到上海去,而且上海就是一个“进博会”,“进博会”不值得这么兴师动众。所以这个会面是有准备的,从习近平这个角度来看的话,他至少是有准备的,不是突然决定的!这不个像毛泽东,毛泽东见外国人,那是临时作决定,马上把人家叫过来的,不管三更半夜,什么时候,马上把人叫到!他(习)这个不是,他这是有准备的。那么从这点上来看的话呢,他带着赵克志就有讲究了,赵克志倒不见得。赵克志现在是“港澳办的副主任”、港澳领导小组的第五个副主任,是领导小组的排位第五位,所以他(赵)还是领导小组成员。所以在上海的进博会,他不应该管安全问题,不归他管。公安部系统里面有其他人管这个,因此很可能就是,赵克志在香港的问题上,因为把他放到港澳系统里面去了,所以很可能他起比较重要的作用!很可能他是习近平这条线的人。从目前香港情况来看,我们刚才讲了,香港的港警在基本上不太像港警。无论是前线值勤的,就是所谓在街上镇压的人,还有抓进去,或者是关进出,在那里酷刑或者是怎么样的。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不像港警,港警它里面如果有这种情况的话,他是个别现象是有的,但是港警没有受过这种训练,像街头这种类型的镇暴,只有中国的武警、特警才有受过这样训练,没有受过训练的人不是一天拉上去就能打的,任何专业、任何行业都有专业问题,所以很可能赵克志在这里是起主导作用的,在香港的镇压方面。

主持人:

就派多少人,什么时候派?

横河:

派多少人,还有就是已经派过去的人归他指挥是一个可能性,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在现场的那些运作,不一定是具体做啦,具体不一定是他指挥,但是他很可能是:人家向他汇报的.就是他是在这条指挥链上,在武力部分的最高直接指挥者。很可能这种情况,因此他才会参加上海这个会面。而在北京那就是真正的港澳系统了,港澳系统也是一样的道理,就是没有把她(林郑)撤掉他(赵)就必须在场,这不并表示他们二个人没有危险,我刚才讲了就是:作为中共内部系统要整顿的话,很可能这2个人当中(赵、林郑)或其中一个可能要被替换下来,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也可以看这二个港澳办主任和中联办主任的人在最近的一些香港事务上面,他们几乎很少出来说话。就是他们的发言权已经被剥夺了。在中国这种事情,你知道在文革时看什么?就看谁出来了?谁讲话了?在中共系统里面你可以说一个领导出来讲话的时候,无意当中,不带稿子他会讲错一些东西这是有的,但是排名绝对不会搞错,所以说谁出来,这个很重要。

主持人:

其实也是替罪羊,因为香港局势完全是按照中共高层来走的,破空先生您怎么看?因为有人说这个自带着各自的人马,不知道您对这点上有什么看法。

陈破空:

这个没有什么带着各自人马。其实我看了一下去年是首届进博会,今年是第二届进博会,出席进博会的中方的人员是完全一样的都是八个:五个政治局委员加三个中央委员,甚至里面包括了      还包括了丁薛祥,丁薛祥是这个习近平到什么地方,他都跟着去的,所以这个不奇怪,完全是进博会造成的,之所以双方有人员不一样的话只有人正在上海,有人正在北京。所以说也可以显示习近平会见是非正式的又没有中联办或港澳办的主任。而韩正会见是比较正式的,但是我就说这二个人的角色搞反了,韩正好像是给人家感觉是唱白脸笑咪咪的,而习近平声色俱厉的好像在唱黑脸,这二个人会见效果是对韩正有利,对习近平不利。所以韩正从上海滩混出来的一个人,他(韩)有一点比较狡猾的风向的这么一个人。

主持人:

表面上不露声色。

陈破空:

习近平可能从“梁家河”出来受到土八训练所以直来直去,大膀子话往外甩,就跟到了墨西哥说吃饱著撑著,那些话都来了,撸起袖子加油干 这些话都来了,所以说呢,这个东西,我是说中共高层的这种安排,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是对习不利。

主持人:

