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的县长也被关进集中营 亲属海外揭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08日讯】中共在新疆集中营大规模关押各族民众的消息,备受国际社会关注。一名哈萨克斯坦公民披露,她的表哥、新疆托里县前县长,因在任期间拒拆清真寺被送入教育营。

新疆的穆斯林人士不分性别、年龄,也不管你官大官小,只要涉及伊斯兰宗教信仰,不将宗教中共化,都可能会被送入职业教育培训中心(集中营)。

10月7日,自由亚洲报导说,一位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妇女努尔加纳提.乌兰拜,通过视频向国际社会发出求助,请求关注他被羁押的表哥卡哈尔曼.阿合曼。

哈国人权组织阿塔珠儿特提供的一段视频中,新疆托里县前县长卡哈尔曼.阿合曼的表妹乌兰拜讲述表哥被抓的情况。

乌兰拜说,她表哥卡阿合曼,1972年生,新疆沙湾县人,在新疆托里县担任县长,在任职期间,因拒绝下令拆除清真寺,被送入集中营,到今天为止已经18个月了,没有任何音讯,不知死活。

卫星收集的信息发现,新疆地区有大约1,200个集中营,数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里面。

新疆地区有大约1,200个集中营,数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里面。(网络图片)

新疆再教育营囚室传出惨叫声

从拘留营获释的新疆居民努尔兰.库合都伯,现居住在哈萨克斯坦,他对自由亚洲讲述了他在察布查尔县政治教育培训中心的经历。

现年56岁的努尔兰说,2017年8月,他持中国护照从哈国返回中国,被无缘无故的带到察布查尔县政治教育培训中心,进去后才发现那是一所监狱,里面有大批穿迷彩服的狱警手持电棒,每天对他们大吼大叫。

努尔兰说,该教育营内羁押了大约有14000多人,管教说他们都是罪犯:要求他们5分钟内上完厕所。吃饭限时10分钟还要唱红歌,拘留营内有酷刑室。他见到不少人被拖出囚室殴打,十分恐惧:经常听到他们的惨叫声。

在教育营内,有羁押者被强行注射不知名药物。努尔兰说,他被迫注射不知名的药物后,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包括呼吸困难,不能大声说话。

去年1月28日,当局给努尔兰罗列了160条罪行,强迫被羁押者他“认领”其中任何几条罪状,有的罪行是“曾经去过哈萨克斯坦”,又要求每人会写3000个汉字,否则不会释放。

当努尔兰达到当局要求后获得释放回家后,发现他的大哥、妹妹全被软禁了。

一名流亡海外的新疆政府公务员披露,她认识的一个小女孩在“再教育营”遭强暴,释放后带着一个婴儿回家。示意图(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加学者:中共比塔利班还坏

10月份,加拿大籍历史学家贾泽西(Olsi Jazexhi),参加在安省麦克马斯特大学(MacMaster University)举办的一个关于维吾尔人现状的研讨会时,讲述了他考察新疆集中营的故事。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共比塔利班还坏。

贾泽西是一名加拿大籍阿尔巴尼亚人、历史学博士、《欧洲穆斯林年鉴》的撰稿人之一。中共宣传部在确定他是比较放心的人选后,今年8月邀请他和一些记者去考察。

贾泽西在研讨会上说,中共在新疆的所作所为,比恐怖组织还邪恶。中共的所谓“职业教育学校”,其实是强制洗脑的大规模监禁中心。

这个极端政权正在犯下可怕的罪行,是自从希特勒的纳粹德国,针对犹太人之后,我们没见过的罪行。中共在新疆做的,就是屠杀某个少数族裔和信仰,灭绝他们。

中共抓维吾尔族男子和女人,男孩和女孩,各个年龄,只要他们显示出哪怕一点点宗教信仰痕迹,就把他们抓住,送到这里洗脑。

集中营的年轻人被安排在外国记者面前载歌载舞。外国记者还被邀请和这些年轻人一起跳舞。

贾泽西说:中共政府不允许他们单独到公共场所向人们提问,他感到人们非常害怕和外国人交谈,感到新疆气氛很紧张,有着极端的恐惧和恐怖,到处是大量的警察和军队,这个地区看起来好像是被军事占领的样子。

他表示:“我看到的最令人震惊的事情是,我去过很多疯狂的国家,几个月前我还在巴勒斯坦,但我从来没有看到一个政府是这样的——中共政府在大规模关押、歧视自己的公民。”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