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薛祥解读“两个维护”惹猜测:对象只是习非他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1日讯】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在一篇解读四中全会的文章中,对北京当局反复强调的“两个维护”进行了解读,引发外界的各种猜疑。有媒体发文指丁某是在变相警告“任何未来可能做习近平接班人的人”趁早收心;也有观点认为丁某是针对中共体制内层层套用“两个维护”来树立自己个人权威的现象而发出警告;还有观点认为这一切恰恰反映出习在党内的权威正面临危机,中共内斗甚至分裂的情况正在加剧。

中共官方近日出版了一本由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文件起草组编写的政治“读本”,当中收录了13名中共领导人和近30名省部级官员和一些中共体制内学者引导舆论的解读性文章,其中就包括丁薛祥“两个维护”的解读。

在这篇引发海内外舆论界热议的文章中,丁薛祥直言不讳的指出,中共党内一直强调的所谓“两个维护” 有明确的内涵和要求,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近平总书记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对象是党中央而不是其它任何组织。”他并进一步提出,“‘两个维护’既不能层层套用,也不能随意延伸。”

这篇文章还强调,“有的党员干部对‘两个维护’理解不全面、把握不准确,有的对一些‘低级红’‘高级黑’现象辨别不清、斗争不够,甚至掺杂私心杂念,影响到‘两个维护’的效果。这些问题需要认真解决。”

这些说法引起了海内外舆论界的高度关注与热议,各种各样的猜测和进一步的发挥与解读此起彼伏。

日前,法广发表的一篇署名评论文章就分析称,丁薛祥这篇文章对“两个维护”进行的解读“很露骨”,与(中共)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所说的“定于一尊,一锤定音”一脉相承,“应该是有专门的针对”。

该文认为,丁薛祥大讲对“两个维护”,说到底就是“一个维护”,即他所强调的维护习近平本人而不是其他任何人。该文并质疑丁某的说法或许是在警告“党内任何最接近习近平权力的人,任何未来可能做习近平接班人的人”都乘早“收心”。

法广的这篇署名评论文章认为,丁薛祥的解读恰恰是对习近平上台后把“党天下”变成了“习天下”作出的一个“最好的注脚”。

该文最后还措辞尖锐的分析称,“这位中南海大内为什么此时需要如此厉声疾色的出面解读”,是因为中共党内表忠心的虽多,“但真正对习近平绝对忠诚的有几人,天知道。”

值得一提的是,海外另有比较亲北京的中文媒体也报导了丁薛祥的这篇文章,并引述未具名的“北京政情观察人士”分析指出,最近两年中共大力强调“两个维护”的重要性以后,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的领导班子和“一把手”便移花接木,要求下属向自己看齐,甚至维护“一把手”在本地区或部门的“核心”地位。而中共各级组织层层都喊维护自己的权威,层层都喊向自己看齐,结果却是把北京当局最初提出“两个维护”来强化中共中央及其最高领导人权威的目标消解于无形之中。

此外,海外舆论界普遍认为,丁薛祥和栗战书这两个习近平的心腹人物,相继出面来强调要维护习的“核心”地位或“定于一尊”的绝对权威,恰恰反映出习的权力在中共内部并不稳固,也许正是因为中共党内反习势力的壮大,甚至可能已在诸多方面出现了失控的苗头,才迫使习的心腹重臣不得不在党内反复重申和宣示习近平的权威不容冒犯。

事实上,在中共四中全会召开前,中共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10月20日在澳门住所坠楼身亡;而四中全会结束三天后,中共官方发布了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因病医治无效”死亡的消息,但源自中共体制内的众多渠道传出的消息,却直指任学锋是于四中全会闭幕当天在京西宾馆坠楼身亡。这两起中共官方想捂也捂不住的高官蹊跷横死,令外界确信当前的中南海内正“处处刀光剑影”。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