是,从这些会面以及四中全会之后的官方发文还有一些动作来看,很多人认为现在北京对于香港,这个下一步是会做出更加强硬的举动。我们等一下具体再分析一下。但是就在个这节骨眼上,今天发生了一件也是媒体热点的事情,就是香港的这个亲共议员何君尧他被刺。那么网上有很多的录像,媒体上也有很多分析。所以很多人就是说,因为在大公报上发这个消息的时候呢,大公报的发贴的时间是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前,所以现在很多人怀疑说:这个事晴是不是自导自演?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横河先生先,先请您谈谈您的看法。

横河:

本来这个事情有几种可能性:一个就是这个人,这个刺客自己做的决定,因为何君尧确实是万人恨。所以可能是有自己(杀手)做决定的,但是也有可能是双方冲突到这种程度,然后就真的有升级。因为就是一个民主派的议员、泛民派的议员,还有抗议领袖反复被袭击。

主持人:

好像已经有八个被打了。

横河:

反复被袭击、被暗害。而何君尧他又是元朗白衣人袭击的背后主使人,所以有可能是一种升级。但是我个人更倾向于这是一个自导自演的事情。第一个问题就是:大公报很可能真的是事前写的,因为很多人用了各种方法试验facebook是不可能改的。

主持人:

它发了一个声明,它说有人在他们发这个消息之后,黑客到facebook的账户里面把它的时间改到前一天了。

横河:

黑客到他的账户里是不可能的,很多人试自己的账户都不能改。

主持人:

能改日期是吗?

横河:

能改日期,时间?我不用facebook的,所以我不知道,但是很多说是(自导自演)的人,说是即使能改时间的话,也只能往后退10分钟、10分钟的(主持人7点54分)。而不能改成7点54分那个点上去。所就是,有人开玩笑说他们忘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这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人去献花然后跟他谈话,也就说如果是一个刺客的话,他是精心策画很久的,而一个精心策画很久的人在行刺最后一瞬间显得非常业余和⋯⋯

主持人:

您看了录像了

横河:

对!我看了录像,看了好几遍。就说他准备的那个动作,似乎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冷静到了应该是说专业刺客的水平了。一般的人如果从来没有干过这件事的人,会非常非常紧张,但这个人其实表面上一点都不紧张,有这种心理素质的人就是“杨佳类型”的人,“杨佳类型”的就是一刀一个的,他居然能够在面对面的时候,他们俩中间没有任何人的时候,只造成一个二寸长的口子,就这么轻的伤,就从这点来算的话,就说他的精心策画和他看上去的心理素质和他实际行动能力,相差太远。这个来说我个人觉得:是有人指使何君尧干这件事情。因为马上就有建制派议员提出来(主持人:太不安全了)。说是11月份的区域会选举要拖延或是暂时取消。那么这很可能是他真的目的,但这不像何君尧他自己做出来的事情,因为何君尧在这件事情上不得已的,他得不到任何好处的,他甚至连博得社会同情都做不到。

主持人:

您的意思是说:不是他想要去做,但是别人让他做……

横河:

别人让他做,他得做。对他个人来说,我看不见在这件事情上他有任何收益的地方,就是说要做这么大的事情,万一刺错了、刺死了怎么办?这个也可能的,可能他就不值得了,所以说一定他(何)要有很大的好处,目前我看不出他有多大的好处,因为人家,大家可能都怪他,但这个人(何)肯定不在乎人家怪他,他只要效忠中共就行了。所以他并不存在是要博得民意的关心,而且他也事实上,这种行为不会博得民意的,如果真的是有刺客,人家可能一片叫好,不会去同情他!所以我觉得,如果是一个阴谋的话,那可能是更大阴谋的一部分。

主持人:

对,我是没看录像。但破空先生,我看对话很有意思,这个网上说对话说:那个人献花的人说,还有能不能够⋯⋯能不能够⋯⋯好像忘词了,然后何君尧说:是要合影是吧?那个人说:是!是!是!我把手机掏出来。所以就是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就像横河先生说的,如果真的是一个自导自演,那这个件事情,你细想起来,我觉得是比较恐怖的一件事,它倒底是要做什么呢?

陈破空:

这个,我基本上赞同横河的分析,基本上是:自导自演。这个出这个事情出来之候,我第一个时间想到是“报复”,为什么说是报复呢? 这么多八名民主党议员被暴徒袭击,特别是区议员赵嘉贤被咬掉了耳朵,那是活生生的耳朵被咬掉了,而且那个暴徒在太古中心外面行凶的时后,还刺伤了另外五个人,然后是咬掉议员的耳朵,然后是被民众追打得头破血流,警察故意行动慢把民众推撞再假装逮人。那么第一时间我想的是“报复”,但是后来一看这东西假的太多了,这个假的不只是大公报这个时间上造假,大公报脸书去发布这个新闻提前了。这是关于时间问题,中共方面已经二次露馅了。

主持人:

没错。

陈破空:

这一次是大公报提前预测报导,提前了八小时或者是12小时报导,11月6号上午发生了所谓何君尧遇刺案,结果11月5号晚间7点54大公报的脸书就已经发布了这是一个问题。还有前一段时间6月12号,6月12号当时说:香港民众冲进了立法会,结果总警司10点钟紧急做报告谴责声援人士,他手上的手表显示5点。要嘛是当天下午五点要嘛是早上五点,当时的录像手表能够那个吗?当然他也可以说:黑客黑到我的手表。或者是有抗议者化成无形人拨了我的手表,也可以去辩解啊!所以从那次到这次,这二个是是件是非常相像的,就是自导自演完全的策画。所以这次的疑点很多,就除了这个时间上的疑点以外,看了何君尧这个现场二人很平静的对话,我这个很镇静的,我这里给你献个鲜花,然后何君尧说要照相。还慢吞吞地从包里掏手机,然后再掏出刀来然后上演一个古代的“荆轲刺秦王 图穷匕首见”,献花的名义然后再用刀?我看那个场面,视频的时候周围的人反应之快,何君尧会迅速把那个人按倒,动作之快好像连何君尧和周围几个人都是训练有术的,那个刺客是穿蓝衣服的光头,长得有点像台湾的韩国瑜同志有一点像,或是有点像那个光头警长,然后周围的动作之快迅速把他按在地上,连何君尧受伤还那么大力气使劲往地上按,按了之后迅速被逮捕,逮捕后这个医疗队也是马上就出现了,你不要打911就出现了。我估计从何君尧到旁边不只那几个人,几个助手,包括医疗、包括这些视频、包括这些发布,还说他意识清醒躺在担架上什么,全都是安排好的一场戏,甚至提前就拍摄了,恐怕提前就在某个地方拍摄,拍摄好了之后,最后倒过来放而已,而且何君尧胸口只是染红并没有见到什么刀伤,要说什么神智清醒,其他几个人也受伤,什么神智清醒,你神智清醒还在搏斗呢!你比人家(歹徒)还清醒,甚至还搏斗了一番还送去医院,所以整个东西太假了,假的我说他有二个目标,二个目的干这个事情。第一个目的横河讲的:区议会,想把11月24号的区议会的选举找借口取消,因为这选举对民主派太有利,对建制派不利,因为香港民众的抗争民心所向,摆在那里。第二点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中共的进一步镇压制造借口,中共如果这种事发生在中国内地早就马上镇压到处抓人,马上就镇压完了,在香港为什么五个月摆不平?就是毕竟因为香港是一国两制的、是一个国际大都市,有全世界的目光和新闻自由,香港法治的存在是它做不了,像有的中共亲共份子就说什么:在香港法官不好,这边抓人那边放人,他根本不懂,任何民主国家都是这边抓人那边放人,任何民主国家抓人所逮捕的都是临时性的,马上就保释进入律师程序,登记之后放人都是这样,并不是香港,恰好是香港是英式法治、民主国家法治才这样的,他并不是内地理解的:法官放人、警察抓人、法官放人。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呢,中共的二重目标都在里面,但是戏做的真要投入选举的话,我认为他会惨败!除非他作弊!

主持人:

我看有人说那个大公报真的是猪队友,有人分析说它是在前一天晚上,真的是写好了这一段,但是它没有发表,它好像预定时间第二天发表,但是因为你写好了,当你建立这个东西的时候它就是有建立时间,所以发表的时候它显示的也是你的建立时间,可能它(大公报)没有想到,但是我觉得像刚刚破空先生说的更大目的,它(中共)如果想要在香港制造这种口实的话,为它进一步镇压作准备。因为现在我们看到确实四中全会以后,各种不管从公报、从决议,或是从这次会面中释放出的各种信息,都显示说中共可能更强硬的对付香港,而且就是,我看到就是有一些流传的那个,说甚至有它(中共)下一步有可能,因为之前有人分析说:会不会推出23条立法?现在有流传说:中共有可能推,比如说国家安全法或者是把中审法院搬到北京,或者是在香港设定政治部和中共国安部来接轨等等,一系列它(中共)可能对香港出手的可能性,这点请您分析一下横河先生。您怎么看?

横河:

这个可能性倒是有的。因为从立法层面上来说的话呢,23条立法曾经引发过当时香港最大的抗议,然后这次送中条例又是这么大的抗议,所以中共不大可能在这个时候去利用23条立法然后再去进行镇压,所以现在所采取的措施来看,他引用国家安全法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这第一条,可能性非常大的。因为现在的镇压,实际上就是“军事戒严”,现在它是随便冲到店里面去无差别不要任何理由的抓人,这就跟现在新疆的情况是一样的。

主持人:

不只是抗争者,就包括记者、还有行人、路人。

横河:

对!记者,昨天还有视频这个警察打消防员。

主持人:对!对!对!

横河:
所以像这种情况本来警察和消防员是一家的,在其它任何国家,都是一家的。就是在中国大陆,那个消防员还穿警服的,消防和武警是属于同一类型的,也是征兵征来的,中国的消防员和其它地方不一样,它不是一个独立的机构,它是征兵征来的。

主持人:

但香港可能不是。

横河:

香港可能不是,所以他在那个地方呢,昨天还有一个录像特别清楚的,就是有一个指挥官在训一个穿便衣的,他说你是军人吗?你不配当军人。他是用普通话说的,所以香港的警察绝对不会说出:你不配当军人。这是中国的武警,一定是中国的武警说的!而那个被他训斥的那个人也不是香港警察。

主持人:

他穿的是便衣。

横河:

他穿的是便衣,但是呢,香港警察可能就最多是点点头不说话而已,他是敬了一个礼,然后标准的中国军人对上司的这种态度。你看这个录像就知道了,这是一种标准的态度,就是说,被训了之后连连叫是然后给他敬了个礼,那么这是很典型的,就是说:从指挥官到当兵的或者便衣都已经换成中共武警的人。

主持人:

对!有人说现在香港居然就像刚才破空先生说可能有四万的中共警力,而且真正的港警很多人都让他们在家待着,用各种名义病假或者什么什么,就你不用来上班。

横河:

对!传说啦,我讲的是都是大家能看得出来的视频,都能够看见的部分,这就说明什么?这就说明就是中共现在在香港实行的这种政策呢,就是用除了从大陆直接派军队进港以外的最高层的“武力镇压”,所以你刚才讲的这三点当中,第一条用‘国家安全法’的可能性很大,第二个就是关于最高法院,法院实际上呢,我想直接就可以解决,它不能解决目前香港的危局,但是在这个危局过去以后,它至少在一部分可以取代香港的送中法,除了取代送中法以外呢,如果说把最高法院移到中国北京去的话,那么实际上香港的法治就没了,因为我们原来说:香港怎么样她还有个法治在,要消灭香港的法治可能这个方法,因为你也没有办法抗议中审法院移到北京去,你也没法抗议这个事情,所以这个可能性也是有的。就是说,虽然说这个消息来源我们不能证实,现在至少没有办法来证实它,但是这种作法倒是很像中共的思维方式。

主持人:

从不同渠道都有听过类似的,我不知道破空先生您怎么看中共下一步对香港?

陈破空:

这个微博,就是你刚才提到的微信上的传言,我的看法是:有可能性但可能性比较小,为什么呢?因为在香港事件之初,在6月份的时候,就有微信上有一个盛传中国已经派了特种部队进驻各个政府大楼,说从政府大楼出来采取行动,我当时就不太相信,因为它(反送中)刚开始才几天,那是因为中国内部有二种,一种说强硬派可以放个风试探一下这个效果怎么样,还有一个是被洗脑的五毛党、自甘五、小粉红逞一时之快,自己在微信上编了一个东西,因为这些人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他们也根本不懂得香港发生什么事,他们也跟不懂民主自由概念,就觉得皇帝在搞排场接客了,奴才、太监沾沾喜气,如果皇帝被人家挑衅了,就觉得奴才太监不甘心。

主持人:

自己就献技献策。

陈破空:

自己献技献策。当时微信就网上的一口的废青、废青,本来他们自己是废青,他们说香港是废青。自己连民主自由都不懂,自己都被废了还说人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次这个微信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就是逞一时之快!但也不排除中共内部在试风。因为一旦说中共直接用国安法在香港实施又把中审法院搬到北京又所谓的政治部接交的话,这意味着把一国两制抹煞了。也就是美国的香港人权民主法案成立了,各个国家都可以对香港采取行动,这恰恰是中共要回避的一点,又规避的一点。因为中共为什么五个月来,还没有把香港人民镇压下去,它就没有通过短、频、快的方式镇压。它通过这种使阴招、用暗例,中共的武警国安代替去镇压,就是慢慢的就像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在搞背后的阴招、损招、超现在方式镇压香港人。所以说,如果它把刚才微信上传的这些东西就成为明招,明招就是明白做丧失香港的国际地位,那就丧失香港的外资渠道。与其它公开这么做何必去搞阴招呢?所以我认为微信的可行性还是疑问很大的。而且微信的第一条还说:以王岐山来主导港、澳的工作来这么做,这个可能性更小,因为现在中共开完四中全会,强调它所谓制度化。更加强调常委各管一摊,这个事情。所以作为国家副主席只是个普通党员突然又开始接管港、澳事务这种可能性很小,他(王岐山)最多是起到参谋智囊、桥梁的作用。

主持人:

您如果觉得微信上的传言可能性不是太大,在四中全会决议中他(王岐山)确实提到加强支持香港强化执法力量,所以您觉得他有可能对香港做什么样的动作呢?

陈破空:

关于四中全会毫无新意,就用词上,但只有在香港这段词最强硬,决议中他(王岐山)不太强调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他强调一国两制、强调用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什么依照国家安全推行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他什么意思呢?当时香港各界猜测是23条,没错,香港23条是为国安法的复活,这是一个它公开推的一个途径,但是另外一点是它在抹杀这个一国两制,中、英、美联合只字不提,提到中国的宪法就暗示,要用中国的一国一制代替一国两制,然后这里面它要做什么,实际上中共说得很清楚,就现有的香港法律中:有一条紧急状态条例,紧急法条例就可以对付了,因为紧急法条例可以衍生出很多政府的行为,只是这个政府胆大到什么程度?比方现在胆大到:禁蒙面法。下一步禁网法。或者还有其它一些恶法推出,这个本来在历史上重点是:港营政府对付共产党的,27大罢工、对付共产党67暴动,因为这个67暴动杀死五十一个人一个是电台记者被活活烧死,现在民众都说这个暴力警察,习近平和韩正都在讲止暴治乱,这个暴力主要方式来自于香港警察,来自于警方,中共公安冒充的香港警察,为什么呢?警方没有一个人死亡,重伤都很少,民众已经一百多个人死亡,就凭这个数字统计一百多个死亡,大多数说自杀实际上是被自杀,就凭这个数字统计都知道暴力来自于哪一方,很清楚!先后顺序逻辑关系很清楚,但是67暴动不一样,一九六七年那个中共制造的暴动,那是共产党活生生杀死了51个香港人,其中包括电视台记者,所以说本来香港就有那样的法律对付暴力企图,也就是说它(香港)是会启动紧急状态条例它就足够了,不存在中共现在要去搞别的东西,推23条它一直没放这个企图,有人说换了新特首之后可能是第一件事情,这是中共内部极左派的一个思维。

主持人:

对,所以横河先生,如果中共现在不真的开始推封网、在网上限制言论甚至进一步封网、甚至还有什么国安法,现在有台湾专家已经说:中共在香港的一国一制其实已经启动了,您觉得是不是到了这样一个地步?

横河:

我倒是觉得目前很难说达到这一步,中共现在它的所有的作法,是:不想让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马上就消失掉,尽管它可以短期的牺牲一部分,就是说香港的经济已经下滑了,它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让步,相比较它不可能去让步,但是呢,我觉得它是想要保留,只要它还想打贸易战,就是还想在贸易上达成协议,还想继续一部分的和西方继续做生意,还继续赚取外汇的话。那么它就不能够完完全全的把香港公开变成一国一制,但是它会强化一国去淡化两制,用这种方式,就有一点像是不派军队去,但是最大限度使用暴力。类似这样子,在整体的香港管制方面想实际上施行一国一制,但是保留两制的名字,以便让西方国家替它们说话的人有些借口,而使得过程当中通过法律能够制裁的关键点、转折点找不到,使得西方很难在这方面立即采取行动,例如它一派军队这里所有的法律,可能马上就要通过,它现在不派军队慢慢的用各种方式⋯⋯。

主持人:

但是实质上香港很可能已经在暗中,已经是一国一制的管理了。

横河:

现在的情况基本上就是一国一制。你看香港民众现在面对的很可能是来自大陆军队的镇压,所以现在香港以港警身份出现的人实际上有点像占领军,现在香港人受到的一个是像中国大陆民众同样的待遇,就是被武警打、被城管打。甚至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那么如果说是当作另外一个国家待遇来说的话,就是异族占领。异族占领的过程当中呢,对被占领区的民众也是很残酷的!所以香港现在不管是被当作国民待遇,还是非国民待遇,现在所遭受到的待遇就是非常残酷的占领军对待他们的那种遭遇。但是这个不会是长期的一个现象,我们讲一国一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它最终是一个管制方式,而不是一个镇压方式,现在这个情况基本上就是一国一制,除了在金融方面还有一些自由以外,其它很多方面就比一国一制正常运行可能还要更糟一点。

主持人:

所以破空先生,现在有很多关心香港的人都觉得形势很危急,很多双眼睛也在盯着美国特别是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在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后在美国参议院迟迟没有动静,很多人都在问为什么?它(美国参议院)受到什么样的阻力,这方面您怎么看?

陈破空:

上次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访问香港的时候说:在参议院还有些阻挠。我想这个阻挠有二个原因,一个是参议院是共和党占多数,是共和党主导,但共和党有一部分是商界的利益,有一些商界在香港有1500家美国公司它把总部设在那里,商界会游说这些议员:对香港的事情所谓保持慎重。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是传说,虽然没有看到相关的报导,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他是赵小兰的丈夫,赵小兰是现在交通运输部长,现在众议院有一个委员会在对他们俩个进行调查,因为他们家族中有一个运输公司叫福茂(集团)公司,福茂公司实际上是赵小兰这边家族,在中国那边有很多生意,中共极有可能在多年中虎视赵家,试图给利益上的好处,所以在众议院还在进行双边有些梁子,麦康奈尔有可能利用他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这么一个地位,在阻挠这件事情,所以这是非常糟糕的,中共在利用美国内部的一些纷争或者是不同。

主持人:

那您觉得白宫在这个问题上,对这件事的态度会不会对参议院有影响?

横河:

白宫对参议院应该是没有影响的,但是个人关系有影响的还是可能有的,就是说:如果现在白宫有人不是很积极的推动在参议院通过这个法案的话,可能私人关系,白宫不可能立法的去听他的,这是做不到的。

主持人:

好的!非常感谢二位,因为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